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人狼大战

人狼大战

发布时间:2013-09-27 17:34内容来源: 民间故事传说作者:网络

  我们农场座落在黑龙江省的小兴安岭脚下,诺敏河畔。在文革那动乱年代没有发生大型武斗。也造反夺权,抓了一大批走资派、反革命,但很快就军管了。没太乱是因为这里太偏僻,最大的事是来了一大批哈尔滨的知青。黑龙江边的珍宝岛事件后,知青和分场的青壮年组织一百几十人,编成一个连。军队来一名军官当连长,分场的书记当指导员。武器配备和军队一样:半自动、冲锋枪、机枪,重武器是无后坐力炮、迫击炮、火箭筒、火焰喷射器。这些武没打到美帝、苏修却消灭了三百几十只狼。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我当时二十一岁,在民兵中是班长,刚从拖拉机学员转为驾驶员。一天,我带着我的徒弟开车到地里春翻作业。就是初春时把头年秋冬由于上冻没能翻完的地翻完,准备春播。下午,水箱开锅了,需要加水。到地头时,我背着冲锋枪,徒弟小张拎着水桶,向地边林中走去,想找个水沟打水。当找到水沟把水灌满时,听到草丛中有吱吱的叫声。顺声拨开草看到四只小狼崽在爬动。我突然警觉的想道:“母狼就在附近,还有几只狼?”我急忙把冲锋枪的子弹推上膛,做出准备射击的姿势,并对小张说:“快脱下短大衣,包上四个小狼崽,提着水向拖拉机上撤,我掩护你。”当我们都回到车上才松了口气,马上开车就走。当翻了一圈到地这头,看到林边有几只狼在跑动。

  晚上收工,我们把四只小狼崽带回了机耕队。大伙儿都斗着小狼崽玩。喂他们米饭、面条、馒头都不吃,只吃肉。菜汤也不喝,给它们牛奶、羊奶就用舌头舔。这样我们机耕队就养着这四只小狼崽,它们给我们曾添了不少乐趣。一个多以后小狼崽长大些,吃的多了,很难再找到那么多肉和奶给他们吃。样子也丑陋了,而且到处乱钻乱窜,把我们机耕队宿舍搞得一塌糊涂。这一个多月野狼曾来过 几次,到分场的家属区咬伤、咬死家畜家禽。家属们对我们机耕队的小青年意见很大。机耕队的人们对这四只小狼也厌烦了。凑巧,我弟来信说农场的狼狗好让我给他要个狼狗崽,我回信答应了。我们家住在绥化市郊的工厂区,父是林机厂的一般干部。当工厂的汽车到山里运东西,路过我们分场,我就把最大最壮的一只狼崽装在麻袋里交给司机。谁知这小狼搞得工厂家属区鸡飞狗跳不得安宁。我父亲来信问,究竟是狼还是狗,我只得回信实言相告是狼。当时黑龙江省的家庭每年下一缸大酱吃一年,我送回家那只小狼后来掉到酱缸里淹死了。以后我每次回家探亲妈妈都会向我唠叨小狼的事,说我糟蹋了一年的大酱,父亲骂我没正事。其它三只,有一只跑到炕洞里在也没出来,可能烧炕时被烧死了。

  一天晚饭后,大伙议论小狼的事。有人提议:“把这两只小狼挂在旗杆上,在旗杆地下放一大盆浓盐水,母狼晚上会望着小狼叫,渴了会喝盐水,时间长了大狼会齁死。”我们这些好事的小青年说干就干,旗杆就在机耕队前边,一会儿就把两只小狼吊在了上面。在下面放一大洗衣盆盐水。

