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经典名著 > 七、艺术团的女孩

七、艺术团的女孩

发布时间:2014-03-20 14:21内容来源: 女生贾梅作者:秦文君

  十个女生中至少有九个想上银幕当影星,像索菲亚·罗兰或是波姬·小丝那样名扬四海。特别是我们艺术团中的女孩,个个都觉得自己是这块材料。

  ——摘自贾梅日记

  贾梅是学校艺术团的台柱子之一,所以即使她成绩平平,在学校,大小还算一个知名人士。课间,她和林晓梅两个从操场里穿过,往练功房走去,一路谈笑风生,旁若无人,同学们就会以社会上人看影星那样的眼光看她们。林晓梅喜欢被同学们的目光包围,所以有时课间贾梅不愿出教室,她就一个人出去招摇过市,暗暗地计算回头率。

  自从左戈拉的形象倒塌后,林晓梅就有些烦歌星了,她打算当一个世界一流的模特儿,并且从一份杂志上得知高级模特儿的出场费,一次就是多少美元。可是她的身高不理想,在艺术团里属于中下档,所以只能演女儿和妹妹。而模特儿听说都需要一米七以上的个子,跟打篮球的身高要求差不多。后来,林晓梅去邮购了一只青少年助长器,同时心急火燎地去市场买了件大号的T恤衫和牛仔裤,仿佛一夜之间就能长半公尺。

  半个月后,贾梅问她:"喂,你觉得助长器效果如何?"

  林晓梅用世界上最小的声音回答:"我的身高不过暂时落后。"

  但是,直到如今,林晓梅那件大号的T恤衫和孤零零的牛仔裤仍锁在大衣橱里,没有用武之地,而且她仍演着妹妹之类的小个子的角色。

  大约是在林晓梅使用助长器碰壁后的一周左右,她忽然从沉默中振作起来。因为,有一条崭新的路铺开在眼前:邢老师的一个熟人这次要执导一部电影,准备到学校艺术团来选演员。对影星,身高要求不那么苛刻,据说摄影师能一晃镜头,弄个特技,把矮个子拍成高个子。

  不久,艺术团的女孩们全都知道了这个好消息。邢老师对大家的要求是:艺术需要个性,到了那天,不妨装扮一下,体现出个性来!

  这下,艺术团的女孩们纷纷出动,一呼百应,因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许一生就赶上这么一次。林晓梅一口气买了一套新潮的假皮夹克,还有些花里胡哨的小装饰,反正,十二分别致,一看就气质非凡。

  贾梅也把这事向爸爸妈妈说了,当然,她耍了些小手腕,有些夸张。

  爸爸说:"挑演员就挑演员,干嘛非得穿新潮衣服,怎么能重衣服不重人!"

  贾梅哭兮兮地嘟咬说:"反正,别人都买了,就你们不重视!"她知道,只要这样再坚持下去,爸爸肯定会让步的,她有经验。

  果然,爸爸大度地挥挥手,说:"好吧,让你妈妈给你买套衣服。爱美之心应该保护,这不算过错。"

  贾梅平日的衣服都是妈妈采购的,总是一种格局,这儿缀点花边,那儿绣个小鸭子,反正,十足的童装味。假如这次再买这样的连胸褶都没有的衣服,那大没有味道了,简直难以同林晓梅般配。于是她只得撒娇,靠呵靠呵往妈妈身上蹭,终于,妈妈点了钱交给贾梅。反正她也忙,这样,自己省些事,女儿又可以称心。

  贾梅捏着钱和艺术团另外的几个女孩一块去买衣服,她买了像裙裤一样的大裤脚的裤子,还有一件漂亮的卡腰的,缀着金属扣子的上衣,另外,还有一双俏俏的轻轻软软的时装鞋。她兴冲冲地赶回家,不料,一进门就受到哥哥贸里的评头论足。

  "喂,你这条大裤脚管的裤子很不错,很潇洒,多功能!"贾里拍着手说,"你前面一走,别人就用不着扫地了!"

