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经典名著 > 第二章 伸出魔爪

第二章 伸出魔爪

发布时间:2014-12-28 19:44内容来源: 追捕作者:西村寿行

  杜丘到达位于能登丰岛最南端的羽咋时,已经是午后了。半岛的西侧不通火车,也乘上了公共汽车。

  不时地可以从车窗里看到夕阳映照下的日本海。海水茫茫,无边无际。再有三四天就该到十月了。海面上掀起一阵阵暗灰色的波浪,预示着冬天即将到来。到处是阴沉而昏暗的景象,格外使人感到凄凉令落。

  这个季节,也许不会有什么游客了,廖廖无几的乘客,看上去都像是本地人。

  杜丘把脸靠近车窗,路两旁林子里的树木,都相当矮小。因此,整个半岛似乎给人以一种庭院式盆景的感觉。大概是被称为日本海气候的冬季内严寒,抑制了树木的生长。

  能登金刚有一座旅馆,就是金刚旅馆。看上去,它就象栖息在悬崖绝壁之上的一只白色的海鸟。

  杜丘走进旅馆。

  从房间里往下看,下面就是海。弯弯曲曲的海岸一直向前延伸,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岬角。能看到的陆地就在那里消失,再往前,就是一片汪洋大海了。

  他要来了啤酒,靠在窗台上喝着。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眺望着海面。这种情景,忽然使他产生了一种错觉,好象自己是来这里出差办案。他没有去细想果真如此的话,是好事还是坏事。他只感到,有一种什么东西刺在了自己记忆的细胞上。仅仅几天之间,就把分别未久的过去,隔在了极其遥远的彼岸。

  过去的时日,如同海市蜃楼,海市蜃楼是人们心中的幻影,在那里不管什么都能看到。对于目前的杜丘来说,检察官生活只不过是飘摇在记忆中的海市蜃楼而已。

  不只是因为他当了检察官才如此,就是当了警察乃至普通的职员,也都一样。职业说穿了,只是飘摇不定、不能依靠的东西。只要一步走错,你就立刻被权力、金钱、以至家庭所抛弃。过去已成为虚幻不定的海市蜃楼。等待他的,可以说,只有那被迫踏上的、痛苦的旅程,那是一场茫无目的的追踪。就是到达了旅程的终点,杜丘也仍然不能得救。

  即便是明天能够见到水泽惠子,追问的结果又使她供出了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圈套,杜丘也不能再回到检察官生活中去了。从江藤律师那里骗取的钱款,已在他的心灵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是他自己断送了自己的明天。

  ——但是,她真的能坦白吗?

  就连这一点,也是毫无把握的。水泽惠子已经回到了此地,这大概不会错。如果是分居之后再回到丈夫那里的话,恐怕就不会寄行李来了,很可能这里是她的老家,她也许想先在老家暂避一时,观察一下动静,因此才回来的。

  可是,见到她以后。怎么问呢?——他很清楚,用一般的办法是难以奏效的。女人,即使把确凿的证据摆在面前,她也能若无其事地矢口否认。女人的嘴要比证据更强硬,她们与易于屈服的男人大不相同。应该说,男人的易于屈服是出于理智,他不能否认必须遵循的东西。女人则不然,也可以说女人是没有理智的,一句谎言,她可以一直带进坟墓。女人就是如此固执。

  况且,杜丘现在已经不再是检察官了,他不过是一个被警察追踪的逃犯。甚至可报会被人家反扭住胳膊,以去喊来警察相威胁。这一点,杜丘也完全想到了。

  初冬的低沉的潮声,犹如遥远的雷鸣,隐隐约约从海上传来。

  第二天,二十七日,他一早就离开了旅馆。

  生神是个小小的村落。在这个就象飘落到海边断崖上似的小村里,一户户农舍疏疏落落地散布在树荫之下。

  他没有去村公所。虽说警视厅也在寻找水泽惠子,但那不可贸然轻信。也许警视厅已经知道了水泽惠子的家乡,正在这儿张网以待。

  他若无其事地向一个在田里干活的人打听水泽惠子。那人想了一会,回说不认识,他又去位于249号国道旁边的一个杂货铺打听,也说不知道有这么个人。杜丘发现,这里的人家意外地分散。

  风从海面上吹来,自西而东穿过整个半岛。杜丘的嘴里刮进了土,牙齿一动就嚓嚓作响。

  他问了好多人,结果是,连姓水泽这个姓的都没有。

  ——果然是假名?

