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书棺傀儡戏

书棺傀儡戏

发布时间:2016-01-04 10:05内容来源: 惊险故事作者:admin

  一、奇棺出世

  明熹宗时,京郊有一鲁家庄,据说是木匠祖师爷鲁班的后人,各家都凭着祖传的木匠手艺生活。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可这年腊月,村子里出了一件稀奇事,村东头的鲁大贵暴病而亡,儿子鲁天赐悲痛之余,竟然给父亲打造了一副书本一样的棺材,就摆在院子里,引来村民的围观。

  那时候老百姓本来就没什么娱乐活动,这件事就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方圆百里。

  这天上午,村里的老人过来找鲁天赐商量发丧的事,鲁天赐眼含热泪说: “谢谢各位叔叔大伯,我爹突然离我而去,定不舍得这么快就走,还是晚几天吧,让我陪陪他。”几个老人面面相觑,心说,这丧事一般都是五天或七天就办完,这都第六天了,如果还不安排,明天就不能发丧了。一个老人叹了口气说:“天赐啊,我知道你和父亲相依为命,彼此感情深厚,可人死不能复生,即使你想陪着他,你父亲也不能感觉到了,还是让他早早上路吧。”但鲁天赐就是不答应。

  就在这时,屋里人听到院里有人惊呼:“天啊,这书棺是出自哪位高人之手?”鲁天赐急忙走出来一看,一个中年人正围着父亲的棺材转圈,还边转边拍手。鲁天赐大怒,上前一步呵斥道:“哪里来的野人,不知道这是棺材吗?面对死者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中年人一听,站住了,上下打量了一下鲁天赐,问: “这棺材是你制作的?”鲁天赐说: “你管得着吗?快给我出去!”说着,上前就推这个人。谁知,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冲出四五个人,拔出刀剑挡在中年人面前。其中一个人用剑指着鲁天赐说:“大胆!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杀了你!”鲁天赐一下就愣在那里了。他这才知道,来人不是一般人,不然,不会带这么多保镖。

  几个老人一看不好,赶紧走上前,拉住鲁天赐,生怕出什么事。但鲁天赐也不是好惹的,突然挣脱拉他的老人,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大声说道:“你们闯进我家,不仅不尊重死者,还想乱杀无辜,这还有王法吗?我给你们拼了!”说完,举起木棍就要冲上去。那几个保镖见状,一起拉开架势,瞪着鲁天赐。

  正在这剑拔弩张之时。忽听大门外有人大喊一声: “不得放肆!秦老爷在此!”

  随着声音,看热闹的人群一分,十几个衙役冲了进来,几个看住鲁天赐,余下的,把几个保镖和那个中年人围在中间。后边,县令秦世文迈着方步走进来,轻咳一声道:“本老爷在此,谁敢大声喧……”但他的“哗”字还没出口,一眼看到了那个中年人,方步立即变成碎步,趋步上前,倒头就要拜。中年人一伸手,说:“免了。”秦世文不敢抬头,小声说:“下官不知……”中年人又说: “怎么这么多废话!”秦世文赶紧退到一边。鲁天赐见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大老爷,见了中年人就像耗子见了猫,赶紧把手里的木棍扔在一边。

  中年人示意几个保镖退下,笑着说: “我也是听说鲁家庄有人制作了一副书形棺木,出于好奇,过来看看。大家不要慌,我看完就走。”几个老者赶紧说:“天赐年轻,还请老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念他刚刚走了父亲,就饶恕他吧。”中年人说: “我说惩罚他了吗?”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中年人冲着鲁天赐一招手,鲁天赐赶紧走过来。中年人指着棺木问:“这是你做的?”鲁天赐点点头。“为什么要做一副这样的棺材呢?”鲁天赐含着眼泪说:“听我爷爷说,家父自幼喜欢读书,梦想有一天高中状元光宗耀祖,谁知,因为家贫,家父只能放弃学业,跟爷爷学木匠手艺。为这,父亲经常唉声叹气。所以,父亲说过,如果他死了,就找几本书来陪葬。我想,既然父亲这么爱读书,我何不做一副书本形状的棺材,这样,父亲或许在九泉之下就可以瞑目了。”

  中年人点点头,又围着棺材转了一圈,问:“我看这副棺木制作得很精美,上面雕刻的《木经》苍劲有力、花鸟栩栩如生,想里面也不会粗制滥造。我能看看里面吗?”鲁天赐听完愣了一下,还没说话,秦世文就说: “别磨蹭,赶紧打开!不然,皇上怪罪下来……”

  中年人刚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秦世文这才觉察到失口了,赶紧跪倒在地。看热闹的一听,这人就是明熹宗朱由校,也都齐刷刷跪了下来。明熹宗让众人平身,又催着鲁天赐打开棺材。

  书棺傀儡戏(2)