  贾里说话,向来如此,听他话的人需要用点智慧,否则,他会把人划入智商有问题这一类去的。

  贾梅穿上新装给父母看,他们都说她变了个人,太老气了,可实际上他们的女儿早已不是娃娃了,他们明白得太晚!他们没说服装不好,因为他们不打算再掏钱让她重买。妈妈只问这衣服结不结实,爸爸说这鞋有些危险;他们还异口同声地说,贾梅的行头太多了,一橱的衣服,可以穿到八十岁!

  到了导演来选演员的这一天,贾梅才穿着新装到学校亮相,艺术团里的女孩见了她,都说:"啊,太漂亮了,简直耳目一新!"到底是行家,彼此懂得欣赏。

  贾梅站在阳光里,想着大家对她刮目相看,心里很是快乐。远远的,她看见贾里在朝这儿东张西望,脸上没有不屑的表情,也没朝她扮鬼脸,这就已经算是对她十分满意了。

  很快,导演按时来了,那个导演姓胡,邢老师叫她胡导,不明真相的人一定会感觉这像个绰号,或是奚落人的叫法。胡导中年妇女一个,衣着毫不显眼,脸黑黑的,要不是邢老师认识她,贾梅会以为那是个假冒的。相反,在一边的邢老师却显得楚楚动人,极有艺术风度,像是导过许多影片的专家。

  胡导看了看这一帮子花枝招展的女孩,微笑着,让她们每人出一个节目,说是随便些,能歌的歌,善舞的舞。

  林晓梅率先表演,又唱歌,又跳舞,而且还特意增加了一个项目:表演一段小品。这个小品中,主人公一会儿需要哭,一会儿需要笑,而林晓梅控制得十分得体。贾梅佩服得要命,知道林晓梅肯定人选,因为有这种天才的人,世界上肯定不多!

  胡导频频点头。林晓梅不笨,把一切都看在眼中。演完后,就站在胡导边上,形影不离,别的同学演出时,她就评论几句,向导演显示她的艺术欣赏水平。胡导演对林晓梅也很热络,节目的间隙中间同她交谈几句,显出对她的极大热情。

  轮到贾梅上场了,她想好来一段扭秧歌,新式的,有点迪斯科的节奏。记得上次她演出时,场下叫好声不绝!可是,太不幸了,贾梅刚扭了几步,只听"咯啦"一声,她身子一斜,打了个趔趄,差点倒下去;贾梅低头一看,脸上立刻热腾腾一片,原来鞋跟掉了!这双俏俏的尖头鞋,她恨不得把它扔得远远的!

  邢老师毕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心人,她见贾梅脸色这么可怕,连声说不要紧,跑步去拿了一双练功的薄底鞋来。贾梅换了鞋,虽然激情已消失大半,但决定再接再厉;可她扭了几下,就发现许多围观的同学后退一步,偷偷地笑。仔细研究,才发现是曳地的大裤腿把地上的尘土扇起,阳光下,十二分地明显。她正在犹豫是否要停住,忽然感到身上哪儿一松,下摆那里的金属扣子骨碌碌地滚下来,不偏不倚,一直滚到胡导的脚边,仿佛是存心要出主人的丑。

  胡导捡起金属扣,笑着对贾梅说:"这服装很新潮,但是不实惠,市面上假货不少!"

  贾梅只觉得头胀大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话,胡导看着她,用手拍拍她,表示慰问。

  "这个失误太大了,不可原谅!"林晓梅评论说,一面耸了下肩,完全像个成名的影星。

  贾梅很难过,倒不仅仅是因为一番努力成了泡影,更重要的是,她居然在这种非同小可的场合里出尽洋相。成了一个笑柄。她躲在一个角落里,悄悄地抹了两下眼泪。再坚强的人碰到这种倒霉事,也会变得六神无主的,更何况贾梅。

  正在这时,忽然邢老师快步跑过来,一把搂住贾梅的肩,朗声说:"祝贺你!胡导选中了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林晓梅。太好了!"