  因为已经预料到水泽惠子可能是个假名,所以并没有太令人灰心。公寓的房主清楚地看到了生神这个地址,所以,伪称水泽惠子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在这里。当人们回说没有姓水泽的人时,他就打听有没有最近从东京回来的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杜丘想,她的真实姓名也不可能和假名相似。除了那些临时起意进行犯罪的以外,有预谋的罪犯所用的假名,一般都和真名完全不同。

  有个女人很像!一个在地里干活的老人说,他有个邻居叫加代,好象是五、六天前从东京回来的,年龄也相仿。今天一大早,家里人都出去旅行,要在外面住一宿,她留下看家。

  杜丘道了谢,就去找老人说的那一家。

  那所房子就在一片防风林的环绕之中,象是一户农家。门口挂着手冢民雄的木牌。他向屋里喊了两声,没人回答。

  除了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几声猫叫之外,院子大门内外寂然无声。院子里有一只鸡,歪起脑袋望着杜丘。一阵风穿过防风林,传来了沙沙的响声。

  他又喊了一声,打开了屋门。在宽敞的外压左边,是铺了地板的起居室,屋里修了一座地炉。从微开的隔扇缝隙里望去,能看到里边是一间铺席子的房间。一双女人的光脚,横在隔扇的缝隙里。

  她向那女人喊了好几声,却不见回答。

  杜丘的双脚像被钉在了那里,而女人的那双脚也一动不动。死了——恐怕不会错。只从缝隙里露出的这一部分就能行出来,她是刚刚死去,惨白的皮肤就说明了这一事实。

  他的腿有些瑟瑟发抖,但这并不是由于害怕尸体。提起尸体,就是被惨杀的也见过有几十具了。他也到过解剖现场,这是检察官的职责。而且,在东京都的监察医院里,他还摆开过死者鲜血淋漓的内脏。把心脏或者肺切下来,扔到秤上称,要不了多久,就解剖完一具,甚至比解剖一只兔子的时间还要短。

  他的腿之所以发抖别有原故。如果这是加代,那他一直追到这儿来的希望。也就化为泡影了。——这种不安之感,袭上杜丘的心田。

  唯一的证人死了吗?

  他进去看了看。果然,女人死了,是被勒死的,脖子上用过膝袜缠了两圈。杜丘凝视着由于淤血而呈现青紫色的脸。这是水泽惠子!——虽然样子有些改变,但还能认出脸型。不错,肯定就是这个女人,在新宿的闹市上,几乎是歇斯底里地高声大叫,一口咬定自己是抢劫强奸犯。他摸了摸尸体,尸体还没有硬,也没有出现死人所特有的那种铅一样的尸冷。

  杜丘木然地俯视着尸体。有人暗中抢先来到这里,把她杀一了。水泽惠子一死,沉冤昭雪的日子也就化为乌有。它将和尸体一起,永远地消失。另外一个证人寺町俊明。最后也可能承认那是误会,从而使自己得以解脱。但是,即使能够让寺町俊明证明那是个误会,也不能洗清强奸水泽惠子、抢劫钱款的罪名。

  ——是谁杀了她?

  这看不见的敌人是何等阴险狡猾,杜丘出了一身冷汗。

  他转身走出屋。不能在这里久留!被谁看见就难以逃脱了。

  刚要走出屋子,他一眼看见了挂在柱子上的书信夹。在几张明信片中,有一张上写着手冢民雄转横路加代。发信人是北海道样似郡小海边横路敬二,于九月二十二日在千岁邮局发出。杜丘把它装进衣兜。

  院子里的鸡还在歪着脑袋。

  来到公路上,他乘上公共汽车。在车里拿出明信片来看。上面写的很简单:

  “来到故乡,更加感到大自然的雄伟。秋天景色

  宜人,病好得很快。我想,不久咱们就可以在一起

  了。注意睡觉不要着凉。”

  只有这么廖廖数语。

  从字面上看来,横路敬二和横路加代(水泽惠子)是夫妇,结婚以后住在东京,但由于横路得病,必须换换地方。因而横路回到了故乡北海道,而妻子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嗯?这个姓横路的人,是否就是那个去向不明的寺町俊明呢?杜丘突然受到一点启发。假如真是因病要去外地。那么,夫妇各自回到自己的故乡,不就很奇怪了吗?的确有点蹊跷!真是得了病,也必须有人照顾啊。

  ——他们是夫妇吗?

  杜丘疑惑的目光,凝视着车窗。水泽惠子和寺町俊明住在同一条街上的公寓。而且,在同一天晚上只是在不同的时间被抢劫。此后又同时去向不明。即便是事出偶然,也太过于巧合了。

  横路夫妇一定是被谁收买了,分别使用假名住进公寓,达到目的后,又各自回到故乡,暂时观察动静,一待事件平息之后……

  危险!

