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阿初王子

阿初王子

发布时间:2016-11-10 15:13内容来源: 民间故事集作者:admin

  从前有一个国家,叫布拉国,布拉国水草丰美,布拉国人牧羊为生。

  有一年,布拉国的羊得了怪病,一只只无精打采,它们不再吃草,纷纷倒下死去。

  阿初王子跟随年迈的医官医治羊群,但羊群依然纷纷倒地,羊死了,整个布拉国陷入饥饿之中,孩子和老人跟羊群一样纷纷死去。阿初王子心急如焚,但他无计可施。

  一天傍晚,阿初王子沿溪水溯源而上,他在溪边遇见溪水神。溪水神很喜欢阿初王子,拿出青稞酒和糌粑招待他。阿初王子从小吃牛羊肉,喝牛羊奶,他从来没有喝过青稞酒,也从来没有吃过糌粑。

  “这些食物太好吃了——溪水神,告诉我,这是什么?”

  “你喝的是青稞酒,你吃的是青稞做的糌粑。”

  “青稞——你说的,是天国才能种植的青稞吗?”

  “不,所有的土地都能种植青稞——如果你能种植它,布拉国将永不饥饿。”

  “我要布拉国永不饥饿!溪水神,请你给我青稞的种子吧!”

  “我没有青稞种子,你要的话,去问山神日乌达。”

  “山神日乌达,他在哪里?”

  “他在大瀑布——你要翻过九十九座大山,越过九十九条大河,去往连接山河的大瀑布,山神日乌达就在大瀑布里头。”

  阿初王子告别溪水神,他手执长矛,骑上骏马,对年迈的国王说:“再见了,父亲,我得去寻找青稞种子,然后把天神的粮食种植在布拉国的土地上。”

  “去吧。”老国王说,“阿初,无论路途有多遥远,你都要去到目的地,然后回到这里来。”

  阿初王子翻过一座大山又一座大山,涉过一条河又一条大河,他在坎坷不平的大地上整整走了三年。他的骏马给鬼怪吃掉了,他的长矛被魔磁石吸走了,他的帽子让狂风吹跑了,他脚下的鞋子被石头磨破了。

  他光着头,赤着脚,走到了高原尽头,高原尽头,有一棵高大的罗汉松树,松树下坐着一位老妈妈,她正用手中的线织一个袋子。

  她对阿初说:“年轻人,你来干什么?”

  “我找山神日乌达,问他要青稞种子。”

  “那你还得继续往前走,前头的山下有一条石头河,你沿石头河逆水向上,一直走到大瀑布,你面向瀑布呼唤山神的名字,连唤三次,山神日乌达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多谢你,老妈妈。”阿初双手合十,向老妈妈弯腰致意。

  就在他低头鞠躬的时候,老妈妈把织好的袋子挂上他的头颈。

  “阿初,找到青稞种子,把它们装进这个袋子!粮食种子将在袋里安然沉睡,直到你把它们再撒回大地。”

  说完这句话,老妈妈消失不见了。

  阿初翻越山梁,山脚下果然有一条石头河,他沿石头河逆流向上走,走到河的尽头,只见大瀑布轰鸣而下,阿初面向瀑布大声呼喊:“日乌达!日乌达!日乌达!”

  与山同高的山神出现在瀑布面前,他身体强壮神情庄严,声音像山洪暴发:“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山神日乌达,我叫阿初,来自东方布拉国。我们的羊得了怪病,数量越来越少,百姓都在挨饿,纷纷死去。我必须在布拉国的土地种植青稞——请你给我青稞的种子。”

  “阿初,这里没有青稞种子——我只有脱了壳的青稞,它们只能食用,无法种植。”

  “脱了壳?——为什么要脱壳?”

  “因为蛇王独占着青稞种植的秘密,他用粮食换取四方天神的庇护。有生命的青稞种子,只有蛇王国有。”

  “哦,那我得去蛇王国。”

  “不要去,阿初,别再往前走了,回转头吧,回转头,回到你自己的祖国,你将安稳度过你一生的岁月,即使挨饿,也不会饿死。你要知道,蛇王绝不允许外人得到青稞种子,无论凡人还是神人,所有去蛇王国盗取青稞种子的,都已被蛇王的霹雳变成狗,然后煮来吃掉了——如果你去盗种子,也不会例外。”

  “但是我必须前往,即使被蛇王的霹雳变成狗,即使被蛇王捉去吃掉。告诉我吧,山神日乌达,蛇王国在哪里。”