  贾梅看着邢老师,感觉邢老师就像一个仙女!

  林晓梅入选后,一直神采飞扬,总说要拍一部畅销片子,拷贝很多,立时红遍整个中国。她的漂亮的母亲也极为重视这次机会,据说一下子给林晓梅添了三套时装五双皮鞋,把她当影坛新星武装起来。

  林晓梅多次表示,胡导对她是很欣赏的,至于为什么选贾梅,她就不很明白,她说:"也许是胡导在照顾贾梅的情绪。"

  确实,贾梅也想不出胡导为什么要选中她,因此她基本同意林晓梅的看法。尽管许多人向她表示祝贺,连贾里也含含糊糊地说她"不赖",她总是有点惶恐,怕哪一天胡导的同情心结束了,一句话就辞了她。

  爸爸也对贾梅入选的消息很感兴趣,不过他说:"不会影响学习吧?"

  "邢老师说不用脱产,"贾梅答道,"戏不很重!"

  "唔,这就好!"爸爸点点头。

  星期天,妈妈动员全家参加爱国卫生大扫除。翻开床板,发现床底下一大包零碎玩意,爸爸弯腰将它拖出来一看,竟是贾梅的那套时髦衣裤和那双掉了跟的鞋,而且,打开后,发现里面竟藏着数只蟑螂。

  "哈,这倒是个害虫安乐窝。"贾里说,"几十块钱送给蟑螂享用!"

  爸爸说:"贾梅也太大不爱惜东西了!这真难以相信,女孩子一点不仔细!"

  "她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什么也不放在心上!"妈妈也生气了,"我以为她把新衣新鞋藏好了,舍不得穿呢!"

  贾梅受到大家的总攻击,想想自己也没多大道理,只好不说话,低头整理。

  "看看,我就不。"贾里自我表现,"臂肘磨坏了也舍不得扔!"

  正在说话间贾梅啪地一下把一堆东西扔在众人面前,说:"别吹了,看这儿!"原来这是三双人造革的运动鞋,贾里嫌它们没派头,就使劲往床底下塞,让父母忘记它们。

  作家和夫人连连摇头,然后就关起门来考虑对策了。在孩子看来,爸爸妈妈一条心,对子女不利,因为这样双亲决定的事就钻不了空子,很难各个击破。想想,两个人像一个人似的,语气表情都不分上下。

  "我们决定对你们的服装费用实行承包制!"爸爸宣布道。

  承包?听起来像做生意一样,去跟个体户或者包工头谈差不多!

  妈妈解释说:"就是规定每人一年中服装的费用,你们要买衣服,我们代购!如果能节约下来,年末就把余钱分给个人。你们已经大了,应该懂得如何花钱,如何省钱了!"

  "分给自己就能随便支付?也就是说,可以买别的东西?"贾里问,"也可以买零食?"

  "是这个意思。但是,如果不节约,服装费用超支了,那可什么也得不到!"爸爸回答。

  贾梅听说这条政策,也满心喜欢。一年节约些服装费下来,年底分到钱,那就可以买自己喜欢的圣诞卡、小礼物以及各种好东西,再说,口袋里有几张大票,总是很神气的,也敢于到精品店门口张望一下,试着和老板还还价钱。

  "拥护!"贾里叫道,"拥护爸爸妈妈的决定,很英明,很及时!"

  贾梅想不出更好的词句,只能说:"拥护贾里的口号!"