  杜丘暗自叫道。收买人现在已经杀害了水泽惠子,下一步就要把魔手伸向寺町俊明。只有把两个人都杀掉,才能使失踪的知情人彻底销声匿迹。

  一想到这,杜丘突然环视一下四周。他似乎觉得自己在被谁监视着。杀害水泽惠子的犯罪分子,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灭口,而是在伺机灭口之后,再把罪责转嫁给杜丘,现在不能不这样设想。尸体还没有冷却,人刚刚被杀死,而恰在此时,杜丘找上门,犯罪分子则从后门逃之夭夭。

  杜丘察觉到,自己的脸上慢慢失去了血色。自己不是向开杂货铺的一些人,都打听过水泽惠子的事吗!杜丘现在才明白,由于一时粗心大意,已经把杀害水泽惠子的嫌疑搞到自己的头上,又中了那个罪犯的阴谋诡计。对于杜丘来说,他有作案动机,可以说有强烈的动机。人们会认为他是在追踪着曾经指控自己是抢劫强奸犯的水泽惠子,对她进行报复……

  他没发现公共汽车里的乘客中,有谁象这个犯罪分子。

  ——杀人嫌疑。混杂着凝固的血,一个东西慢慢地沉下去了。一旦成为杀人嫌疑犯,就要发出通缉令,贴满全国各地。往哪里逃好呢?逃到哪里安全呢?

  哪里也不安全!

  杜丘在心里暗自摘咕。正在逃跑之中的抢劫强奸嫌疑犯,又加上了杀人嫌疑,现在连一寸安全的地方也没有了。杜丘从自身的经验中深知这一点。强大的国家权力将全部动员起来,凶狠地扑向自己。那时,机场、车站、旅馆、街头,所有的地方,都将闪动着搜捕犯人的锐利目光。

  杜丘估计到,在这种情况未发生之前,还能有一段时间。首先得要发现尸体。据说家里人都出门旅行了,还要在外面住一宿。要是这样的话,那么明天晚上之前,可能还发现不了。等到明天晚上,警察才能前来,推算死亡时间,开始进行调查。不出一个小时。就能弄清楚杜丘的体貌特征。本县境内自不必说,对各邻县的警察,也要发出紧急通缉令。横路加代住过的东京,也会发出通报。

  杜丘紧锁的愁眉,稍稍舒展开来。虽然不知道横路加代曾住在哪里,但是,肯定他们是夫妇双双离家外出,使用假名住进了公寓,后来又离开那里。即使是警视厅,也不会那么容易地把死者与新宿公寓里的水泽惠子联系起来。等到他们把横路加代同水泽惠子联系起来,也就摸不到杜丘的影踪了。

  即使有什么人去了横路加代的家,提前发现了尸体,仅仅根据模模糊糊的体貌特征而发出的紧急通缉令,大概也并不能对他构成太大威胁。

  应该去北海道。

  杜丘下了这个决心。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是唯一可能的抉择。在杀人犯的魔爪伸向横路敬二之前,而且,在自己因杀害横路加代的嫌疑而被全国通缉之前,必须把最后一线希望,抓在自己的手里。尽管找到横路敬二并不能解除自己的全部嫌疑,但如果他再被杀害,那么,所有的证据就都不复存在了。

  他在羽咋换乘了火车。从这儿到小松机场,先折回东京,再乘喷气式飞机去北海道,这是最省时间的。能不能抢在杀人犯之前把模路敬二掌握在手中,事关重大。它关系到自己是否一辈子都要做一个逃犯的问题。

  2

  “我还是不能相信。”

  伊藤检察长手扶着前额说。在苍白的前额上,留下了轻微的指痕,说明他对眼前发生的事情确实感到困惑不解。

  “信不信由你。”矢村警长毫不客气地说。

  “真的是杜丘杀了横路加代?这个杜丘……”

  伊藤又说起了这件事。报界现在正紧紧咬住这件事不放,认为他们事先串通,故意不拿逮捕证,同时还让无关的人秘密搜查住宅,给杜丘逃跑创造机会。社会舆论也都异口同声地这样说。伊藤为此被总检察长叫去,受到一顿严厉斥责,并且严令,必须全力以赴,逮捕让丘冬人,以便查清犯罪事实,严明法纪。如不尽早逮捕,检察厅的威信将扫地以尽。

  伊藤每天都亲临检察厅,东京地方检察厅内部成立特搜班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但他们的主要任务不是侦查,而是抓人,所以必须借助矢村的力量。矢村看着伊藤的脸,没再说下去。当时如果戴上手拷,杜丘就跑不掉了,这件事就足以使伊藤抬不起头来。

  现在竟然又杀害了证人。伊藤的脸色更加抑郁,简直像得了一场重病。

  “今天就要抓住这个家伙。”

  “今天?能这么顺利?”