  当天夜里,母狼真的来了,发出凄惨的嚎叫。小狼在旗杆上吱吱哇哇地啼哭,大狼在旗杆下哀嚎,风也在分场上空呜呜作响,那情景十分恐怖。半夜,村里逐渐地狗叫声、猪、鸡、牛、羊叫声四起,乱作一团。人们也大叫着:“狼来了!狼来了!”接着就听到枪声。我急忙起来,大叫道::“快起来,拿上自己的武器,出去打狼!”机耕队的十几名没成家的小青年都是民兵,武器就在宿舍的库房里。那时小青年都十分好事、好斗,不知什么叫怕。这时村里的枪声也响作一团。狼群进村了!向家畜,家禽进攻,很多被咬死咬伤。我们分场因为是在山林地区,每家都有猎枪、猎狗,冬天都到山林里打猎。机耕队在村边,我们冲出一看,远处到处是绿莹莹的闪光,那是群狼的眼睛。在离我们几十米处就有约二十多只狼向我们走来。我命令:“瞄准了,打!”十几条半自动和两支苏式冲锋枪,一会就打死十几只。但狼群不见少,反而越来越多。后来的狼,先舔舔死伤狼上的血,然后疯狂地向我们冲来。两支冲锋枪的火力猛狼上不来。而半自动勾一下响一下,打得准的,狼也上不来。而有几个胆小,枪不准的就被咬伤了。我一见形势危急,就叫道:“快去拿火焰喷射器。”枪械员小王飞跑回去。拿来后,我命令道:“向柴堆和草丛打。”柴堆和附近的茅草烧着了,烈火冲天。远处的灌木丛也慢慢烧起来,狼的进攻放缓了。

  在我们和狼周旋的时候,全村的人都投入战斗。民兵们一马当先,是主要战斗力。当地的青壮年每年冬天都上山打猎,枪法都比较准,也有打野兽的经验。而知青们都是哈尔滨的大中院校造反派,文革武斗时也都用过枪炮,受过支左解放军的训练。所以我们分场一百八十多名民兵战斗力还是比较强的。当时的连长是现役军人,居中指挥,布置兵力。指导员是分场书记,一个老猎手。他皮带上挂着“五四”式手枪,背着双筒猎枪。带着十多名分厂和民兵的干部,分别到个家个户查看,指挥各家打狼。很多家都去过狼,家畜、家禽分别不同都有些损失。老幼妇孺都参加了打狼战斗。刘双喜是我的徒弟,他母亲四十五六岁,有两个妺妹,一个十六,一个十四。爹到村外打狼去了,家里只剩下他娘和两个妹妹,还有一个大黑狼狗。一只狼跳进猪圈里,圈内有一个公猪,一个母猪,还有几个猪崽。黑龙江省当时养的猪和马都是中苏关系好时从苏联引进品种,都体型奇大性情凶猛。猪叫巴克夏像野猪瘦肉率很高。当一个狼跳进刘家猪圈,高大公猪向狼撞去,母猪用身体把小猪挤在圈角。狼一转身向公猪的****咬去,公猪明白狼的目的急把腚下坐,头猛一甩大獠牙把狼肋条挑断两根。这时一只不知死活的小猪跑出来,恶狼扑过去咬死小猪,公猪母猪一齐撞向狼。大黑狗从圈外跃进,咬住狼的一条后腿。小猪的嚎叫、大猪发威怒吼、犬的狂吠惊动了屋里人。十六岁小凤端着猎枪第一个冲出来,迎面见到一只狼来增援正向猪圈蹿去,便瞄准“蓬”的放了一枪。狼被掀出一米多远,当时不动了。二丫拿着二股叉跳进猪圈,猛的刺进狼的肋部,死死地把狼抵在那里,大黑狗乘机咬断了狼的喉咙。刘大婶拿着一根一米多长松树棒子火把,紧跟着她俩姑娘跑出来。后边来的两只狼看到火不甘心地退去。

