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经典名著 > 【六 重享亲情】

【六 重享亲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21:08内容来源: 雪豹悲歌作者:沈石溪

  【六重享亲情】

   北斗母豹努力做个好妈妈,加倍补偿雪妖曾经丢失的母爱。

  当天傍晚,雪妖没来我们观察站索要那份食物。它有了北斗母豹馈赠的那只野山羊,不再稀罕我们投喂的区区三磅肉块了;它找到了妈妈这座坚强的靠山,它拥有完整的母爱,就不愿再同我们这些两足行走的裸猿有什么瓜葛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动物也一样,不断追求更完美更幸福的生活。

  我和强巴多少有点失落感,但不管怎么说,雪妖找到了亲生母亲,我们不用再为如何教会它自食其力而费脑筋了,好比压在肩上的重担卸掉了,也有一种轻松感。

  我对动物行为学颇有兴趣,非常想知道一只被人类抱养了一年的雪豹,回到母豹身边后,会发生什么精彩故事。翌日晨,我便拉着强巴,摸到雪线附近月牙形岩洞前,藏在一个树洞里,想观察母女豹的生活。

  月牙形岩洞晨岚袅绕,几只麻雀在洞口的枯枝败叶间叽喳跳跃,这儿的黎明静悄悄。

  “我猜,这只月牙状岩洞可能是空的,雪妖已经搬到北斗母豹的巢穴去住了,母女团聚,一家子了嘛,当然是要住在一起的。”强巴小声说。

  “不见得。”我说,“北斗母豹奶子肿胀得像香柚,正喂养一窝幼豹呢,恐怕不会轻易让雪妖搬过去住的。”

  据我了解,雪豹性格孤僻,谨慎多疑,母雪豹生产幼豹前,会把与它交配并让它受孕的公豹从自己巢穴中驱赶出去。这时候,假如它的前一茬已经自立谋生的幼豹不小心走进它的领地来,它也会像对付入侵者一样粗暴地将它们撵走,绝不会允许已经长大的儿女滞留在自己身边。西方一位动物行为学家解释这种现象时说,母雪豹因为脆弱的小生命即将出世,必须腾出安全的生存空间和足够的情感位置,以保证新生幼豹平平安安长大。

  果然如我猜测的那样,过了约十多分钟,无雪的荒山沟里闪出北斗母豹的身影,小跑着来到月牙形岩洞前,欧嗬欧嗬轻柔地叫唤两声。北斗母豹的叫声,就像是闹钟上催促起床的闹铃响了。很快,黑黢黢的月牙状岩洞里映现出雪妖色彩斑斓的脑袋。它睁着惺忪睡眼走出洞口,伸了个猫式懒腰,看样子还没完全睡醒。

  北斗母豹嗖地蹿到雪妖身边,伸出舌头开始舔理雪妖的皮毛。它舔得非常认真,先从头部开始,耳廓内外,额头脸颊,鼻梁下巴,眼睑嘴吻,都仔细舔理了一遍,随后又舔脖颈、四肢、脊背、胸部、肚皮、尾巴,将雪妖全身各个部位擦洗得闪闪发亮。宛如一位富有爱心的母亲正在给自己的娇娇女精心梳洗打扮。

  舔理皮毛在雪豹日常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尤其是母豹舔吻幼豹,可以说是最重要的生命护理,毫不夸张地说,假如抽去舔理皮毛功能,雪豹这一物种可能早就被严酷的大自然淘汰了。幼豹刚滑出产道,需要母豹用舌尖小心翼翼地将包裹在幼豹身上那层胎胞剥掉;咬断脐带后,母豹要用舌头将唾液封住肚脐上的创口,以免发炎溃烂;刚出生的幼豹身上沾满羊水和污血,要靠母豹用舌头一点点擦洗干净;幼豹出生头几天,不会自己排便,大小便憋在肚子里,母豹用舌头舔动刺激幼豹的排泄腔,幼豹才能排出大小便来;幼豹半岁前,母豹除了觅食饮水睡觉,余下的时间全用在舔理幼豹皮毛的工作上,舔吻能传递爱意,促进皮肤血液循环,刺激豹毛生长;幼豹受到惊吓,母豹的舔吻是最有效的安慰,能使幼豹迅速恢复平静;幼豹被岩石或荆棘划伤,母豹的舔吻,具有消炎化淤的奇特功效。

  具我了解,母雪豹舔吻幼雪豹的次数正好与幼雪豹的岁数成反比,也就是说,幼豹刚出生时,母豹舔吻得最勤,随着幼豹逐渐长大,母豹也逐渐减少舔吻,到幼豹满周岁后,进入爱的松弛期,若非特殊情况,母豹不再舔吻幼豹。

  雪妖早就过了周岁,已两岁龄多了,不仅过了爱的松弛期,也已过了爱的废止期了,正常情况下,北斗母豹不该再如此亲呢如此疼爱地舔吻雪妖了。我想,北斗母豹心目中,雪妖仍是一年半前掉落陷阱时那只不满半岁龄的幼豹,彼此分离的这一年半时间,只是情感的瞬间空白,一个不真实的幻觉,北斗母豹的心理时间,那张未完成的育幼时刻表,在雪妖掉落陷阱时便自动停顿了,母女再次相遇时,心理时间才又开始启动,育幼时刻表也才开始运作。也就是说,在北斗母豹心中,雪妖仍是只半岁龄的需要悉心照料的小幼豹。

