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经典名著 > 第7章 众生百态(1)

第7章 众生百态(1)

发布时间:2016-07-01 10:01内容来源: 安维利镇的安妮作者:露西·蒙格玛丽

  九月的一天,在爱德华王子岛的山丘上,从海上吹来一阵凉爽的风,刮过山上的沙丘。一条长长的红沙小道,蜿蜒穿过田野和森林,绕过浓密的云杉林一角,弯成了一道弧线,它再绕过一片年轻的枫树林场,林场遮天蔽日,树下是密密麻麻的蕨草,像羽毛般一片片的,到处都是。小路接着向下沉降,落进一个山谷,山谷里的小溪时而从密林里闪现出来,时而又躲了进去。突然,小路来到了开阔地带,沐浴着明媚的阳光,从缎带一样的金色篱笆和如烟般的蓝色紫菀中穿过。夏日的山丘上,无数的蟋蟀在振翅高歌,空气也跟着颤动起来。一匹壮实的褐色小马正沿着小路缓步前行,两个姑娘坐在它后面的车上,嘴角洋溢着欢乐,这种欢乐来自她们的青春质朴,来自她们生命的活力。

  “噢,戴安娜,我们仿佛置身于伊甸园般的美妙日子,不是吗?”安妮感受着如此纯粹的幸福,由衷地发出感慨,“空气中仿佛蕴藏着魔力!戴安娜,你看那片像杯子一样的山谷,里面全是丰收的紫色。哦,还有,闻闻冷杉树干枯的气息!这是从那片洒满阳光的小洼地中传出来的,这些天埃本·莱特先生一直在那里劈木条来做篱笆。真希望这些冷杉树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仍然活着。不过,闻着枯树的气息,让人想起了美妙的天堂。这些话有三分之二是出自渥兹华斯 渥兹华斯:Wordsworth,十九世纪英国桂冠诗人。,有三分之一出自我安妮之口。在天堂里我想没有枯死的冷杉树,对不对?在我看来,当你穿过天堂的森林时,却闻不到死亡的冷杉树气息,这不能算作尽善尽美的天堂。那股美妙的芳香一定是冷杉树的灵魂……当然,那也应该是天堂里的灵魂。”

  “树木是没有灵魂的,”戴安娜很实际地说,“不过干枯的冷杉树味道的确迷人,我要做一个靠垫,里面填满冷杉的针叶。你也最好做一个,安妮。”

  “我会去做的……用靠垫睡午觉。这样我肯定会梦见自己变成一个林中仙女,或者是森林女神。不过这会儿我做安妮就很满足啦,我是安维利学校的老师,在如此香甜温馨的日子里,赶着马车走过诗情画意的小路。”

  “这是个美好的日子,可是我们面临的任务一点儿也不美好呀,”戴安娜长叹了一声,“你到底为什么愿意沿着这条路进行调查呢,安妮?差不多安维利的所有怪人都住在这条路旁边,他们很可能把我们当成讨钱的家伙呢。这条路线是最糟糕的。”

  “正是这样,我才选中了这条路。当然,如果我们请吉尔伯特或者弗雷德来做这条路的工作,他们肯定会答应的。但是你知道,我觉得我该为‘乡村促进会’主动承担起责任……因为我是第一个提议创办这个协会的,所以我应该承担那些最棘手的工作。很抱歉,连累到你了,所以等会儿在那些怪人面前你不用说什么话,一切让我来办就行了。林德太太常说我办事能力很强。林德太太还没有决定是否支持我们的组织,当她想起艾伦夫妇很赞同这个组织时,她就想支持我们,可是当她想到这个乡村促进会最早源于美国时,她又会持反对态度。她一直在这两种观点中犹豫徘徊,所以只能让她看到我们的成功,才能赢得她的支持。普里西拉准备为我们的下次会议写篇文章,我预期这是篇很好的稿子,因为她的姨妈是位非常优秀的作家,毫无疑问这肯定影响整个家庭的写作才能。当我知道夏洛蒂·E·摩根太太就是普里西拉的姨妈时,我心里的那种震撼无法形容,而且永远铭刻于心。想想看,我有这样一个女友,她的姨妈写出了《林边岁月》和《玫瑰园》,多么了不起啊!”

  “摩根太太住在哪里呢?”

  “在多伦多。普里西拉说她明年夏天要来我们岛上参观,如果有可能,普里西拉会安排我们和她见面。这简直太棒了,真让人不敢相信。你今晚上床睡觉好好去想象一下,那种场景该多么激动人心啊!”

  “安维利乡村促进会”实际上已经正式组织起来了。吉尔伯特担任会长,弗雷德任副会长,安妮是协会秘书,戴安娜是财务主管,这个组织的成员每两个星期在某位成员家里聚会一次。他们很快就被人叫做“促进员”。应当承认,如今已是深秋了,他们不可能在今年内实施很多的促进计划,不过他们开始计划明年夏季的工作,收集并讨论各种议题,撰写和宣读文章,还有就是像安妮所说的那样,把声势造起来,赢得更多的居民的关注与支持。