  老书记家是上几代闯关东的山东梁山人,辈辈都练武。家中只留下老婆儿和一个十五岁男孩、一个十三岁女孩。书记临走时说:“今晚狼群袭击村子,我去组织人打狼,你们准备好守住家。老婆儿把平时在院里夜间干活时,照明用的二百度大灯泡挂到院门外的树上。院外本是他们平日练功的场地,兵器架就在那里。狼要向院里进攻必须经过这个场子。老婆儿在家捆草球,小子、姑娘领着狗在门外守着。说起他家的狗那真叫厉害。他家原来养了一只大母狗有八九十公分高,一米二长,一身黄毛,大脑袋、大爪子。母狗发情时,每天夜里都跑山林里。后来生产了四个小崽,小崽长大了都像母狗一样雄壮,可比母狗凶狠百倍。它们总好捕食别人家的畜禽,只得用铁链锁着,村里人们都说是狼的种。小子把狗都放出来,只见有两只狼向这里走,小子大叫:“给我冲!”大母狗呼的一下向两只狼冲去,四个小杂种也都从两边向狼包抄。五条狗和两只狼撕咬成一团,真是狼哭狗嚎生死相搏。两只狼明显处于下风,顿时伤痕累累。只见一只狼把嘴触到地上哀嚎几声,不一会儿,十几只狼从四周先后围过来,五只狗落了下风。小子一看急了从兵器架上抽出春秋大刀,小子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力气极大。这口刀是铁匠仿关公的青龙偃月刀打造,有二十几斤重,刀刃锋利无比。小子跳入狼群中,刀舞得呼呼生风,刀光闪处,狼头乱滚、狼腿横飞、拦腰斩断,血光四溅。小丫也不示弱,飞身腾起,从空中落入狼群。她时而游走,时而闪、展、腾、挪,身轻如燕。她用的是子午鸳鸯钺,是八卦门的独家兵器,也叫鹿角刀,形如两个弯月扣在一起,每个钺都支出四个三十多公分的弯刀,钩、挑、削、挫藏于无形之中。只见小丫双钺运转如飞,所到之处,飞扑的狼腹被豁开,五臓伴着血雨从空中飞落。老婆儿拎着浸过油的火把从院里出来看到她女儿正杀得热火朝天,也技痒起来。她从兵器架上抽出一条长枪,冲入战团。只见她枪舞如风车,前挑、后扎、左劈、右刺,迎者无不洞穿,血溅当场。五条恶犬也狗仗人势疯狂咬杀。顷刻之间十几只狼都被杀死杀伤,虽然大胜,但人和狗似乎还没有尽兴。

  村外防线没建立起来时窜进村的狼,在各家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搏斗基本都被杀死杀伤,家畜家禽也有一定损失。民兵和村民在干部们的指挥下,在村外建起了环形防线。从各家柴垛运来柴草,在村周围每隔十几米一个火堆,由村民看管。。每个火堆之间都有一个民兵。以班为战斗单位,每班的武器是:一挺班用轻机枪,十几支半自动,两支冲锋枪,一支火焰喷射器。环形防线没完全建立起来时,出现了人狼混战的局面。四个排的民兵被分派到四个方向,每个排以班为单位,每个班以三人小组为单位分别向外突,遇着狼就打。这时三五成群的狼从四面八方村里窜,狗叫声、家畜家禽叫声、人的喊叫声连成一片,乱成一团。民兵们哪儿有喊叫声就向哪儿冲。至此已有家畜家禽和跑出来的小孩被咬死咬伤。