  这非常好,与正常生活在野外的雪豹相比,雪妖各种生活技能确实还停留在半岁龄阶段,一切都需要从头做起。

  过了一会儿,北斗母豹替雪妖舔理梳洗完毕,然后示意雪妖跟它一起去猎场。

  雪妖皮毛鲜亮,容光焕发,英姿飒爽。有没有妈妈照料到底不一样,要是没有北斗母豹来催促它起床,它现在肯定还缩在阴暗的岩洞里睡懒觉,一直要睡到太阳挂上树梢,这才会迈着慵懒的步子走出岩洞,找一块被太阳烤热的岩石,打个哈欠再睡个回笼觉,就像是一条永远也睡不够的懒虫。我曾观察过雪妖晨起后是怎么自己给自己梳理皮毛和进行猫式洗脸的,蹲在地上,扭头胡乱在自己颈侧舔几口,就算梳理完了,举起前爪随便在脸上划拉几下,就算洗完脸了,很多时候眼角都还粘着眼屎,蓬头垢面,皮毛邋遢,外表就给人一种对自己没有信心对生活也没有信心混混日子得过且过倒霉蛋的感觉。

  把外表修饰得光洁整齐,虽然只是生活小节,但却反映生活姿态和精神面貌。进行过野外观察的人都知道,不论是鸟类还是哺乳类动物,对生活抱有积极进取姿态精神面貌蓬勃向上的个体,羽毛或皮毛都光亮整洁面容都清爽干净。

  北斗母豹顺着蜿蜒而下的山脊线,朝尕玛尔草原走去。雪妖紧跟在后面。我和强巴则相隔一段距离,蹑手蹑脚跟踪观察这对母女豹。

  穿过箐沟,蹬过溪流,来到尕玛尔草原入口处。这是一片曾被泥石流浸漫的缓坡,长满昌蒲、绒蒿、野山楂和狗尾巴草。这里虽然海拔不太高,但时令已进入初冬,有些草本植物枝叶已经枯黄,有些耐寒的灌木仍顽强延伸着绿意,形成色彩斑驳的植物群落。对雪豹而言,这是最好的隐蔽地。钻进这些灌木草丛,斑斓豹皮与斑驳植被融为一色,就像钻进了云海雾幛,十几米开外就很难看得清它们的身影。

  远处有一群藏羚在一片湿润的草滩啃食蔓地而生的野豆荚,北斗母豹抬头看了一眼,立刻弯曲四膝蹲伏下来,身体隐没在草丛中。一旦发现猎物就在附近活动,便要利用地形地物迅速隐蔽自己,这是猫科动物最基本的狩猎要领。雪妖不懂得这一点,看见远处那群藏羚,反而将脖子伸得老长,整只脑袋从枝叶间冒了出去,意识不到这么做会过早暴露自己,使猎物受惊逃逸。啪,北斗母豹竖起尾巴在雪妖头顶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雪妖倏地将脑袋缩了下去,吃惊地望着北斗母豹。北斗母豹从胡须、脊背到尾尖,形成一条水平线,两眼紧盯前方,耳廓轻微转动,抬起一条弯曲的前腿欲跨未跨,在原地停顿了好几秒钟。

  我将望远镜移到远处藏羚群,它们正在专心啃食野豆荚,那只担任警戒任务的大弯角哨羊,站在一棵枯倒的大树上,神态安详地瞭望四周,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情况。再看雪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北斗母豹的一举一动。我明白了,北斗母豹之所以摆出猫科动物猎食前的典型姿势,反复抬起弯曲的前腿做出潜行动作,是在为雪妖做示范演练。它已经知道,雪妖虽然外表看上去与成年雪豹差不多大了,但狩猎水平处于零的状态,谋生技艺也还停留在初级阶段,需要扫盲工作,需要启蒙教育,需要ABC一点一滴从头开始教起。

  几分钟后,北斗母豹大概认为上课上得差不多了,可以转入课目实习阶段了,便迈开步子轻手轻脚在草丛穿行。雪妖似乎有点掌握在灌木草丛潜行的动作要领,学着北斗母豹的样,四膝弯曲将身体压低,胡须、脊背和尾尖形成一条水平线,向前运动。北斗母豹显然是狩猎高手,技巧娴熟,绕过灌木的枝枝蔓蔓,寻找两蓬草之间的空隙穿越,柔软的脚掌避开那些容易折断容易弄出响声来的枯枝败叶,像鱼在水里一样无声无息地向前游动,只看得见草叶和树枝在轻微摇动。雪妖显然是新手和外行,一会儿身体撞在灌木上,一会儿压倒了一片蒿草,脚掌不时踩断地上的枯枝败叶,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草叶和树枝摇晃得厉害。假如在茂密的植物中悄悄潜行是雪豹必修的课目,那么雪妖就像是小学生完成的作业,潦草且纰漏百出。

  虽然相隔还很远,但藏羚是一种非常机敏的动物,视觉和听觉在动物界堪称第一流的。那头大弯角哨羊似乎已听到雪妖行走所发出的异常响动,不安地竖起脖子,朝母女豹方向张望。偏偏在这个时候,雪妖肩胛蹭在一蓬野杜鹃花上,把一只草丝编织的鸟窝蹭掉了,哗啦一声,两只正在树窠抱窝的大嘴乌鸦惊飞起来,呱呱发出刺耳的鸣叫。乌鸦嘴,谁见了都讨厌。那头大弯角哨羊从两只大嘴乌鸦的惊飞与呜叫声中觉察到情况不妙,咩地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一只羊蹄举了起来。我曾研究过藏羚的行为特征,大弯角哨羊短促的咩叫,是一种预警,通告正在埋头进食的藏羚群:发现可疑动静,但还不能确定就是可怕的敌情,请大家做好思想准备!我在望远镜里看到,藏羚们都停止吃食,几十双羊眼齐刷刷望着大弯角哨羊,只要大弯角哨羊那只举起的羊蹄重重叩击那棵枯倒的大树,它们就会朝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北斗母豹立即停止走动,轻轻躺卧下来。雪妖依葫芦画瓢,也跟着蹲伏在草丛里。