  “没问题!”矢村点点头,眼睛仍然看着别处。

  接到五川县警察署的液告,是在昨天,也就是二十七日的半夜。曾把手冢家的地址告诉杜丘的那位老人,当天晚上去手冢家串门,发现了尸体。经过县里的警察调查得知,曾有一个男人到处打听叫水泽惠子的女人住在什么地方。提到水泽惠子,一个侦查员记起在报纸上有过报道。县里的警察搞不清水泽惠子和横路加代是否是同一个人,于是把指纹送到了警视厅,结果与被害者登记上的指纹相同。又把杜丘的照片用传真电报发到县里,让证人辨认,证实了这正是打听手家家的那个人。从大门上取下来的指纹,也是杜丘的。

  矢村说今天就要抓住杜丘,原因是这样,县警察署把手冢家正在旅行的人叫了回来,询问了详细情况,得知加代的丈夫正在北海道养病。家里人说,有一张明信片上有他的地址,可是,一找明信片却不翼而飞。矢村听到这个情况,立刻断定杜丘是到北海道去了。这样说来,横路敬二和寺町俊明或许就是一个人。根据手冢民雄的证言,对横路住过的品川区进行了调查,找到了他的居住登记,得知他的原籍是北海道样似郡小海边。

  已经与北海道警察署取得了联系,石川县警察署当然也派人去,现在是万事俱备。

  “但是,矢村君,就是杜丘君确实是报复杀人犯,可控告他进行抢劫的两个人却是夫妇,又使用假名分别居住,果真如此。又怎么解释呢?”

  “肯定幕后有问题。不过,杜丘那家伙现在杀人了。”

  对于抢劫、强奸这类下贱的犯罪,矢村不感兴趣。尽管对杜丘言而无信借机逃跑大为恼火,但他并不想积极参与此案。反正杜丘早晚得落个可悲的下场,被什么地方的警察逮捕归案。然而,杜丘现在杀人了。根据原来的案情性质,是不属于矢村管辖的。但是,处理杀人案件则是矢村的工作范围。矢村的眼里浮现出杜丘那已经完成了复仇,却仍在继续逃跑的高大身影。这是一个富有血气的男人!北海道的警察要是万一扑空的话,杜丘还可能以某种形式,成为与自己打交道的对手。

  “横路敬二是个什么人,干什么的,还不知道吗?”

  “目前还不知道。北海道的警察逮捕了杜丘,一切就都清楚了。

  “那就好啦……”伊藤不无担心地说:“我想,你应该去一趟北海道。”

  如果从这儿再逃脱的话,在总检察长面前,伊藤就无法交代了。

  “北海道警察也不是饭桶。”矢村扭着脸说:“要不,你带着特搜班的人一块去,亲临指挥,不更好吗?”

  伊藤没有回答。

  3

  九月二十八日,也就是到达千岁机场的第二天,杜丘看到了电视。那是在等火车时,在一家茶馆里看到的。

  “石川县一妇女被杀。”

  看到关于这一案件的电视报导,杜丘顿时紧张起来。他万没想到,发现的竟这样快。报道还谈到了他到处寻找水泽惠子,而未能找到,以及石川县警察是怎样查出了他就是杜丘。这些内容使杜丘大为不安。

  报导说:“在石川县能登半岛的生神村,一位年轻的妇女白天被杀。昨天,即二十七日午后六点半左右,住在同一条街,从事农业生产的五十川平治,去邻居手冢家串门时,发现手冢的次女、二十六岁的横路加代已被人勒死。她新近刚从东京回来。

  “据县警察署的调查,当天中午前后,曾有一男子在附近一带转来转去,打听水泽惠子的住址。据证实,此人高个子,三十岁左右。五十川告诉他,这里没有姓水泽的,有个邻居名叫加代,很象他说的那个人。这时,该人向五十川道了谢,然后朝手冢家走去。

  “据推断,死亡时间系在此人来过之后,下午一点左右。

  “此人是谁?县警察署在警视厅的协助下,于当天夜间查明了他的身分。他就是不久前轰动一时的逃亡检察官。原东京地方检察厅刑事部检察官杜丘冬人,现年三十一岁。他曾在九月十二日深夜,闯入新宿区的水泽惠子住室内行抢劫,抢去钱款之后又将该妇女强奸,因此被警视厅逮捕,但在搜查住宅时乘机逃跑。据警察调查,认为杜丘系因为被指控而恼羞成怒,因而追踪该妇女,最后勒死了她。手冢家大门玻璃上和室内的隔扇上,都留有杜丘的指纹,由此可以断定此案确为杜丘所为。