  女兵排守的是西边,那里是畜牧队所在地。畜牧队的青壮年是民兵连的独立排,全是骑兵。女兵们是以班为单位向西包抄的。离畜牧队很远就听到牛、马、猪、羊的叫声;狼嚎、犬吠、人喊连成一片。向前进发的过程中遇到三五成群的散狼都被她们消灭了。当她们到畜牧队时看到狼群以经围上了,独立排的民兵已和狼混战在一起。那时分场的一百几十头牛和一百几十匹马只是用栅栏一圈,没有房舍。只见牛栏里的群牛形成一个环形防线:公牛在外层,母牛在二层把小牛围在中间,牛头朝外,都低着头。跳进栏里的狼,想冲破防线是很难的。公牛总是凶狠向进栏的狼冲去,它们发威时一点儿也不笨,速度奇快。有些狼躲闪不及就被牛用角豁死了。有些冲过第一层也被第二层的母牛防线给豁死了。因为母牛多,狼再也冲不过这条防线。母牛知道陋过防线,狼会伤及它们的子女,所以都红着眼睛显得更疯狂。而马栏里,公马和母马也形成了两道防线,公马在外层,母马在二层,小马在中间。马都是头朝里,用后蹄踢狼。它们都弯着脖子向后看,踢得又准又狠,威力似乎比牛还大。能把狼踢出几米远,非死即伤。独立排的民兵知道牛马的特点,并没有在这里打狼而是集中在羊圈和猪圈。羊圈和猪圈都有简易的棚能当雨,其它三面是比牛马圈要严密的栅栏。在羊圈里是公山羊在最外层,公棉羊第二层,母山羊第三层,母棉羊第四层,小羊们在中心。与狼混战时虽然经常打乱这个层次,但基本保持这个态势。狼对羊的进攻可就容易多了,时不时地攻入防线咬死母羊和小羊。公山羊最勇猛,它们用角向狼猛撞。有的公山羊还真的用角把狼腹豁开了。而公棉羊一次次把狼撞翻。有的公棉羊死死地把狼顶在栅栏上不动,直到另一只狼从后面掏开它的襠,吃掉它的****。但它仍不倒,直到血流尽,最后与被抵的狼倒地同时死掉。

  独立排的民兵一部分在圈里,一部分在圈外。在圈外的边打狼边点火堆,慢慢地在羊圈四周形成了火堆和人的防御线。最精彩的节目是在圈里,人羊共敌入侵之狼。民兵用的半自动步枪十分好用。这种枪弹仓一次压十发子弹勾一下打一发。有的戴四棱枪刺,四面血槽。另一种是扁刺刀,两面有血槽。民兵们怕开枪打着羊,不十分危险一般不开枪,只用刺刀捅和挑。班长张贵林跳入羊圈时,看到一只公山羊用角把一只狼抵在栅栏上。另一只狼向公羊蹿去,他便一个箭步冲上去,刺刀一下从狼的后腚戳入,手一拧猛拔出刀。血随着刀箭一样喷出,狼蹬时倒在地上哀嚎。这时三只狼同时向他扑来,举枪一个点射把迎面的狼打死。左边的狼让他一个突刺,插入狼腹挑翻在地。这时右边的狼已经咬住了他的右臂,狼牙已透过棉袄进到肉里。他向右一翻身把狼摔在地上,顺势用枪压住狼,左手急拔下冲锋枪的刺刀一下刺入狼的胸部,用力一搅猛拔出,恶狼登时毙命。右臂受伤,更激起他仇恨和疯狂。他近刺远射,一会儿就有十几条狼死伤在地。

  李连坤和周达成二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们是老书记的徒弟。练就一身好功夫,也也是好猎手。能够与狼搏斗他们像过节一样兴奋。这俩好朋友一齐跳进羊圈,他们时而背对背共同防御群狼的进攻,时而分开博杀,得心应手,进退自如。小李的半自动是四棱枪刺十分好使,一刺进狼的胸腹,血从枪刺的四个槽喷出,再一搅拔出枪刺,狼当时倒地抽搐死去。而小周的半自动上的是扁刺刀,当狼向他扑来时,他一个跪蹲举枪上刺狼腹,两臂向前一推,狼的五臓“哗——”露出落下,狼摔死在地。他们这个班十几个人不长时间就把圈里的狼清理完了。进猪圈的那个班,也和羊圈差不多。圈外的两个班从一点顺着羊圈猪圈的外围,边打狼边点火堆。农场的柴草多,所以很快就能点起火堆。火光一照狼害怕,人瞄准也清楚。随着火堆的燃起,狼的气势降了许多。