  我晓得,雪豹不仅是高山猛兽,还是智慧型动物,懂得因势利导,在狩猎时非常有耐心,有时为了能麻痹猎物,会一动不动在树丛里藏一两个小时。对雪豹这样以伏击为主要猎食手段的动物,耐心地等待,既是意志的磨炼,更是一门必修的狞猎课目。

  耐心地等待,等待最佳捕击时间,等待猎物麻痹大意,等待事情出现转机。

  好一阵过去了,那头大弯角哨羊仍举着那只前蹄,眼珠子瞪得老大,死死盯着母女豹隐藏的那片草丛灌木,好像不看出个名堂来绝不罢休。我想,这头大弯角哨羊肯定是个责任心特别强的家伙,也许曾经吃过食肉猛兽偷袭的亏,吃一堑长一智,变得格外小心谨慎,心中的疑虑没有完全排除前,是不会解除警报的。

  雪妖变得不耐烦起来,几次挣动想站起来。估计它是这么想的,我们是雪豹,干吗见了藏羚要躲藏起来,好像我们害怕这些膻腥味很浓的高原羊似的,多窝囊多憋气呀!北斗母豹赶紧用爪掌按住蠢蠢欲动的雪妖,并且吹胡子瞪眼用严厉的表情制止雪妖胡来。

  雪妖不得不乖乖地重新躺下,但显得极不自在,身体扭来扭去,就像有千百只蚂蚁在叮咬它。

  北斗母豹用匍匐姿态往左爬了几步,贴在雪妖身边,不断将脑袋伸过去,用柔软的下巴摩挲雪妖的额头,用舌头舔吻雪妖的耳根和脖颈,这套肢体语言,无疑是在安抚雪妖:孩子,不要浮躁,你要成为高山雪域优秀的猎手,你就必须学会忍耐,学会等待,学会沉着镇定,学会与你所感兴趣的猎物巧妙周旋。

  雪妖慢慢平静下来,学着北斗母豹的样,泥塑木雕般地一动不动,只有两只眼睛透过草叶缝隙监视远方藏羚群。

  过了约十多分钟,再没有发现任何可疑动静,那头大弯角哨羊这才放下那只举起的羊蹄,解除了警报。藏羚纷纷朝大弯角哨羊投去埋怨的眼光,乱发警报,搅得大伙心惊肉跳,严重影响了食欲,该当何罪嘛!

  北斗母豹领着雪妖继续向那群藏羚摸去。雪妖似乎比刚才有所进步,踩着北斗母豹的脚印,亦步亦趋地跟着往前走,小心避开那些容易发出响声的枯枝败叶,不再将灌木撞得哗啦哗啦猛烈摇晃了。

  母女豹无声无息地运动到离藏羚群约一百米远的正前方,北斗母豹停了下来,扬起脸,抖动银白色的胡须,变换不同的方位,似乎在测试着什么。

  “哦,它在测试风向,避免自己的气味被风吹进藏羚的鼻子去,被嗅觉灵敏的藏羚闻出破绽。”熟悉动物秉性的强巴附在我耳畔说。

  我抬头望望树叶,自东向西在微微飘动,哦,刮的是东风,风力很小,大约一到两级。母女豹位置在东面,藏羚群位置在西面,猎手和猎物刚好与风向连成一条直线,假如不变换方向,仍然径直往前去,距离再近一些的话,它们身上那股食肉兽刺鼻的腥骚味很有可能会让它们暴露目标的。

  强巴分析是对的,北斗母豹确实是在用敏感的胡须测试风向,然后,朝南拐了个弯,显然是想绕到下风口去,起码也要避开连成一条直线的上风口位置,寻找一个能蒙蔽藏羚鼻子的气味死角。雪妖不懂得这一点,诧异地瞪了北斗母豹一眼,好像不明白为啥直线不走却要绕远路,竟然没跟着北斗母豹朝南拐弯,而是继续笔直往前走。北斗母豹不得不回转身来,拦住雪妖,不停地扬起脸抖动长长的胡须,用无声的语言一遍又一遍解释为什么不能走直线为什么要兜圈子为什么要舍近求远。笨学生在循循善诱下终于有所领悟,雪妖掉转了方向,跟着北斗母豹朝南拐弯了。

  约摸一刻钟后,母女豹绕过草丛灌木,来到南面那块乱石岗,离那群藏羚约有七八十米远,再出去就是齐膝深的草滩——没有遮蔽的开阔地了。这段距离,虽然对付跳蹿速度飞快的藏羚稍嫌远了一点,但还是在雪豹有效追捕范围之内,闷声不响突然发起攻击,惊愕的藏羚会吓得一愣,至少停顿两秒钟才会如梦初醒撒腿奔逃,这样彼此的距离就会缩短到五十米左右。雪豹是有名的短跑健将,在一千米内能跑出时速七十公里的好成绩,而藏羚奔逃时的最高时速是六十公里,雪豹盯住藏羚群中的老弱病残者一鼓作气猛追,是有把握在一千米距离内将目标擒获的。