  紧接着,贾梅就把那套时髦衣服洗了,钉上金属扣;央求吴家姆妈把大裤脚缝缝小;那双鞋让鞋匠敲上了后跟。再浪费就是浪费自己的钱,只有傻瓜才高兴同自己过不去。

  贾梅拎着皮鞋悄悄地回家时,正逢贾里在洗那三双运动鞋,他刚听说,鞋子的费用也包括在服装费用里,于是,一刻也闲不住了。

  贾梅去摄制组报到前一天,妈妈特意问她是否要添衣服。这把贾梅急得直摇头:"千万不要买,除非这不算在服装费用之内。"

  爸爸哈哈大笑,说贾梅像个小商人,算盘很精。不过看得出,他很满意这结果。

  贾梅星期天跟着林晓梅去摄制组报到。胡导正在忙碌,风风火火的像是一个摄制组的家长。林晓梅进了门,脱掉外套,就亭亭玉立地往屋子中央一站,问道:"我扮演什么角色?"

  胡导说:"好!跟你们说说戏,你们两个镜头不多,一共四个特写,另加几个远镜头,如果顺利,半天就拍完了!"

  "什么?"林晓梅睁大眼睛,"四个特写?一晃就过去了!"

  "对,"胡导说,"所以,你们不必太紧张!"

  林晓梅一下子神色大变,怒气冲冲,好像经历了一个冤案,恨不得跟人拼命。她喋喋不休地对贾梅说:"这不是浪费人才吗?这种群众演员,随便抓一帮就可以!"

  后来,胡导又跟她们说了戏,原来,这是个抗洪救灾的戏。她们两个扮演一对村姑,坐在那儿说悄悄话,很悠闲的,忽然洪水冲来。一瞬间,她们得表现出满脸的惊恐,随后拔腿就逃。至于被洪水淹没的镜头,有些危险性,就让替身演员来拍。

  "腥,演这种快要淹死的倒霉蛋!而且,是乡下人!"林晓梅彻底失望了,脸都发黄了,"漂亮的衣服也不能穿,弄个蓬头垢面的样子!"

  贾梅劝她说:"算了,也算一次尝试,许多人想来体验还轮不上呢!"

  "我一次也不想试!"林晓梅说,"我辞职!演这个太没名气了。"

  贾梅推推她:"想想,胡导那么信任你!"

  林晓梅左思右想想了会儿,还是负气地离开了,她一向是个我行我素的女孩子。她总想一鸣惊人,天天想,想得很凶,所以对她认为微不足道的事都不感兴趣。这也不能怪她,更不能怪别人。

  贾梅坚持没走,不想辜负胡导。戏拍得很顺利,果真半天就完事了,好像还没演过就完了。一点谈不出体验。试样片时,胡导特意请她来看片子。情节发展着,她的心咚咚地跳,终于,村姑出现了。她实在没想到,银幕上,她的特写镜头那么大,而且,她的眼睛那么清澈,表演惊恐状时,演得简直就像真的一样。邢老师也去看了,说她的演技可以跟日本的影星山口百惠相比,可以作她的老师。

  电影公演时,学校组织了全体学生看这部电影。几乎所有贾梅认识的同学都看了她的出色表演,而且没有人觉得镜头少,因为中国十多亿人,能上影片的能有多少,一个学校摊上一个就算是荣幸的。况且,她演得那么真挚,令人难忘。看这场电影时,林晓梅也去了,影片结束走出来时,她对贾梅说:"你比我有出息!"然后就低着头,一口气冲向前,快得有点像逃。

  后来,胡导单独和贾梅谈了一次,她说,她很喜欢贾梅,因为贾梅给她的印象是绝对的质朴。她还说,以后有了合适的角色,一定写快信邀请贾梅去演。

  贾梅笑笑,点点头,后来就没再同胡导联系,因为合同已在口头订好了。贾里听说了,一个劲地埋怨贾梅不够主动,说至少一个月该给胡导写一封信,提醒胡导这儿有合适的演员。贾梅想,胡导说好让她等的,写信去,不是故意催人家吗?于是至今没有采纳贾里的建议。她就是这么质朴的人,有时经过学校传达室门口时,想起那事,就往信架子上张望一下,看看有没有胡导寄来的快信。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