  山神取出一颗珠子,放在阿初的掌心,那珠子像清水一样澄澈:“蛇王国在西方,在彩云原野上,你要翻越巨大的围墙,进入蛇王的田野。存放青稞种子的粮仓就在那无限田野的中央——万一你被蛇王发现,你要即刻吞下这颗风珠,它会让你跑得像风一样快。蛇王的魔咒强大无比,你不能独力解除它。你只能从爱情中获取力量。以后,如果能有一位姑娘不嫌弃你狗的形状,能够真心爱你,愿意与你结婚,魔咒才会解除。”

  “多谢。我走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山神日乌达。”

  “去吧,阿初。要上路,就即刻起程。”

  阿初王子收好风珠,与山神道别,继续西行。

  他走呀走,一直走到秋天,阿初来到高原的尽头,彩云就在面前了。

  他爬上巨大的围墙,透过墙洞往下看,高墙围着蛇王肥沃的田野,田野满种了青稞,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成熟的青稞种子,在秋风里泛出黄金色的光芒。

  “这就是生长在大地上的黄金粮食,这就是我行遍千山万水寻找的活的青稞。”阿初蹲在墙洞下,朝青稞原野望了好久。

  那蛇王国守卫森严,巨大的城墙跟下,每隔一丈就站立着一名巨人卫士。当鸟雀来偷吃粮食,巨人卫士就会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石头,用石头把鸟雀打落下来。巨人卫士扔石头的技艺非常准,几乎百发百中,鸟雀落到地上,巨人会弯腰捡起它们,塞进嘴里吃掉。

  阿初到达蛇王国的第二天,蛇王现身田野,他亲手敲响收割的锣鼓。听到锣鼓声,所有的巨人都涌到田野来收割,巨人力量巨大,动作迅速,他们只花了一天工夫,全部青稞便已收割完毕,蛇王带领巨人,把粮食运往黄金粮仓。

  阿初躲在城墙洞里,想趁着月色到田野捡拾落在地上的种子。

  可是,天还没黑,蛇王就放出来一群饥饿的大母鸡,母鸡“咯咯咯”欢叫,拍着翅膀捡食青稞,不过一顿饭工夫,散落田间的青稞便被它们吃得干干净净。

  巨人们劳累了一整天,星星一出来,他们就全都睡熟了。

  夜深了,阿初王子踏着巨人此起彼伏的呼噜声,独自穿越田野——田野中央有一座高大的土山,土山脚下有一扇黄金门——黄金门里,就是蛇王存放青稞的粮仓。

  阿初王子走近熟睡的巨人卫士,从他身上解下黄金铸成的钥匙,他打开黄金铸造的大门,只见一堆堆青稞如同一座座金山,高耸在他的面前。阿初王子在青稞堆前跪下,他双手捧起青稞种子,装入颈脖前的袋子里。那个袋子看上去不大,但却怎么装都装不满。

  快到黎明时分,阿初觉得青稞快要背不动了,才站起身来。没想到,一站起身,他的头颅就碰响了洞顶垂下来的金铃铛。

  “丁铃当,丁铃当,丁铃当……”

  金铃当仿佛着魔似的,疯狂地响起来。

  阿初即刻跑出黄金洞府,但守卫的巨人醒了,蛇王愤怒地出现在洞口。蛇王身材魁梧,穿着一件华丽的银色鳞甲披风。

  “凡是偷我粮食的,都要成为我的口粮。”蛇王咆哮着,张开血盆大口。

  阿初王子急忙吞下山神的风珠。

  但已经来不及了。

  蛇王伸出双掌,霹雳从他掌心射出,就在闪电触到王子的那一瞬间,王子变成了一条黄狗。

  变成黄狗的阿初王子撒开四条腿狂奔,风一样穿越蛇王的田野。蛇王带着巨人在它身后狂追。一道接一道霹雳在黄狗身后炸响,一支接一支毒箭在它身后落下。

  但黄狗仿佛长了翅膀,它跑得比闪电还快,毒箭和霹雳追不上它。

  它飞越城墙,遇山过山,逢沟过沟,翻山越岭,远远逃离了蛇王国。

  黑夜笼罩的大地上,黄狗在月亮下飞驰。黎明到来,风珠的力量消退了,它的速度慢下来,但它仍然一刻一停,朝着东方奔跑。

  跑啊跑,从秋天跑到春天,黄狗来到了娄若国。

  在开满格桑花的土坡,它遇上了美丽的三公主俄满,俄满叫住它:“嗨,黄狗,你脖子上挂着什么?”