  “一个现任的检察官,本应奉公守法洁身自爱,但现在不仅犯下了抢劫强奸罪,而且又非法潜逃,甚至疯狂进行报复杀人,不禁使检察当局极为被动。为此,以检察总长的名义下达了即刻逮捕的严格命令,并在东京地方检察厅内部设立了特搜班。同时,为防止出现警视厅所发生的那种疏忽大意,挽回警察的威信,警察厅也下达指示,要求尽早捕获。

  “被杀害的横路加代,就是化名水泽惠子住在新宿公寓里的那个妇女。和她一起同时指控杜丘的寺町俊明,也在同一时间去向不明。这一情况不能不令人产生怀疑。检察当局认为,即使杀害了横路加代,杜丘的抢劫强奸嫌疑是否成立,仍然存在问题。

  “目前尚未得知横路加代的丈夫横路敬二的去向,县警察纷正在搜寻中。”

  杜丘扭过脸去听着电视的广播。橱窗外面,是一片北海道所特有的那种橙黄色的、秋天的明亮而耀眼的阳光。

  “检察总长,警察厅……”

  杜丘暗自念叨着。他似乎看见了矢村那张永远象蛇一样冰冷的脸。矢村或许就站在追踪的最前列呢。因为,并不是凡属于县警察署管辖之内的事,都必须由县里自己处理。事情一关系到检察当局和警视厅的威信,进行追踪的首要人物必定是矢村。

  瘦削的双颊隐藏着愤怒的矢村正在全力追来的身影隐约可见,令人胆寒。

  女招待送来了水。杜丘装出往街上看的样子,扭过脸去。电视机里刚刚播放过他的照片,也许一看到自己,她就会发出一声怪叫,——杜丘想到这,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冷汗也是对自己疏忽大意的咒骂。原来估计,警视厅判明横路加代就是水泽惠子至少需要几天时间,而实际上当天晚上就弄清楚了。到处询问水泽惠子的住址,这种做法实在是太疏忽了。只要有谁记得打听水泽惠子的这个人。那么,立刻就会想到杀人犯就是杜丘。这一点,就连小孩也都明白。杜丘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发现自己这种疏忽大意,他懊悔不迭。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能因为自己一时失误而伏首就擒,他为自己失去了自信而深感恐慌。

  但是,警察为什么声称尚不知道横路敬二的住址呢?杜丘对此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加代家的人,竟会不知道横路的父母家住在哪里,这未免有些可笑。在这种情况下,警视厅肯定要调查横路的户籍。

  ——这里有阴谋!

  杜丘的眼底闪现出矢村那张脸——那脸上流露着轻蔑的神色。

  北海道的警察正在张网以待吗?

  或许,横路的父母家已不在北海道了,此刻他是在朋友家或是旅馆里疗养?如果是这样。那么,警察的说法就可以解释即使已经埋伏了警察,也顾不了那么许多。

  在收款处,杜丘仍然扭过脸去付款。服务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她看看帐单,接过了钱。不知为什么,她的眼睛却盯住杜丘的侧面使劲看着,那目光似乎表明,她已经注意到了什么。杜丘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这女人不会喊起来吧……

  女人一边慢慢地仔细算帐,一边打量着杜丘。

  “谢谢光临,请多加小心。”

  “谢谢。”杜丘点点头,走了出来。

  他向车站走去。自己的身影映在商店的橱窗上,尽管表情是那样严峻而冷酷,但内心却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孤独和冷落。

  从千岁来到苫小牧,然后乘上了日高本线的列车。已经过了旅行的旺季,车内空空荡荡。他并不是初次来到北海道。在学生时代,曾经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周游了整个北海道。即便是初次,现在也毫无游山玩水的心情了。他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茶馆里的收款员说“请多加小心”,这是什么意思呢?他一直在心里捉摸着这句话。这是对旅行者顺口说出的一句普通的客套话呢,还是由于刚刚在电视里看到的犯人就在眼前,这才特意说的呢?大概是属于后一种情况,杜丘想。从她的语气上,就使人想到这一点。如果真是这样,从这件事上倒可以看出老百姓通常所采取的立场。明明知道是个凶犯,却说“请多加小心”,这种情况,在当检察官时是根本不可想象的。那时,如果遇到这种人,自己一定会严厉责备他没有履行报告的义务。

  他感到,在老百姓的思想中,存在着一种对逃亡者赞助的因素。因为逃跑的人并不都是罪犯。由于种种原因而逃跑的人们,也许正因为有着这种小小的善意的赞助,才忍受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太单调啦,北海道的海岸线。”

  坐在对面的一位年老的绅士,和杜丘搭起话来。

  杜丘微微一笑,算做回答。他想安静一会儿。

  “我从东京一个人出来旅行,姓大内。”大内操着关西口音说了起来。”老伴去世啦。您也是从东京来的吧?”