  大弯角哨羊大概闻出点蹊跷来了,神情陡地又变得紧张起来,翕动鼻翼做嗅闻状,捕捉空气中可疑的气味,羊嘴欲叫未叫,那只前蹄想举起来却又不敢举起来,显得犹豫不决很矛盾的样子:我猜想,大弯角哨羊刚才因为发出错误警报。受到众藏羚埋怨,怕再一次报警失误,那可疑的气味若有若无,心不是太有底,所以变得优柔寡断起来。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北斗母豹朝藏羚群疾奔而去。

  雪豹也立刻跟随北斗母豹出征,它太兴奋了,也不懂得早一秒暴露自己晚一秒暴露自己对能否狩猎成功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刚跨出去第一步,就欧欧吼叫起来,好像发布战斗宣言似的,威风倒是威风了,但却白送藏羚宝贵的逃生机会。

  就在雪妖吼叫的同一瞬间,大弯角哨羊惊咩一声发出一级警报,举起前蹄,就像舞动鼓槌,拼命叩击树干,被蚂蚁蛀空的树干就像一架巨大的木鼓,被羊蹄擂得咚隆咚隆响。刹那间,藏羚群炸了窝似的飞奔而逃,山坡上扬起一条轻烟似的尘带,迅速向尕玛尔草原腹地延伸—北斗母豹刚刚跑出乱石岗,猎手与猎物间至少还有七十来米。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生死角逐,藏羚们为了求生竭尽全力蹿跃,母女豹也为了生存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冲刺。

  北斗母豹瞄准大弯角哨羊猛追。大弯角哨羊因为忙着向藏羚群发布警报,比其他藏羚晚逃一两秒钟,落在最后头,理所当然成为母女豹捕猎的主要目标。

  刚捕猎时,猎手和猎物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小,五十米……三十米……十米……我在望远镜里看见,北斗母豹差不多脑袋已贴住大弯角哨羊的屁股了,只差两三米就可以扑到羊背上去,豹嘴张开,似乎再紧跨—步就能咬到羊腿了。这时候,双方都已跑出约一千五百米远,到了雪豹保持最高时速的极限,北斗母豹速度开始减缓,而藏羚属于耐力型长跑选手,大弯角哨羊仍保持原先的飞奔速度,双方的差距又一点点拉大,五米……十米……十五米……二十米……双方又跑出去约三百米远,北斗母豹眼瞅着胜利无望,停了下来,放弃了徒劳的追逐,慢慢往回走了几步,躺在草窝里喘息:

  多好的狩猎机会,要不是雪妖大呼小叫过早暴露自己,此时此刻大弯角哨羊肯定已经躺在地上变成一堆任豹宰割的羊肉了,我和强巴都为北斗母豹深感惋惜。

  跑得气咻咻的雪妖从后面赶了上来,望着大弯角哨羊逃遁的背影,狠狠地咆哮起来,一会儿又扑腾翻滚撕址噬咬,做出一连串猎杀动作,估计是在发泄杀戮的冲动,也有可能是在用幻想减轻失利的痛苦。过了一会儿。它又原地转圈,拼命追咬自己的尾巴,大概在表达自己懊恼的心情,悔恨自己为啥要在不该叫的时候吼叫起来,吓跑了那些本该成为美味佳肴的藏羚群。

  北斗母豹抬起头来朝着雪妖呦嗬叫了一声,声音平缓有力。雪妖听到叫声后,停止毫无意义的闹腾和咆哮,走到北斗母豹身边。北斗母豹翻了个身,四仰八又躺在地上,闭起眼睛,摆出轻松休闲的姿态。雪妖在北斗母豹身边踱了两圈,也四腿弯曲躺卧下来,但它好像仍念念不忘那头逃之夭夭的大弯角哨羊,刚躺下去又倏地站起来,冲着藏羚群逃逸的方向吼了两嗓子。北斗母豹翻了个身,微微张开嘴,唇齿间吐出悠扬柔和的叫声,我的理解,它是在用雪豹的语汇劝慰雪妖别再为狞猎失利而烦恼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重要的是抓紧时间休息,尽快恢复体力,养精蓄锐以备下一场狩猎。雪妖似乎明白了北斗母豹的良苦用心,焦躁不安的情绪逐渐恢复宁静,挨着北斗母豹躺了下来。

  根据我对雪豹的了解,我以为正确对待狩猎的成与败得与失,也是雪妖必须学会的重要生存课目。雪豹虽然有高山霸主的美誉,属于高黎贡山最优秀的猎手,但也不是每次出猎都会有收获。野外调查所提供的数据,健壮的成年雪豹,狩猎能达到百分之四十的成功率,已经算是最好的成绩了。换句话说,经验再丰富的雪豹,也只有不到一半的成功几率,狩猎失败是家常便饭。平静地面对失利,克服白忙一场所带来的沮丧,保持一份平常心,才能使自己快乐地活下去。

  太阳已经当顶,我看看表,快十一点了。

  母女豹躺了约一个小时,又开始活动,登上一座小山包,侦察有没有感兴趣的猎物,也许是因为刚才那场流产的狩猎把附近草食动物都吓跑了,也许因为临近中午食草兽都钻进隐蔽的角落休息去了,它们没发现可以捕捉的目标。

  又过了约半小时,北斗母豹带着雪妖回到雪线一带,来到我和强巴藏身的树洞前,探头探脑好像在找寻什么。我有点紧张,小声问强巴:“它们会不会发现我俩了?唔,它们没逮到藏羚,肚子正饿得慌哩,会不会把我俩当点心呀?”强巴安慰我说:“别担心,我活了四十多岁,还没听说过雪豹攻击人,哦,它们不像是已经发现了我们,瞧,它们好像在找另外的东西。”