  黄狗跑到俄满脚下,停下脚步。

  俄满取下它脖子上的袋子,打开一看,里头全是黄澄澄的青稞种子。

  “啊,你是天神的灵犬吗?你带来了有生命的粮食种子。”

  俄满在跟黄狗相遇的地方开了一块田,黄狗在地上刨坑,俄满把青稞种子撒到坑里。

  黄狗一天天变得凶猛,它守护青稞田,不让牛羊靠近。春风一吹,春雨一洒,青稞发了芽,稞苗一天天长高,终于吐穗了,结出新的青稞,新的青稞种子一天天饱满,在秋天的阳光下,呈现出黄金的颜色。

  青稞黄了,草也黄了,俄满三姐妹到了适婚的年纪,邻国的王子纷纷骑着骏马,向三位公主求婚。

  三位公主中,最聪明最美丽的是三公主俄满,每个王子都希望俄满能选中自己。

  俄满坐在青稞田边,用绿松石做一串结婚项链,她要把项链送给自己心仪的王子。

  可是,项链刚刚做好就不见了。

  俄满又做了一串,但这串项链跟前一串一样,刚刚做好,又不见了。

  俄满只好开始做第三串。

  第三串项链才会了一半,篝火舞会要开始了。

  王子们举着火把,围着篝火跳舞,大公主泽躺把项链送给长相最英俊的王子,娄若国王祝福她说:“泽躺,你选得不错,你们将得到我的马群。”

  二公主哈木措选中了跳舞最好的王子,把结婚项链挂到他的脖子上,娄若国王祝福她说:“哈木措,你选得很好,你们将得到我的牛群。”

  三公主俄满迟迟没有选择丈夫。

  国王生气了:“俄满,你的项链呢?”

  就在这时,从俄满身后跑来一条黄狗,它一下子冲上来,抢走了俄满刚刚做好的第三串项链。这样一来,它颈脖就戴上了三串结婚项链。

  “啊!你把结婚项链送给一条狗!那你就跟狗结婚吧。”娄若国王很生气。

  “不,不可以。”虽然俄满很喜欢那条黄狗,但她不肯跟狗结婚。

  “那你只能把你的狗扔到火堆烧死,取回你的结婚项链。”国王说。

  求婚的王子围住黄狗,把它往火里赶。

  “不,不可以。”俄满拦在篝火前,把黄狗救出来。

  “好吧,既然你要嫁给一条狗,”国王说,“你只能我的得到一把泥土。”

  国王往俄满手里塞了一把泥,把她赶走了。

  俄满带着黄狗,哭哭啼啼,离开了热闹的火堆。

  走到青稞地,看到成熟的青稞在月亮下闪烁生光,黄狗停下脚步。

  俄满擦干眼泪,露出微笑:“既然不能收获爱情,我只好收获青稞了。”

  她跟黄狗一起收割了那块青稞田。

  他们工作了一整夜,收下来的青稞装了满满三大袋。

  到了黎明,黄狗突然开口说话,它对俄满说:“俄满,你愿意与我结婚吗?”

  “不,我不能跟狗结婚。”

  “我中了蛇王的魔法,必须有一位公主愿意与我结婚,魔法才能解除。你把我从火里救出来——但是仅仅这样,不足以解除蛇王的魔法。再见了,俄满,我要回我的布拉国了。”

  黄狗给俄满留下一袋青稞,然后它驮起另外的两袋,向东方跑去。

  它一边跑,一边撒播青稞种子,黄狗就这样跑呀跑,跑回到布拉国。

  黄狗走过的地方慢慢长出青稞苗,青稞苗渐渐抽穗,结出新的青稞种子。

  从此,从娄若国到布拉国的广阔原野,便有了青稞。人们看到黄狗撒播青稞种子,以为粮食是神犬从天国带下来的,所以每每做好糌粑,总要扔一团让狗先尝。

  这个仪式渐渐成了习俗,直到现在还保持着。

  再说俄满,自从黄狗走后,她开始朝布拉国张望。等到青稞种子长出青稞,她沿着黄狗走过的青稞路朝前走去。

  她走得很慢,开始的时候青稞苗还是碧绿碧绿的,等她走到布拉国,青稞已经成熟了,远远望去,是一条金灿灿的黄金路。

  黄狗站在青稞路的尽头,对她说:“俄满,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愿意。”俄满说,“虽然你是一条狗。”

  话音刚落,黄狗不见了。站在俄满面前的,是布拉国的阿初王子。虽然历尽艰辛,阿初王子仍然十分英俊。

  阿初跟俄满结了婚,他们幸福地活了一辈子。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