  二、棺材里的玄机

  鲁天赐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人对一副棺材这么感兴趣,原来这就是“木匠皇帝”啊。老百姓都知道,他们这位万岁爷爱木匠活胜过江山美人,虽然时局动荡,但明熹宗却不务正业,不听先贤教诲去“祖法尧舜,宪章文武”,而是对木匠活有着浓厚的兴趣,整天与斧子、锯子、刨子打交道,只知道制作木器,盖小宫殿,将国家大事抛在脑后不顾。不过,这明熹宗可不仅仅是贪玩,他自幼便有木匠天分,娴熟的制作技巧,一般的能工巧匠也只能望尘莫及。据见过皇上作品的官员说,凡是他所看过的木器用具、亭台楼榭,都能够做出来。凡刀锯斧凿、丹青揉漆之类的木匠活,他都要亲自操作,乐此不疲,甚至废寝忘食。他手造的漆器、床、梳匣等,均装饰五彩,精巧绝伦,出人意料。

  既然是爱木匠活的皇上,来看这副棺材也就顺理成章了。鲁天赐不敢怠慢,叫过一个年轻人,一边一个,慢慢打开棺材盖。看热闹的人群一下子炸了锅,这大书本棺材还真跟书一样,打开了。但随之,朱由校就愣了,因为里面根本没有尸体,而是分成四块,里面有水,上边漂着一些小人。朱由校不由点点头,心说小子技术不错啊,如果好好栽培,是个好苗子。

  朱由校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就喜欢制作这些东西。他喜欢看傀儡戏,看多了‘就自己试着做。他做的木像男女不一,约高二尺,有双臂但无腿足,均涂上五色油漆,彩画如生,每个小木人下面的平底处安一拘卯,用长三尺多的竹板支撑着。另外还有一个用大木头凿钉成的长宽各一丈的方木池,上面添水七分满,水内放有活鱼、蟹虾、萍藻之类的海货,使之浮于水面。再用凳子支起小方木池,周围朋纱囤成屏幕,竹板在围屏下,游移拽动,这样就形成了水傀儡的戏台。在屏幕的后面,有一艺人随剧情将小木人用竹片托浮水上,游斗玩耍,鼓声喧大。朱由校做得是如醉如痴,看得也是如醉如痴。

  见皇上看着自己的傀儡打愣,鲁天赐赶紧问: “万岁,我做得不好吗?”朱由校说: “挺好的。不过,你父亲的棺材里不装尸体,装这些干什么?”鲁天赐说: “回万岁,不是不装,这个下面一层就是。”朱由校点点头,又问: “朕也喜欢做这个东西。不过,朕做的都是传统剧目,有《东方朔偷桃》、《三保太监下西洋》、《八仙过海》、《孙行者大闹龙宫》等,你这,朕看了半天,没看出是什么剧目。”鲁天赐赶紧跪倒说:“万岁圣明。小民做的不是传统剧目,而是家父自己的故事。”

  朱由校一听来了兴趣,指着一个小人说:“你父亲自己的故事,怎么这里还有官员啊?”鲁天赐说: “回万岁,家父的故事离不开我们的父母官秦大人。”

  秦世文一听,就是一惊,待走上前一看,冷汗就下来了。他指着鲁天赐对朱由校说: “万岁,这个刁民侮辱朝廷官员,待我将他抓进大牢!”朱由校把眼一瞪: “放肆!有朕在此,哪有你说话的份?退下!”秦世文只好唯唯诺诺退到一边。朱由校又转向鲁天赐,说,“给朕讲讲,这是个什么故事。”鲁天赐说:“我需要一个帮手,一边表演一边讲给皇上听。”见朱由校点点头,鲁天赐冲着人群里一招手,走出来一个年轻人,见过皇上后,站到棺材前,用手一摁其中一个小人,那个小人竟然说话了: “给皇上请安,万岁万岁万万岁……”朱由校哈哈大笑,指着小人说:“妙啊,小人还会说话?小子,你比朕手艺好啊!开始吧。”鲁天赐眼含热泪,讲了一个故事。

  书棺傀儡戏(3)

  三、诡异傀儡戏

  在鲁家庄所有的工匠里,鲁天赐的父亲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但他并没有因此过上好日子,因为他制作的家具或者工艺品,大部分都要经村里的鲁强林出手才能换成钱。鲁强林的舅舅在朝里当官,平时在乡里无恶不作。为了发财,二十年前,鲁强林召集村里的工匠开了个会,宣布以后的家具由他统一出售卖钱。村民知道他心狠手辣,又有后台,都不敢反对,于是,他就专管接单收钱,活交给村里人干。因为鲁大贵手艺好,干的也就多,可鲁强林欺负他老实,每次都给最少的工钱,为此,鲁大贵很郁闷,却又无可奈何,终日借酒浇愁。

  讲到这里,鲁天赐禁不住泪流满面。朱由校问:“这么说,你父亲是积劳成疾又心情不好,才故去的?”