  “啊,是啊。”

  “到哪儿去呀?”

  “想到终点……”

  “我也是啊。今晚打算就住在样似,明天从襟裳呷出发。经黄金道路去带广。怎么,和您好象在哪儿见过似的,哦,咱们在一个旅店住过吧。”

  “啊,是吗?”

  杜丘含糊其词地回答了一句,把视线投向海面。没有什么景色可观赏的海面,一望无际。怎么才能摆脱这位老人呢?杜丘焦躁起来。

  “看过今天的报纸了吧?”

  “没有。”杜丘很怕老人的絮叨。

  “怎么样?看看吧。那位逃跑的检察官,竟然杀了人呢。”

  “啊,这事看过了,不用啦。”

  杜丘慌忙制止要上行李架去取包裹的大内,紧张得说话时嘴都有点笨拙。

  “是吗?”大内坐下,“不管怎么说,这个检察官多少也有点太越轨了……”

  有了可以闲聊的人,大内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啊,是啊。”

  “不过,现在的这个社会,到处都是互相倾轧啊。我是个退休的银行分行行长,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啦。过去有一句老话,‘现金窗口,当面点清’,你知道吧?”

  “不知道。”

  “就是那样。我们那个时候,在窗口,即使错付出去多少现金,也不往回退。就是顾客发觉了还回来,我们也要说‘本银行决无差错’,拒绝收款,表现出很有信用的气魄。可是现在呢?这是去年的事了——我常去的一个店的老板,有一次从银行取款,不知怎么弄错了,是六十几万日元,付给了六十七万日元,多付了点。结果呢,老板回到家里一看,有两个银行职员早已在家里等他了。简直像从他口袋里硬往出掏似的,把多的那部分钱收回去了。只不过值一千日元一盒的点心……”

  “真不上算。”

  说的是这种事,杜丘松了一口气。

  “老板很是不满。当然,返还是应该的,可是,在我们那个时候,即使银行倒闭,也绝干不出这种下作的事。如果多付的要讨还,那么顾客回去发现钱不够,再来找帐也不能拒绝啦。这是合乎情理的吧,可是……”

  “要是这样说,当然是对的。”

  这是合乎情理的事。

  “这是社会上互相倾轧所致啊。虽然这位逃跑的检察官有些越轨行为,但也可以说是出于无奈吧。不过,我认为,做为一个检察官,犯了罪就应该严惩自己,不这样,怎么能追究别人的罪责呢。”

  杜丘点点头。

  ——越轨吗?

  为了摆脱莫须有的罪名而逃跑,这是越轨吗?可是,社会已经把犯罪的烙印,深深打在杜丘身上。

  “然而,也有人说这位逃跑的检察官是清白无辜的……”大内还不想转移话题:“人哪,不论是谁,都不能预见以后的事情。不,连明天要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是被人称为铁饭碗的银行职员也难免不出事,也有陷入酒色的圈套之中而失足的人。我也有过那么几次险事呢。现在想起来,被人遗弃,还不如做一个逃犯,真是让人寒心哪。你就是一个地位稳定的检查官,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吗?

  杜丘向窗外看去。

  列车沿着单调的海岸线,不停地奔驰着。

  车轮的声音,并不能使人感到这是朝着弄清事实真相的方向前进。在杜丘听来,它是那样沉重,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小海边位于海边川上游。从地图上看,这儿有两条路,一条越过郡境,通向幌别川;另一条经过爱萨曼别川和塔克内,走向日高山脉。日高山脉从襟裳呷开始,中经广尾岳、乐古岳,再从神威岳向北去,把平原分成了两部分,而小海边正位于日高山脉的西南。

  杜丘没有到终点样似,而在离样似约有三站的一个小站下了车。不知道那里设下了什么埋伏没有,最好还是避开样似站为妙。

  乘公共汽车到达样似时,已经是日落时分。他从西样似郊外路上了沿着海边川的一条路。路两旁是很大一片针叶树树林。像赤杨这类的阔叶树,现在已经落叶了。一到九月下旬,北海道就是初冬天气。这里没有晚秋,秋天的帷幕刚刚落下,冬天就紧接着来临。

  哪儿也没有看见警察的影子,只有运木材的汽车偶尔通过,而且,还是相隔好长一段时间才有一辆。太阳落山了。他感到自己走路的声音很响。

  ——横路敬二还在吗?