  我再望过去,果然,北斗母豹走到离我们藏身的树洞约三十米远的地方,突然拐了个弯。朝一座积满白雪的陡崖走去。我松了一口气,静下心来继续观察。

  北斗母豹蹿到陡崖底下,咯吱咯吱踩着积雪,鼻子贴在雪地上嗅闻。雪妖也学着北斗母豹的样子,这里刨刨那里抓抓,在雪地上鼓捣:过了一会儿,母女豹好像确认了某个地点,趴在雪地上飞快刨雪,冰渣四溅,出现一个雪坑。北斗母豹费力地用嘴从雪坑里拖出一样东西来。我调整焦距仔细一看,哦,原来是小半只野山羊。

  毫无疑问,这是母女豹昨天吃剩下的。成年雪豹敞开肚子吃,一顿可以吃掉三十磅左右肉,而野山羊约有八九十磅重,显然它们昨天一顿没有吃完,就在这隐秘的陡崖下挖了一个雪坑,把吃剩下的小半只野山羊冷藏了起来。凡猫科动物,无论是狮、虎、豹、猫还是猞猁,都有将吃不完的猎物藏起来以备下一顿再吃的习惯。这是一种生存策略,对掠食型野生动物来说,命运叵测,世事难料,饱一顿饥一顿很难均匀得到食物。经常出现这样情况,运气好的时候,擒获大型食草兽,吃得肚儿溜圆不停地打饱呃还是撑不下去;运气差的时候,一连几天外出狩猎都会一无所获。饿得恨不得能咬下自己的尾巴来充饥。只有学会储藏食物,才能避免自己被严酷的生活淘汰掉。

  我曾看过这么一份资料,一位长期在大兴安岭研究野生雪豹的俄国科学家经过多年观察,报告了这么一个鲜为人知的现象:母雪豹比公雪豹更懂得如何储藏多余的食物。几乎所有的母雪豹都会叼着吃剩的猎物,攀爬或跳跃到其他动物无法到达的雪山上,将食物深深埋藏在雪地里,做好只有它们自己才能辨识的标记,然后远远离开,需要时会准确找到掩埋食物的地点。而公雪豹中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会如此巧妙地储藏多余的猎物:更不可思议的是,不少母雪豹在不止一个地方掩埋食物。那位俄国科学家亲眼目睹一只母雪豹最多时在八个不同的地点掩埋食物。进一步调查发现,掩埋食物多寡,与母雪豹生存能力成正比,更与幼豹的存活率密切相关。可以这么说,掩埋吃剩的猎物以备不时之需,是雌性雪豹必须掌握的求生本领。这一重要求生本领不是通过遗传密码与生具有的,而是通过后天学习获得的。

  雪山是台天然大冰箱,食物掩埋在雪堆下,防腐、防盗、防变质。北斗母豹将小半只野山羊拖到太阳底下,借太阳的光和热,将食物烤软乎些,母女俩津津有味啃食起来。

  在我的记忆中,雪妖从未把吃剩的食物冷藏掩埋,要是没有北斗母豹,它这辈子可能也学不会如何储藏食物精打细算过日子。

  对雪豹这样的动物来说,妈妈是唯一的优秀教师,只有依赖豹妈妈不辞劳苦的言传身教,幼豹才能获得赖以生存的生活经验。

  很快,小半只野山羊变成几根横七竖八的白骨。

  北斗母豹梳洗一番唇吻、胡须和爪掌,又用柔软的下巴在雪妖额头摩挲了一阵,朝雪线右边那条无雪的荒山沟奔跑而去。欧呦,雪妖挺不乐意地叫了一声,拔腿想追,北斗母豹回过头来,呦嗬——威严地吼了一声,雪妖不得不停了下来。

  北斗母豹钻进无雪荒山沟,三蹿两跳便无影无踪了。

  可以肯定,北斗母豹是急急忙忙赶回巢穴给嗷嗷待哺的幼豹喂奶去了。

  我又看了一下表,正午十二点。从清晨看见北斗母豹来到月牙形岩洞到现在,已有五个小时了。对一只正在哺乳期的母雪豹来说,离家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了。

  雪妖面朝着北斗母豹消失的方向,站着发愣,过了很长时间,它才发出几声哀怨的叫声,垂头丧气地回月牙形岩洞去了。

  显然,雪妖不愿北斗母豹离开自己,但北斗母豹却不愿把雪妖带回家去。

  从母女俩在雪山邂逅相遇这天起,北斗母豹坚持每天都到月牙状岩洞来,刮风下雪从不间断,少则两个小时,多则半天,像个忠诚的保姆兼教师,照料雪妖的饮食起居,带着雪妖外出觅食,让雪妖在实践中锻炼成长。

  辅导雪妖学习狩猎,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小雪豹学习狩猎技艺的黄金年龄段是半岁至一岁半,雪妖已满两周岁,体内生物钟已错过了接受能力最强、模仿能力也最强这一时间刻度。

  就像我们所担心的那样,雪妖表现得很差劲,与半岁龄至一岁半龄小雪豹相比,学习进度明显偏慢,就像一个低智商的留级生,老师辛辛苦苦替他补课,效果却不怎么理想。

  比如扬起脸用银白色胡须测试风向,每一次向猎物悄悄逼近,北斗母豹都要做出这个特别姿势,不厌其烦地演示给雪妖看,雪妖在一旁认真观摩不下几十次,可就是难以领会其中奥妙,总也搞不清哪儿是容易让猎物嗅觉生疑的上风口哪儿是能让猎物嗅觉失灵的下风口。

