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重阳,老爸要“梅开二度”

重阳,老爸要“梅开二度”

发布时间:2013-09-27 15:43内容来源: 民间故事传说作者:网络

九九重阳,又是老人节,的确是个好日子。但就在这个好日子即将到来之际,张大林却郁闷极了。

让他郁闷的,是一篇刊登在报纸上的百姓故事:一位寡居老人聘请一个保姆照顾起居,不想日久生情,保姆摇身一变成了老伴。这老伴殷勤有加,上顿清蒸龙虾,下顿红烧海参,全是大补。半年不到,老人却因肾脏坏死一命归西。事后查明,原来老人一直在服用维生素C。由于来自水污染区的海鲜富含五价砷,维C与五价砷一还原——知道是什么吗?砒霜!

让张大林更郁闷的是,老爹竟然也要给他找个后妈!眼瞅重阳就要到了,本打算陪老爹飞一趟九寨沟,这下可好,不仅九寨沟去不了,还极有可能会一头栽进阴沟!

“爸,你好好看看。上面写得明明白白,我绝不是危言耸听!”张大林将刊登着“保姆谋财害命”的报纸摆到老爹面前,一脸的郑重其事。谁知,老爹倔犟地推开报纸,气哼哼地说:“报上写的保姆比老人小那么多,不出事才怪!可你宋姨比我大,大五岁呢。”张大林一听,忙见缝插针,“那就更不好了。老话说:女大三,闹翻天;女大四,没好事;女大五,赛老虎——”

正说着,书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出来的居然是宋姨!张大林一看,当即闹了个大红脸。真是糊涂,光顾游说老爹,却忘了敌人就潜伏在家里!怎么办?左右已经这样了,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是我家请来的保姆,想转正,哼,没门!

张大林正要开口,宋姨眼里含着泪摆摆手,默默地走向门口。老爹急了,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张大林张口就骂:“你滚!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这婚我结定了,就在后天的重阳节!”说完,他快步追上宋姨,一同出门而去。

看来老爹是铁了心,非要“梅开二度”啊!张大林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老爹是从教师岗位上提前病退的,每月退休金接近两千块,还有眼下住着的这套价值四五十万的房子。听老爹说,宋姨来自乡下,今年五十九岁,一直是一个人过。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还要出来打工,做保姆,为啥?不用费脑瓜子,就是用脚指头去想,那也是别有用心!可不等张大林琢磨出好办法,张老爹倒来了个快刀斩乱麻,直接和宋姨去了民政局,领回了红本本!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张大林没辙了。可那毕竟是自己的老爹,母亲走得早,做儿子的不能不管。于是,张大林偷偷到厨房转了一圈,看看有没有海鲜。因为老爹胆固醇高,正吃维C呢!没发现海鲜,张大林又私下拜托住在对门的王婶多留点神,如有情况,尽快告诉他。王婶是社区特聘的治安员,喜欢管闲事,自然满口应承。

这王婶的情报还真是快。第二天一早,电话便追了来:“大林啊,有情况!”张大林心头一惊,急急地问:“什么情况?”王婶绘声绘色地说:“你家老太太可真新潮,也真敢花钱!在服装店买了套裙子,价钱贵不说,那款式穿在身上,嘿,羞死了!”

哦,马上要办婚礼了,买两件时髦衣服,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接下来王婶的话,却让张大林惊得差点蹦起来:“刚才,老两口带着个乡下妹子出门了。那妹子的小嘴真甜,一口一个爸,叫得可真欢!”

什么?又多出个乡下妹子来!张大林顿觉脑子里嗡嗡作响。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老太太挂帅打头阵,先开辟“根据地”再迎接“大部队”的到来,最终实现“农村包围城市并占领城市”的伟大目标!完了,本来以为老爹百年后房产能全部归自己,可眨眼工夫就变成了二分之一!如果再冒出个乡下小子,或者是两个……张大林越想越担心,决定先找宋姨的女儿过过招,告诉她千万别有其他想法,最好是哪儿凉快哪儿猫着去!

中午时分,在王婶的带领下,张大林很快在一家饭店里找到了那个乡下妹子。女孩看上去约摸二十岁,长得还不赖,大眼睛,小酒窝。据王婶调查得知,她在这家饭店做服务员。

“大林,这是你的家事,你自己处理吧。我先走了。”锁定目标后,王婶撤了。张大林挺直腰板迎上去,不冷不热地问:“你认识宋淑惠吧?”