  当然,也有些人抱着反对的态度,还有很多的冷嘲热讽,这让促进会成员感到非常难堪。伊利沙·怀特先生公开说,这个组织应该把名字改成“求爱俱乐部”更合适。海拉姆·斯劳尼太太宣称,她听促进员说过要在所有的道路两边犁土,然后全部种上天竺葵。李维·鲍尔特先生向邻居警告说,促进员们坚持要推倒他家的房子,然后让全镇人共同出资帮他把房子重建起来。詹姆斯·斯宾塞先生让人转告促进会成员,说他很希望他们彻底铲平教堂前的小山。埃本·莱特告诉安妮说,他希望促进员能劝说年迈的乔西亚·斯劳尼先生把他的胡子修剪修剪。劳伦斯·贝尔先生说,如果促进员们不给他提过分的要求,那么他愿意把他的仓库外墙粉刷一遍,但是要他在牛棚的窗户外挂上花边窗帘,这让他忍无可忍。促进员克里夫顿·斯劳尼的工作是用马车把牛奶拉到卡莫迪牛奶场,有一天马乔·斯宾塞先生问他,听说明年夏天每家每户都必须把挤奶架重新漆一遍,再在上面铺上绣花的餐巾,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虽然如此,或许人类的本性就是这样。正因为面临这样的困难,促进会的成员更需要勇敢地面对,不屈不挠地去开展他们的工作,他们计划在秋天完成一件工作。协会的第二次聚会在巴里家的起居室里举行,奥利弗·斯劳尼提议他们去募集捐款用来维修会堂的天花板和粉刷墙壁。朱丽叶·贝尔有些踌躇,感觉那是一件有伤淑女形象的事,但她还是同意了。吉尔伯特让大家讨论,结果获得一致通过。安妮在她的会议记录本上认真地把这一切记录了下来。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推选一个委员会。格蒂·派伊为了不让朱丽叶·贝尔把所有的风头抢过去,大胆地提议让简·安德鲁斯小姐担任此次行动的委员会执行长。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简为了回报大家对她的信任,把格蒂、吉尔伯特、安妮、戴安娜和弗雷德·莱特一同列为此次行动的执行委员。这些委员在会后分别召开会议,讨论募集路线。安妮和戴安娜负责纽布瑞切路线的募捐工作,吉尔伯特和弗雷德负责白沙路线工作,简和格蒂负责卡莫迪路线工作。

  吉尔伯特和安妮在会后一起回家,他们走过“闹鬼的树林子”时,吉尔伯特向安妮解释如此分派任务的原因,他说:“派伊他们一家人都住在卡莫迪镇上,除非他们的亲朋好友出面去劝说,否则这家人一分钱也不会给。”

  第二个星期六,安妮和戴安娜开始了她们的募捐工作。她们把马车赶到纽布瑞切镇的终点,然后往回走,一家家地去劝说他们募捐,她们首先来到安德鲁斯家,她们要面对的是这家的姑娘们。

  “如果只有凯瑟琳一个人在家的话,我们还有可能募到一些捐款,”戴安娜说,“可要是伊丽莎在家的话,我们一个子儿也别想了。”

  伊丽莎果然在家,更糟糕的是,她看起来比平时还要严厉刻薄。伊丽莎总是能让你深感到人生的痛苦,生命就是一串串的泪珠,不要说欢笑,就算是一丝微笑,也是在浪费宝贵的精力,应该受到严厉的斥责。安德鲁斯家的姑娘们当单身的“姑娘”已经有五十多年了,很有可能直到人生的终点,完结她们世俗的朝圣旅程。据说凯瑟琳对生活没有完全放弃希望,而伊丽莎则是天生的悲观者,对生活从来没有希望过。她们住在一座褐色的屋子里,屋子采光很好,依傍着马克·安德鲁斯家的山毛榉树林。伊丽莎抱怨说夏天热得要命,而凯瑟琳却说屋子在冬天是多么温暖舒适。

  伊丽莎正忙着缝缝补补,并不是因为衣物需要缝补,而只是她对凯瑟琳编织些无聊的花边感到厌烦,所以用这种方式来表示抗议。当安妮和戴安娜这两个小姑娘解释拜访的原因,伊丽莎厌烦地皱着眉头,而凯瑟琳却露出了笑脸。可当凯瑟琳一看到伊丽莎冷冷的眼神,脸上的笑意马上就消失,换成一副愧疚的不安神色,不过,没坚持多久,她又偷偷笑了。

  “如果我有多余的钱,”伊丽莎冷冷地说,“我宁愿丢到火里烧掉,也许看着钱上跳动的火焰还能得到一点儿快乐。可是我决不会把它捐给什么会堂,一分钱也不给。这个会堂对居民没有丝毫的好处……只不过是给那些晚上不睡觉的年轻人提供一个聚会和调情的地方。”

  “噢,伊丽莎,年轻人总该有点儿娱乐活动吧。”凯瑟琳反对说。

  “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我们年轻的时候,从来没去会堂或别的地方晃荡过,凯瑟琳·安德鲁斯,真是世风日下呀!”

  “我认为世界变得越来越好了。”凯瑟琳固执地说。

  “你认为!”伊丽莎小姐的话音里显示出极度的蔑视,“这个世界并不是你认为的样子,凯瑟琳·安德鲁斯!事实胜于雄辩。”

  “嗯,我总喜欢从光明的一面去看待事物,伊丽莎。”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光明的一面。”

  “噢,确实有啊,”安妮对这种蛮不讲理的狡辩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大声喊道,“为什么没有?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光明面,安德鲁斯小姐。这实在是个美丽的世界。”

  “等你活到我这年纪的时候,你就不会再唱这种高调了!”伊丽莎尖酸刻薄地讥讽道,“你也不会自不量力地想改变这个世界了。戴安娜,你妈妈好吗?天啊,她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看上去太衰弱啦。安妮,玛莉拉的眼睛怎么样了?还有多久就会完全瞎掉呢?”

  “医生说,只要她多加小心,眼睛的状况就不会再恶化下去了。”安妮犹豫着回答道。

  伊丽莎摇了摇头。

  “医生们为了让人宽心,总是说这种不真实的话。如果我是她,我就不会抱多大希望了。先做最坏的打算,其次是做最好的准备。”

  “可是,我们难道不也应该做最好的准备吗?”安妮争辩道,“最坏的情况可能会发生,最好的情况也同样有可能发生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