  女兵排到畜牧队时,独立排的民兵与狼斗得正欢。女兵排长曲小玲向独立排长黄强辉问道:“我们来了,怎么打法?”黄排长说:“你们去牛马栏,从一点向两边展开,边打边点火堆。点一堆火留一个人,形成防线。如果栏里有狼就派人清除。”小玲说:“好!”带着她的四十多人到了牛马栏。只见牛马栏外的狼越来越多,虽然栏里的不多,但栏外的狼不断的往里跳。形势已很紧张。曲小玲命令道:“一班、二班向左,三班、四班向右,每个战斗小组出一个人抱柴草点火堆。三十步点一堆每堆旁守一个人,边打狼边点火。你们不但要守住阵地,还要清出栏里的狼。”每个方向二十多人,慢慢向前推进,火堆也随之点着了,狼开始撤退。女兵们清理栅栏里的狼不敢跳进去,而是在栅栏上面向里打枪。因为怕打着牛马,所以效果不太好。里边的狼不多,又难以战胜一层二层的牛马,当它们见到火光和人放枪都跳出逃了。女兵排虽然打死的狼不多,但也把狼赶跑了。后来独立排的男民兵过来些,两个排开始统一组织,抪置了严密的防线。当狼在次进攻时,他们已经应付自如。

  三个民兵主力排分别在各自的方向上,从村里向村外搜,遇着狼就打。每个班都拿几只火把,接近村外时抽出几个人从家属的柴草堆抱柴草。到了大约离村三十多米开始沿村边点火堆,每个火堆旁放一个民兵。开始时,边打狼边安排人点火,有些混乱,狼乘机进攻咬伤几个人。当环形防线形成后,狼就只有挨打的形势了。

  诺敏河是东北、西南的走向。河东南边沿河的大草塘有百余里长,几十里宽。千万只狼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它们以兔、鼠、狍、鹿等动物为食。深山里的熊、野猪、虎来到草塘,也一定被狼所食。附近的农场、村庄时常遭受狼害,所以当地政府奖励打狼者。以狼皮为准,一只狼奖二十元。当时我们的工资标准是:学员头一年十八元、第二年二十元、第三年评驾驶员评上的工资三十三元。所以说奖金是比较高的。

  分场的西北正对大草塘,狼都从这里来,这边的狼就多。狼一多,它们胆就大。所以防守北边的一排压力最大。只见地上的无数绿萤闪光与天边的星星连在一起。群狼的嚎声此起彼伏,仿佛死神在天空游荡。狼在人和火堆组成的防线前越聚越多,民兵不敢停枪,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老书记也在这里参战了,当他看到群狼一次又一次扑向火边,几次还冲破防线蹿进村里。他便急忙赶回指挥部向连长说明情况。连长让老书记坐镇指挥部,他带领重武器排去支援一排。到一排后,迫击炮、无后坐力炮、火箭筒、火焰喷射器分别插入一排阵地。连长问道:“准备好了吗?”重武器排的民兵答道:“准备好了!”连长命令:“向狼聚堆的地方,预备——,放。”顿时狼群里火光冲天,狼的残碎肢体在火光中横飞。第一次攻击后,狼的残肢遍野。受伤没死的狼悽惨哀嚎声在空中廻荡,远处狼嚎声此起彼伏。与星星连接的绿色荧光开始逐渐向左右两侧散去。只有散落的狼在远处排徊,不能形成进攻的态势。老书记在指挥部坐镇指挥,这时接连有东、西、南方向派人来求援。老书记命令通信员小周说:“快去报告连长,让重武器排分兵去支援东、西、南方向的阵地。”小周走后,老书记给总场民兵团部打电话,汇报情况请求支援。团长答应派一个连民兵一个小时后赶到。小周跑到一排阵地,见到连长报告:“报告连长,东、西、南方向阵地都向连部请求重武器支援。”连长命令道:“一班守在这里,二班支援东边阵地,三班支援南边阵地,四班随我支援西边畜牧队。”各班都向各自的方向出发。连长带着四班顺着阵地向西走,到两个排的接合部。这里火力比较弱,有几只狼已从这里蹿入村里。连长命令道:“火焰喷射器和火箭筒展开,开火,迫击炮、无后坐力炮展开,准备。”火焰喷射器和火箭筒一开火,狼的攻势大减。这时炮手们报告:“报告连长,准备完毕。”连长命令:“放。”只见狼群中火光冲天,残肢血雨洒落遍地。真是血雨腥风狼哭鬼嚎!狼群撤退了,向后、向两侧散开。这时连长命令:“重武器沿阵地散开,延伸射击。”民兵散开找好位置继续战斗。