  这是杜丘最担心的问题。横路如果看到了电视或报纸,就有可能赶到妻子的娘家去。也许,寺町俊明和横路敬二就是同一个人。那他得知妻子已死之后,自己反倒要藏起来了。杜丘估计到了这种情况。因为横路不仅害怕那个已经杀害自己妻子的复仇者,而且更要避免使真相大白于天下。此外,还有杀人犯,——象杀害横路加代那样,杀人犯也许已经抢先了一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首先要查明情况,然后才能决定下一步如何行动。

  杜丘掀起了外衣领子。天色渐晚,路上已经映不出影子了,有些寒气袭人。

  村落沿着河流,稀稀落落地散布在岸边。日高山脉的西南部,是北海道降雪最少、气候温和的地方。山脉挡住了北风,阿伊努族人的村落布满了这一带。这些星星点点的村落,就是阿伊努族的居民点。

  天黑了,杜丘向一位阿伊努老人问路。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犀利地向着杜丘的打扮看了一眼,随后用手指指河的上游。老人的表情给人的印象是阴暗的,似乎对坎坷的人生满含着愠怒。杜丘对此并不感到奇怪。过去来北海道的时候,也多次遇到过这样的阿伊努族老人。有时,他们的眼里甚至闪出残忍凶暴的目光。杜丘说不清对他们应如何评价。

  杂树林里响起了风声。杜丘要去的村子,就在那一片叶子落光了的杂树林旁边。在一个漏出了灯光的门前,他敲了敲门。

  “横路敬二家在哪儿?

  “就在前边。”说话的是一位中年妇女,语气含糊不清。“你们认识吗?”

  她的神情分明显示出,已经从报纸、电视上知道了发生的事情。杜丘感到,有一只可怕的触角,正在从周围无边的黑暗中向他伸来,使他惶恐不安。

  “啊啊,是朋友。”

  “就是红屋顶的那家。”说完,女人关上了门。

  趁着浓重的夜色,杜丘久久地凝视着横路家这座红屋顶的房子。

  危险的预感,使他的心脏猛烈地跳动。横路的家就在这里,明明知道就在这里,警察为什么还要发表去向不明呢?也许,横路敬二曾一度回到这里,立刻又闻风逃跑,真的去向不明了吗?

  这是一座红色屋顶的小房子,窗户里灯影撞撞。虽然看不见人影,但里面有人住。

  杜丘有些犹豫起来。既然连附近的人都知道横路加代被害的事,那横路就绝不会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他也许去了石川县,但逃跑的可能性更大。看来,现在不能再去敲眼前的这个危险之门了。

  不,等一等。报导中尽管说了横路加代,担并没有提到北海道。所以,横路本人或家里人不说的话,村里的人就不会知道这件事。刚才那位妇女的神态,不过是自己多疑的猜测而已。

  杜丘又等了半小时,没有发现任何风吹草动。当他习惯了这种危险的气息之后,心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他真希望自己有野兽的嗅觉。

  杜丘迈开了脚步。既然已经来了,就绝没有半途而退的道理。他慢慢地走过去,敲敲门。“谁呀?”在离门较远的地方响起了嘶哑的声音。

  “请问……”

  杜丘刚说出这两个字,立刻闭住了嘴。门旁传来了几声隐约可辨的哗啦哗啦的声响,这是金属的碰击声,手铐!杜丘倏地转过身来。那也许不是手铐,但却有人紧靠着门旁藏在那里,而回答的声音又远离门口。

  就在杜丘跑出来的一刹那间,房门大开,纷乱杂沓的脚步声轰然而起。“站住,杜丘!”“不要跑?”“再跑开枪啦!”

  夹杂着乱哄哄的一片叫喊,在黑暗中响起了枪声。

  杜丘不顾一切地跑起来。必须跑得远远的,他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脚步声逼近了,就象一群狰狞的野兽的声音。沿着大路跑会被抓住,杜丘拼命地跑进森林。

  森林里漆黑一片,辨不清方向。杜丘朝着与大路垂直的山顶跑去。手电的光线把森林切成几条,喊叫声就响在耳边。看不见脚下,只能在稀疏的星光下,摸索着前进。

  他感到,已经拉开一段距离了。但这还不是胜利,只不过是使追踪者暂时失去了目标而已。

  灌木丛漫山遍野,阻碍了光线,为杜丘开辟了一条逃跑的道路。追踪者的声音渐渐远去,杜丘心里开始踏实了。他曾经热衷于打猎,在当时,走山路对他来说是习以为常的。这些记忆,连翩浮现在他的脑海。