  又比如,雪豹爱捕食各类羚羊,绝大多数羚羊头上有角,既要吃到鲜美的羊肉,又要提防被尖利的羊角扎伤,最重要的猎杀技巧是,追上目标后,从背后扑跃上去搂抱羊脖子将羚羊掀翻的同一瞬间,豹嘴探进羚羊柔软的颈窝,死死咬住喉管,在很短的时间内使羚羊失去反抗窒息死亡。我好几次看见北斗母豹捕杀羚羊了,动作快疾如风,咬点又狠又准,堪称一流的职业杀手,但示范教学作用甚微,雪妖要么搂住羊脖子后不能一下就将猎物掀翻,要么豹牙咬偏咬到颈侧肌肉上去了,总是不能干净利索制伏猎物。拖泥带水,猎物被咬伤后拼命挣扎,有两次要不是北斗母豹出口相帮,及时张开血盆大口咬住羚羊的嘴吻,雪妖极有可能被羚羊犄角捅破胸膛。

  更糟糕的是,雪妖好像很难做到沉着镇定走向狩猎场,平心静气地对待失败。它的情绪波动极大,一见到猎物,就兴奋得豹毛耸立;朝猎物发起攻击时,抑制不住地发出昂奋的吼叫声,好几次,都因为它不合时宜的吼叫声而将猎物吓跑;一旦猎物逃逸,它又伤心地呜呜乱叫,没名堂地又蹿又跳,表现得很狂躁。

  我说:“雪妖可能患有轻度狂躁型精神分裂症,哦,狩猎是诱发因素,一见到猎物精神就高度亢奋,进入病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强巴朝我撇撇嘴:“我从没听说过动物也会得精神病。”

  强巴想了想说:“这可能与它小时候的经历有关系。它在寨子里生活了一年,听说吃过狗奶,睡过狗棚,长期和狗厮混在一起。哦,狗就是这个德性,见到陌生人或猎物,便狂吠乱嚎,生怕人家不知道,要是被人踢了一脚,或者与猪打架时被猪咬了一口,挨打吃亏,也不肯安静下来,夹着尾巴到处乱蹿,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哀嚎。”

  我佩服地点点头。强巴讲得有道理。雪妖从小和寨子里的狗打交道,在它半岁至一岁半接受能力和模仿能力最强的时期,耳濡目染皆为狗的行为习性,由此养成了非狗非豹怪异的习惯与秉性,犹如一块已定型的砖,要想改变形状是非常困难的。

  幸运的是,北斗母豹是位尽心尽责的好母亲,极有耐心,一趟又一趟带着雪妖到尕玛尔草原找寻猎物,一遍又一遍给雪妖示范各种捕杀动作。当雪妖表现得冥顽不灵,教了多少遍后仍然改不掉攻击时乱吼乱叫惊吓猎物的毛病,北斗母豹从不露出厌烦失望的表情,也从不朝雪妖发怒呵斥,仍然一副关怀体贴的慈母面孔,轻轻用身体撞击雪妖的身体,或者用嘴吻抵住雪妖的嘴吻,温柔地提醒雪妖关键时刻应该保持沉默。有时候,雪妖混沌的脑袋忽然间开窍,发现猎物后不用提醒就晓得压低身子隐蔽自己,翘起胡须准确测试出下风口方向,北斗母豹便高兴得在雪妖脸上舔吻一阵,以示嘉奖和鼓励。

  有天上午,我和强巴到尕玛尔草原采集一种名叫松茸的野生食用菌,刚巧看见母女豹正在合力追杀一匹野驴。肯定是为了使雪妖积累更多的实战经验,北斗母豹绕到野驴侧后当第二梯队,让雪妖担当主攻手;雪妖跳到野驴身上后,搂着驴脖子胡咬一气,咬了好几口也没咬到要害处;野驴疼得嗷嗷叫,大发驴脾气,蹦迹跳蹿,一会儿后腿踮立直直竖起身体,一会儿屁股一抬一弓尥蹶子;雪妖倒吊在驴脖子上,不知道是因为爪子不够犀利没能像钉子一样钉进厚韧的驴皮,还是因为野驴颠簸得太厉害颠得它脑袋晕晕乎乎了,它两只后爪从驴脖根上脱落,屁股和尾巴拖在地上。野驴仍在狂奔,这非常危险,如果继续这么倒吊着,岩石会将它的屁股磨烂,豹尾也可能被锋利的刺窠削断;如果不幸从驴脖子上掉下来,那就更悲惨了,假如就掉在驴蹄下,绝对会被驴蹄踩个正着,轻则踩断肋骨,重则踩破肚皮。这时候,跟着野驴奔跑以备策应的北斗母豹毫不犹豫地扑上去,一口咬住野驴的一条后腿;这是一着险棋,野驴头上无角,牙齿也不能当杀戮的利器,与敌害拼斗唯一的武器就是四只驴蹄了,角质蹄掌又硬又重,宛如四只铁锤,野驴脾气暴烈,力气很大,踢、蹬、尥、踩、踏,招招摄魂夺魄;因此,雪豹遇到野驴,都会尽量避开讨厌的驴蹄,从没有哪只雪豹敢张口咬驴腿的。显然,为了避免雪妖受伤,北斗母豹已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了。