  当总场派的民兵连倒时,正是人狼对峙的时候。狼不敢进攻,但也不退,就在远处徘徊。半自动打得远,打得准的民兵远射,不断有狼被打翻。团里派来的一个连民兵也是四个排的加强连。两个排在西北角,两个排在东南角,按井字形直线向前推,这样子弹就不会误伤到防御的民兵。增援的和防御的双方指挥员都命令战斗员,不要误伤自己的同志。在增援民兵的扫荡下,狼群再也聚集不起来,大部分死伤,其余逃散。这时东方出现了鱼腹色。

  人狼大战以人类的胜利而告终。村里的人畜有死伤,但狼死了几百只。总场和民兵团在我们分场开了奖励表彰大会,奖励了有功人员。我是这次狼祸的始作俑者,但没有任何人埋怨我,还立了三等功。在那个年代的政治气候下,在北大荒的慓悍民风下。人们不是害怕美帝苏修打,而是盼望着他们打来。当时的政治口号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生为毛主席而战斗,死为毛主席而献身。”争当英雄是当时中华民族每个人的最大理想。“与狼斗其乐无穷。”打了一夜狼,人们不但没有感到疲惫,竟感到意犹未尽,没太过瘾。人们欢呼着,兴奋地打扫战场。没死的狼补上一枪,把死的抬回村里。各家的大锅里都煮着狼肉。外边凉着扒下的狼皮。学校,俱乐部摆着桌凳。在这里,分场的民兵和总场的民兵,在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街上,小孩们放鞭炮,姑娘、小伙们扭大秧歌。一派节日气象。

  留恋那朝气蓬勃的年代。

  二

  自从人狼大战之后农场平安了两年多,没出什么大事,野狼可能在休养生息恢复原气。事件一过,我们分场的人在一起议论,认为狼是记仇的动物它们不会善罢甘休。人们一定要提高警惕,狼还会进攻的。由此全分场掀起了养好狗,多养狗的风气。老书记家的狼狗杂交改良种狗成了宝贝,哪家的母狗发情都找他家的狼种,培养出了第三代、第四代。这第三代、第四代也十分健壮,野性十足,比第二代好一点是对家畜、家禽不那么感兴趣。另外人们还写信向全国各地的亲戚朋友求要和买好狗崽,有了就坐火车去拿回。人们业余时间多是训狗,谈论狗。从黑龙江边的黑河、同江、绥芬河地区带来了俄罗斯种的猎犬、牧羊犬。这些俄种犬普遍高大,有的高达一米,长达一米半,很凶,让人望而生畏。还有从内蒙拿来的牧犬和从鄂伦春族拿来的猎犬。那时不知藏獒,现在看来这两种狗和藏獒的体型和性情差不多。还有警方淘汰的黑背、狼青和他们的后代,也是精品。每家少的四五条,多的达十几条。