  ——胜利了。

  已经过了半小时,这使他确信这一点。追来的人声和手电光都消失了。他的脚被扎得疼痛难忍,只能瞒珊而行。但他仍然没有歇息,借着星光,继续向山顶奔去。森林中没有道路,他在灌木从中钻来钻去,坚持向高处攀登。心须远离这一带,哪怕多走出一步也好。等到天亮,护林的搜索队就要出动了。虽然这一带的警察可能没有警犬,但那可以用直升飞机运来。被它追上就不太容易逃脱了。

  杜丘继续走着。他准备一直走到早晨,不,就是到了早晨也要继续走下去,无论如何也要走到甩开搜索队为止。至于甩开以后怎么办,也只好到时候再说了。

  漆黑的夜,是看不清地图的。

  杜丘思索着记忆中的地图。登上山顶以后,从样似川上游越过郡境,就该进入日高山一带了。为了摆脱带着警犬的搜索队,必须跑到那一带去。

  第二天上午,他在山上发现了一个小棚子。小棚子已经有些腐朽破败了,似乎还是在发掘矿床的鼎盛时期留下来的遗物。尽管它已经破得连小棚子都称不上,然而,此刻也不能有更大的奢求了。杜丘简直象跌倒一样躺了进去。一路上,虽然也曾稍微歇歇脚,但是没合一眼,实在是有些筋疲力尽。肚子也在辘辘作响。尽管今天早晨只吃了几个野草莓和猕猴桃,但空肚子毕竟还是比较容易对付过去的,眼前的当务之急是睡觉。

  此刻,对于追踪队的恐怖,似乎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睡得象一摊烂泥。

  ——杜丘梦见,大雪从天而降。在风雪中,杜丘迷了路。他走啊,走啊,走来走去还是一片荒野。刺骨的寒风向他袭来。饥肠辘辘。照这样下去,非冻死不可。在暴风雪中,他听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几声野兽的咆哮。他想,必须赶快同家。对于家庭温暖的记忆,使他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所剩无几的能量。

  忽然间,杜丘停住了脚步。他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无家可归。是的,哪儿也没有他能回去的家了。过去的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感到,暴风雪甚至一直吹到他的心里。不仅没有家,就连暂且栖身之处也没有。上哪儿去呢?只好走到哪儿算哪儿了。杜丘茫然地站在凄迷冷落的寒风之中。

  野兽的咆哮声越来越近。

  杜丘拼命地挣扎着,从梦中惊醒了。天上真的飘起雪花来。梦中听到的野兽吼叫,原来是风吹在小棚子的烂木板上,发出的阵阵声响。

  他感到毛骨悚然。自己面对着的,是比梦境更加凄惨悲凉的现实。杜丘站起来,走出小棚子。

  这里群山环抱。眼前除了起伏的山峦、铅灰色的天空和飘舞的雪花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他完全迷失了方向,也推测不出自己已经逃到哪儿来了。

  看看手表,已是午后。他回到小棚子里查看地图,想搞清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但这根本办不到。唯一用眼睛所能确定的东西。就是小棚子外面服一片覆盖在山坡上的无边无际的巨大的松林。

  根据所走的时间推测这里好象是样似川的上游,或者是越过郡境的幌别川上游一带。

  “怎么办呢?”杜丘无精打采地自语着。不管这是哪儿,无论如何也要先到山脚下的村子里去。翻越日高山脉,目前是根本办不到的。

  ——但是,何时翻越日高山脉呢?

  今天或是明天下山。肯定有警察在那里等着呢。为了躲开他们,最好三四天之内先不要下山。这样一来,警察就会认为自己已经越过日高山脉。逃到别处去了。但是,没有一点食物,在山上又怎么度过这三四天时间呢?不,那是不可想象的。发疯一般地狂奔,已使体力消耗殆尽。

  地图上,往河流旁边稀稀落落地有些小村落。沿着河边走剜哪个村落去,也许能弄到食物吧?也只好如此了,杜丘想。山上能弄到的所谓食物,只有今天早晨吃的那几个猕猴桃和野草莓。熟透了的猕猴桃,就象本州的木天蓼一样,果肉如同刚刚发酵的黄油,吃起来很香。但这并不是到处都有,早已被小鸟、小动物、黑熊吃得几乎一个不剩。

  ——熊!

  杜丘不由自主地环视着四周,浑身一阵战栗。先前只顾拼命地逃跑,却忘记了这里正是人称陆上一霸的狰狞猛兽——熊的王国。

  他想起了梦中野兽的咆哮,那很可能就是真的野兽的吼叫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