  野驴脖子仁吊着一只雪豹,后腿又拖着一只雪豹,磕磕绊绊走了几步,被迫停了下来。形势对母女豹还是有利的,这时候雪妖只要坚持吊在驴脖子上不松口,使野驴无法尥蹶子,北斗母豹咬住驴腿拼命扳扯,野驴支撑不了多久就会摔倒在地变成一堆待宰的驴肉。就在这节骨眼上,雪妖见野驴停了下来,觉得是自己摆脱困境的好机会,也可能是倒吊在驴脖子上吊得筋骨酸麻四肢乏力再也吊不住了,竟然松开豹牙和豹爪,咕咚从驴脖子上滚落下来,又打了一个横滚,与野驴脱离了接触。野驴重负顿释,呼吸也变得顺畅,便集中力量来对付身后的北斗母豹,一钩驴脸一弓驴腰,嗖地抬起另一条后腿照准北斗母豹的脸狠狠踢去——倘若踢着眼睛,北斗母豹就变成瞎眼豹;倘若踢着鼻梁,北斗母豹就变成塌鼻子豹;倘若踢着嘴巴,北斗母豹就变成歪嘴巴豹;倘若踢着额头,北斗母豹就变成脑震荡豹。北斗母豹没有选择,赶紧松开嘴扭头躲闪,却还是迟了半拍,流星锤似的驴蹄擦过北斗母豹的耳根,蹭破皮肉,擦掉一大块豹毛,滴淌着鲜血。野驴趁机撒开四蹄向荒野狂奔,不一会儿便逃得不知去向。到口的驴肉飞走了。

  实事求是地说,责任全在雪妖,要不是它咬了半天没咬到野驴喉管,要不是它在节骨眼上从驴脖子滚落下来,北斗母豹决不会受伤,还可免费享用一顿驴肉大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雪妖自己都觉得犯了错误,胆怯地望望北斗母豹耳根旁血渍斑斑的伤口,缩在一块石头下面,摆出害怕受到惩罚的模样。我和强巴都以为,北斗母豹不说要动用豹爪豹牙严厉教训雪妖吧,起码也会板起脸从喉咙深处发出粗鲁的吼声数落埋怨雪妖一顿。可我们想错了,北斗母豹从地上翻爬起来,摇了摇受伤的耳朵,遗憾的眼光朝野驴奔逃的方向望了望,很快收回视线,踱到雪妖面前,温柔地叫了两声,伸出舌头舔吻雪妖的背脊,慈祥的神态温婉的动作分明是在说:别介意,狩猎场上谁都免不了会失手,捕杀大型食草兽本来就困难多多,受点伤是很正常的事,我不过是擦破点皮而已,你不用这么难过的!

  这种教学态度,评个特级教师也绰绰有余了。

  北斗母豹既要哺育一窝还在吃奶的幼豹,又要照顾毫无生活经验的雪妖,两头奔忙,两头操心,承担双份做母亲的责任,承受双份做母亲的压力,可以想象,身心疲惫,活得相当累。才三个多月时间,它身体就瘦了一大圈,胸肋一根根突凸出来,肯定是因为太辛苦的原因,腹部和脸颊上脱落许多毛,银白色的胡须也变得焦黄,模样憔悴了许多。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雪妖瘦削的身材变得圆润丰满,豹眼神采飞扬,皮毛油光闪亮,浑身上下充满青春风韵。俗话说,女大十八变,雌豹也是长大十八变,雪妖变得越来越健壮越来越漂亮了。

  藏族有句民谚,只要用心血去浇灌,沙漠也会盛开娇艳的玫瑰。雪妖是只被人类擒获豢养过的雪豹,错过了学习的黄金年龄段,某些天性也遭到扭曲,但在北斗母豹呕心沥血的关怀教育下,猎食技艺和生存本领有了明显提高。三个多月下来,它已学会不声不响悄悄逼近猎物,学会从众多猎物中挑选老弱病残者作为攻击目标,学会咬住猎物的脖子使猎物迅速窒息失去反抗能力等一些狩猎基础课目。虽然它进步非常缓慢,就像蜗牛在爬,但好歹总是在进步,在一天天走向成熟。

  那天中午,我和强巴路过雪线附近一片孔雀杉树林,正巧看见北斗母豹带着雪妖从雪坡冲下来,捕捉一群到地面来捡食松子和浆果的金丝猴。滇金丝猴是一种树栖性动物,在树上攀援跳跃快捷如飞,下到地面就显得笨头笨脑,走也走不快跳也跳不远。母女豹从侧面进攻,用意很明显,是想把金丝猴群从树林边缘赶进空旷的雪坡,这样捉起来就方便多了。

  金丝猴们发现两只雪豹正朝自己扑来,吓得魂飞魄散,想往树林深处蹿,退路已被堵死,等于自投罗网,逃往雪坡吧,那也是死路一条啊,只有一个保命办法——立刻爬到身边的大树上去。金丝猴上了树,安全就有了保障,再厉害的雪豹也只有望猴兴叹了。

  金丝猴群在树林边缘觅食,树林边缘树木稀少,跳跃几步就伸手能触摸到的范围内,仅有三四棵高大挺拔的乔木,其他都是低矮的灌木和歪脖子小树。雪豹会爬树,虽然本领比云豹和金钱豹差远了,但爬到这些歪脖子小树上是不成问题的。留给几十只金丝猴的安全通道就这么三四棵乔木。每只金丝猴都想抢先一步爬到大树上去,抢先一步就等于抢到生的希望,落后一步就等于落到死神怀里。猴群秩序大乱,扑到为大树上争先恐后往上爬,你争我夺,挤成一团。年轻力壮的大公猴蹬翻体格弱小的母猴踩在年老体衰的老猴头顶嗖嗖嗖率先爬上树去,单身雌猴揪住老猴的尾巴咬翻挡路的年轻猴也跟着蹿上树去,老猴与年轻猴将带崽的母猴当做跳板踩着它们的背也尖啸着逃上树去,这可苦了那些怀抱幼猴的母金丝猴了,害怕怀里的幼猴被挤伤,不敢像其他猴子那样不顾一切地打斗倾轧,身上有负担也影响逃命的速度,落在最后头。北斗母豹快冲到大树下了,还有一只带崽的红头发母猴滞留在大树下。