  农场家属的狗多是散养,狗栏子门是有门框没有门。白天狗都在野外乱跑,晚上在各自回到自己家的栏里。每天家属的狗跑到山林边、草塘里,找小动物吃。它们吃的是:山鸡、

  松鸡、鹌鹑、土鼠、黄鼠、兔子、狍子。在人狼大战前,分场的狗不多,所以相安无事,互相不攻击。那次事件后,人们发现经常有狗带伤回来,有的在也没回来。这更激起各家养狗的积极性。几年来,分场的狗达到几百只,成群的狗到草塘、林边觅食。人们发现傍晚回家的狗群,越来越多地拖着死狼尸体或残肢回来。受伤的狗越来越多,失踪的狗也越来越多。人们猜测,一定是狗群和狼群发生了更激烈的搏杀。群众和领导们商量一下,要跟着狗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天早晨,分场的民兵和好猎手们组织起来,由民兵连长带队。拿着猎枪、半自动、冲锋枪还有两支火焰喷射器,远远地跟着狗群。我们看看到狗群好像是,以书记家的老母狗金狮为首。它在前边跑,两边是它的四个杂种是,四周都是它们的子孙后代。再外围和后面跟着的是全国各地搜集来的各种狗。俄罗斯种的狗在狗群中显得十分高大。到了草塘,狗群分散开向前觅食。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都等得不耐烦了想回去。这时老金狮高叫几声,所有的狗都站住挺起脖子向前望。只见远处有几只狼散散落落地在草丛中徘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在草丛中的身影越来越多。老金狮又高叫几声,所有的狗都叫起来,开始向一起靠拢。这时又听到一只狼哀嚎几声,所有的狼都嚎叫,此起彼伏,嗚嗚啼啼十分瘆人,狼也开始聚集。这时老金狮急急长声嚎叫弓身向前冲,整个狗群一齐跟着冲向狼群。狼群也冲向狗群。一场惊心动魄的混战开始了。

  群狗和群狼的战斗,也是捉对撕杀。有时有一方的一个被咬败嚎叫,附近的同伴会放开对手跑来救援。由于分场的狗群的品种优良,狗一对一的同狼斗并不吃亏。而有优势的是蒙犬和鄂伦春犬,俄罗斯的猎犬、牧羊犬。蒙犬、鄂犬不高大,但粗壮力大很有耐力,长战不衰。撕咬时间一长狼体力不支动作就慢,会败退逃掉。另一种占优势的是俄犬,身材高大。它们和狼斗,向前一扑就会把狼扑翻在地,摁住乱咬。有时大爪子一搧,也能把狼搧个跟头。它们傻大憨厚,不知偷懒。别的狗咬累了会退出战斗,趴到草丛中歇一会。而他们一个可对付二三个狼。眼前的狼被咬跑,它们会追击或马上帮助同伴。而另一种俄罗斯猎犬虽然高大,但搏击不强。它们腰细腿长善跑,只能和狼打个平手。

  时间一长,狼群渐落下风。由于俄犬、蒙犬、鄂犬在中间左突右冲,前截后堵,狗群士气大振狼群被冲散,向后退去。狗群中败退的、受伤的、偷着歇脚的也都来了精神,狂叫着冲向散落的狼群。俄种的细腰、长腿猎犬发挥了它们的优势,它们跑在最前面追上几只受伤跑得慢的狼,把他们咬死拖了回来。狼群跑远了,消失在大草塘之中。

  我们这些观战者,狼群如果胜了我们会出手打狼。现在看到狼败了,我们也得现身救助受伤的狗。我们一出现,狗群围着我们欢呼跳跃,似乎在报功。有的用身体蹭我们,有的用舌头舔我们。我们开始为受伤的狗包扎,全都包扎好就抱着它们走出草塘,放到拉我们来的轮式拖拉机的拖车上。另一些人把死狼死狗抬出草塘,也放在拖车上。轮式拖拉机载着我们在前面走,狗群在后面跟着,严然是一个胜利凯旋的军队。