  鲁天赐摇摇头:“不是。完全是因为一本书。”

  “《木经》?”朱由校就是一惊,“朕早就听说,得到此书者,木匠手艺一日千里。莫非,真的如此?”

  鲁天赐说: “坊间都传言家父就是因为这本书手艺才出类拔萃的,于是,鲁强林就给我父亲要,父亲不给,他就串通秦世文,将父亲抓紧牢里。几天后,父亲被放了回来,跟着回来的鲁强林,就拿走了《木经》……”

  “你……你血口喷人!”随着声音,一个络腮胡子冲出人群,冲向鲁天赐。但还没到跟前,早被一个保镖一脚放倒,摁在地上。秦世文也冲上来,先打了络腮胡子一个耳光,又跪倒请罪。朱由校指着络腮胡子问:“他是什么人?”秦世文赶紧说: “他就是鲁天赐刚才提到的鲁强林。不过,我可没有和他串通,鲁天赐纯粹是一派胡言。还请万岁明鉴。”

  “你再说没有串通?你在牢里怎么给我说的?这么快就忘了?”大家一听,说话的竟是一个小人,看打扮,应该是鲁大贵, “秦世文,你孬好也读过圣贤之书,怎么能信口雌黄?你不是说了,别说鲁强林的后台,就是你,也能让我家破人亡!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应该高兴了吧?”

  再看秦世文,瞅着棺材里说的话的小木人,呆若木鸡一没错,这话真是他说的.莫非鲁大贵阴魂不散,附身小木人了?

  小木人接着说: “还有鲁强林,我活着治不了你,就不信死了治不了你!我告诉你,如果你想活命,赶紧把《木经》归还给我的儿子。否则,我就会去找你算账!”

  鲁强林被几个侍卫摁着,也吓坏了,哆嗦成一团。这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秦世文说话了:“鲁大贵,少给我装神弄鬼,你以为我怕你?现在皇上在这里,等一会儿皇上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儿子!”“大胆!”朱由校刚才还像看戏,这会忍不住也生气了,一指秦世文,“你叫什么名字?”秦世文赶紧说:“下官秦世文。”朱由校说:“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秦世文说:“那不是下官说的……”朱由校说:“这么说,是朕耳朵有毛病了了?”秦世文额头触地,哆嗦成一团:“是……足那个小木人说的。”

  朱由校看看那些小木人,好像沉思了一下,对一个侍卫说:“先把他两个押下去,告诉知府武田,速速审理此案。”那个侍卫答应一声,带着秦世文和鲁强林下去了。

  朱由校看了看鲁天赐,说:“赶紧把你父亲的丧事办了吧。”说着,从腰里取下一个银牌,放到棺材上, “完事后拿着这个腰牌去宫里见我。”说完,带人走了。

  看热闹的这才明白过来,鲁天赐交好运了,皇上看上了他,要他进宫一起干木匠活。

  书棺傀儡戏(4)

  尾声

  几天后,鲁天赐在乡邻的帮助下,将父亲人土,但他没有立即进宫,因为要等过了父亲的三七才能出门。大约半个月,知府武田亲自来到鲁天赐家,告知他案子已经审完。鲁强林因为拒不交出《木经》,皇上一怒,给杀了;而秦世文身为父母官,却和地痞勾结欺压百姓,被判充军,现在正走在去岭南的路上。

  得到消息的那天晚上,鲁天赐买了好酒熟肉,来到那个帮忙的年轻人家里。年轻人叫鲁长生,在外面跟着马戏团谋生,这次恰好回家碰到这事。两人面对面坐着,好久没说话。突然,鲁天赐站起来,离开桌子,给鲁长生跪下了。鲁长生赶紧把鲁天赐扶起来,着急地说: “天赐,你这是千什么!”鲁天赐眼含热泪说:“要不是兄弟你帮忙,我恐怕不能为父报仇。”鲁长生说:“也不单单是为你报父仇。鲁强林这几十年无恶不作,是天不留他。”

  五天前,就在鲁天赐父亲被逼死,报仇无门的时候,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鲁长生回来了。鲁长生在马戏团表演口技,不仅有学谁像谁的本事,还会腹语。两人一合计,就演了这个双簧。因为鲁强林的亲戚在朝里做官,县官又和他狼狈为奸,想要扳倒他,走正常程序是不行。于是他们想到了这个吸引皇上出来的办法。皇上是一个“木匠迷”,以前就曾经微服来过鲁家庄,只要有新鲜的家具出来’,他还会来看。为了达到最佳效果,鲁天赐就打造了这个“书形棺材”,并四处放风。果然,有此嗜好的朱由校微服来到,鲁天赐和鲁长生一起,用鲁长生的特长——口技加腹语,上演了一出“报仇大戏”。

  只是,鲁强林至死都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木经》纯属子虚乌有。而这,正是让他死无丧身之地的“法宝”。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