  其实,当金丝猴群发现母女豹时,彼此间距离还有至少两百米,留给金丝猴群逃命的时间并非想象中那么仓促那么紧张,假如大家不要拥挤,排好队讲秩序守纪律一个一个来,凭着金丝猴矫健的身姿超一流的爬树技巧,所有大大小小的金丝猴都能从容不迫地逃到树梢上去。但生死关头,都慌了神乱了套,生命自私的本质暴露无遗。

  北斗母豹当然不肯错过这个猎食机会,旋风般扑向红头发母猴。红头发母猴心急火燎,搂住树干拼命往上爬,刚爬上去三米左右,北斗母豹已赶到树下,像比赛跳高似的一个飞跃向上蹿,身体腾空而起,蹿出三米来高,右前爪准确抓住红头发母猴的后腿。也许是因为又蹿高又扑抓分散了力量,也许是因为红头发母猴求生意志强烈死也不松开自己的爪子,北斗母豹没能将红头发母猴从树上拽下来,只是将红头发母猴抓得从树干上滑落一截,本来离地有三米高,现在离地只有两米高。红头发母猴的后腿皮开肉绽,剧痛难忍,虽然仍奋力往上爬,但受伤的后腿使不上劲,爬得比狗熊还笨。北斗母豹落到地面后,退后几步,又准备下一轮的飞跃蹿高了。

  红头发母猴大概知道自己已无力在短暂的瞬间爬上树梢,就将怀中的幼猴从身上扯下来放在树干上,唯一的念头就是让幼猴逃过这场劫难。幼猴还太小,稚嫩的爪子抓牢母猴身上的毛不成问题,要抓牢大树的树干就显得力不从心了,抓而不紧等于不抓,颤颤巍巍地要掉下去。红头发母猴一面用爪掌托住幼猴屁股往树上送,一面龇牙咧嘴朝树梢发出尖锐的叫声。

  我将望远镜移到这棵大树的树冠,哦,其他猴子都逃得无影无踪了,唯独还有一只背毛灰褐宽肩膀大公猴还待在树梢,在枝丫间紧张地翻腾。我猜想,这只宽肩膀大公猴是红头发母猴的配偶,很有可能还是那只在树腰进退维艰苦苦挣扎的幼猴的生身父亲。因为据我了解,除人类以外的灵长类动物,只有直系血亲才会在大祸来临时互相救援。听到红头发母猴呼叫,宽肩膀大公猴迅速从树梢跳到树冠最下层横权,后肢钩住树枝,身体倒挂下来,垂下双臂,一把抱住幼猴,荡秋千似的晃荡了一下身体,倏地翻到树冠上去了。这一切都是在极短的瞬间完成的,几乎在同时,北斗母豹已再次助跑到大树底下纵身蹿高,这一次两只豹爪重重落在红头发母猴的背上。我在望远镜里看得清清楚楚,红头发母猴被从树干上拉扯下来时,那双猴眼里的恐惧已经消失,慈爱地凝望升上树冠已获救的幼猴,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北斗母豹和红头发母猴同时从三米来高的树干掉在地上,不知是红头发母猴殊死反抗不肯束手就擒,还是北斗母豹有意要让个锻炼机会给雪妖,落地后红头发母猴突然从北斗母豹爪子下挣脱出来,再要上树已经不可能了,逃往树林深处的路也已给封死,唯有朝光秃秃的雪坡逃窜。这时候,气喘吁吁的雪妖也已追到树林边缘,吼叫一声向红头发母猴扑去。金丝猴在地上行走本来就是弱项,在雪地行走更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更何况红头发母猴一条后腿受了伤,鲜血淋漓,瘸瘸拐拐,当然难逃在高山雪域称王称霸的雪豹的追击。一眨眼的工夫,雪妖就追上红头发母猴,扑上去胡撕乱咬,有一口正好咬在脑壳上,可怜的红头发母猴,一缕香魂随风去。

  音妖按着已经气绝身亡的红头发母猴,扬起头颅朝碧蓝如洗的天穹发出数声威猛的吼叫,很得意很自豪的样子。那壁厢,北斗母豹也欧嗬欧嗬为雪妖喝彩叫好,眉眼舒展胡须高翘,表现出发自内心的欢愉。虽说是北斗母豹将红头发母猴从树干上拉扯下来,虽说红头发母猴腿部负伤已丧失反抗能力,虽说金丝猴离开树林进入平坦雪坡犹如瓮中之鳖,但不管怎么说,最后是由雪妖追上并扑倒红头发母猴,独立完成了猎杀。

  这是雪妖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在野外擒获猎物,实现了零的突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无数次。这是它生命成长史重要的里程碑,由人类豢养的大家猫变成野生雪豹重要的转折点,幼稚走向成熟重要的标志。我和强巴也为雪妖的进步感到由衷地高兴。

  虽然雪妖离成为真正野生雪豹尚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与那些从小野生野长的同龄雪豹相比,无论狩猎技艺还是生活经验都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性格中也还有某种欠缺须修补打磨。但我和强巴一致认为,有北斗母豹这样的好母亲,再有三四个月的时间,雪妖一定会脱胎换骨,从外貌到秉性,从狩猎技艺到生活态度,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野生雪豹。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朽木也可以雕成美丽的工艺品。

  但愿这段时间不要发生什么意外,让雪妖顺顺利利完成它的学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