  狼势的衰微是因一场山林大火。有一年春天十分干旱,总是刮大风不下雨。清明左右不知是人们在山上抽烟,还是上坟烧纸引起的火。先是阔叶林边起火,漫延整个阔叶林,继而火势向山上的针叶林和山下的草塘漫延。由于风大火势十分凶猛:风声呜呜、火声嗷嗷,天空是红色的火,火上是黑色的烟。不见天日,世界末日到了。阔叶林的火是树和地上的草、枯枝、倒木同时烧。火头像几十米高的火墙立着飞速向前推进,排山倒海。狂风吹来,火墙变成了海啸一样的大潮,嚎叫着铺天盖地而来。时而,一面火的墙变成了无数个火的浪头,呼啸着吞噬它所遇到的一切。针叶林是另一番景象,红松、落叶松树高几十米,树干二三十米高无枝叶,枝叶都在四五十米高以上。火势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当火从山脚的阔叶林漫到山岗、山峰的针叶林时。由于松树的油脂很大,燃烧得非常快几乎是稍纵即逝。只见火在几十米上空呼一下就过去了,而树根下的地上枯草、枯枝的燃烧则哔哔剥剥形成个种曲线的火蛇向前翻滚着。由于深山老林树高林密林中无风,风只在树梢上刮,所以地上的火速度不太快。松林上面的火过去后,每颗树都像蜡烛一样独自燃烧。

  草塘的火却是另一番景象。初春的枯草十分易燃,风在草塘百里方圆无任何阻挡,火随风势任意劫掠。草塘成了一个火的海洋,火浪一个推着一个,无数火浪拥挤着向一切有草和灌木的地方翻滚吞噬。红、黄明亮的火光尽情的飞舞,大火笼罩着草塘、浓烟笼罩着草塘。火光上面是漆黑的天空。空气也被燃烧了,这里已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可能。火开始燃烧的时候,动物还到处乱窜躲避着火。后来火势一大都被卷入火中在难逃出。鼠类迅速逃入洞中,其它动物可就难逃一劫。只有少数动物逃出火海,跑到草塘附近的农田里。动物们临终的哀嚎,在风和火的怒号中显得那么微弱。

  人在干什么?草塘边和林边农村的农民与农场职工在火刚着起时,组织拖拉机和人力打防火带。就是在草塘林边和村子之间,用拖拉机拉着大犁把草地翻开泥土翻到上面。青壮年用镰刀、鐥刀把枯草割下运走,这样火烧到这里就会息灭。青壮年分两部分,一部分去打山火,一部分打防火带。打山火的主要是民兵去,剩下的青壮年都去打防火带,老人、妇女、孩子们在家看守、做饭,往前线送饭。这也是一场人民战争。

  这场大火烧了半个多月,天下雨时才全部熄灭。较幸活下来的狼,在大火过后它们又回到了草塘,以动物们的尸体和幸存的鼠类为食。山边草塘附近的农村农场的人们,都有打猎养狗训狗的习俗。人们总是想训狼为人所用,作过许多尝试。山火燃烧时,有一些狼逃到了田地里和村庄附近,时有扑食散养家畜家禽的事情发生。人们组织人力扑杀,也检到一些失去家庭的小狼崽,没有杀掉而是当狗养着。这些小狼长大了,人们用铁链锁起来。以后出现了许多狼父亲狗父亲的狼狗,它们训练后用来打猎、拉雪橇十分好使。打猎时,狼狗们可以直接为猎人扑捉小动物。大型动物狼狗群也不怕,会配合猎人围、追、堵、截,最后猎杀。这些狼狗,由于杂交优势要比狼和狗都健壮,要比狗善跑耐力大,比狗机警,就是几天不进食,发现猎物还能奔跑如飞,小型猎物见着狗不害怕而见着狼狗就害怕。大火过后狼的数量很少了,进村偷家畜家禽的事情也很少发生,冬天狩猎时,猎人们也不主动打狼,都是以狍鹿为主,地方政府也取消了打狼的奖励政策。从此人类和狼共生共存和平相处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