宋淑惠是宋姨的名字。女孩点点头,声音还挺甜:“认识。请问你是——”张大林没有回答,接着问:“你和她什么关系?”“她是我妈呀。我叫天帆,天空的天,白帆的帆。你也认识我妈妈?”女孩自我介绍说。

还天帆,天空的白帆?哼,添烦吧你!张大林想套问出她们娘儿俩到城里来的真正目的,便尽量平和地说:“我和你妈妈算是朋友。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天帆笑了,笑得满脸灿烂。张大林愤愤地想,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眼看要变成有房的城里人了,能不笑吗?果然,女孩的回答恰在意料之中:“我妈妈找到老伴了,明天也就是重阳节举行婚礼。大哥,我妈妈邀请你去我家了吧?”

呸!你家?那是我家!张大林气鼓鼓地想着,张口正欲质问,却见两个敦实粗壮的小伙子跑来,拉起天帆的手便往店外走,“天帆,大哥想给妈还有新来的爸买件礼物,你帮着我们选选去。”

真是怕啥来啥,凭空又多了两个兄弟!眼下内忧外患,危机重重,必须让老爹看清真相!张大林心急火燎地往老爹家奔,王婶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你老爹和新老太太正往楼下倒腾东西,要卖房吧?”

卖房?肯定是那个老太婆怂恿的!都说姜是老的辣,醋是陈的酸,果真不假!张大林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气喘吁吁地一跨进门,宋姨便笑呵呵地迎上来。不等她开口,张大林就没好气地说:“骗子!走开——”“混账,你说谁骗子?”张老爹阴沉着脸站起身,走向书房,“你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爸,她是个骗子,她在骗你!”关上门,张大林急歪歪地说。谁知老爹的回答更直接:“我知道,她骗我都骗了三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你们早就认识?明明知道她骗你,干吗还要和她去登记?张大林无法理解。张老爹幽幽地叹口气,说起了一桩旧事。年轻时上山下乡,他去了一个叫宋家甸的地方,在一所小学任教。宋淑惠是本村人,也在那所小学当教师。几年后,两人相爱了,但没过多久,她突然得了一场怪病,变得疯癫癫谁也不认识。后来,知识青年返城,伤心之下,他也离开农村回城,并成家立业。

“你奶奶在去世前,才告诉了我真相。那个年代要在农村结婚,就一辈子别想回城。你奶奶便瞒着我找到你宋姨,大吵大闹。跟你说的一样,什么‘女大五,赛老虎’,简直是胡说八道!可你宋姨选择让步,装疯卖傻,是为了让我能顺利返城,能生活得幸福。等我结了婚,她的病也好了。可这么多年,她一直单身——”她单身?哼,糊弄鬼吧?儿女我都看见仨了!张大林顿觉可笑,大声嚷嚷。出人意料的是,老爹非但没生气,却也“噗哧”一声跟着笑了:“何止仨,还有四个呢!”

还有四个?张大林张大了嘴巴。就在这当儿,房门大开,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拥了进来,天帆就在其中。

“当年,你奶奶阻拦我,现在,你又阻拦我。为什么我就不能为自己做一回主?你宋姨是个好人,早些年在宋家甸的福利院上班。这些孩子都是她收养的,都管她叫妈。说来也多亏了天帆这丫头。她今年考上了大学,为筹集学费,你宋姨就领着孩子们出来勤工俭学,我们才得以相见。这不,为了感谢她,我和你宋姨特意给她买了套裙子。”张老爹笑呵呵地说。天帆拉起张老爹,甜甜地说:“爸,走吧,再不走明天结婚就不赶趟了。大哥二哥从村里借了车,正在楼下等着呢。”

婚房原来在乡下!在宋家甸!这时,楼下传来了喇叭声响。张大林迟疑地走到窗前,吃惊地看到了一辆扎满红绸布的敞篷汽车。他正在出神,宋姨走了过来,手里托着一只长方形木盒,盒子上放着一张大红请柬,“大林,你爸我接走了,我会照顾好他的。明天是老人节,也是我们的大喜日子,你可一定要去。这个盒子里是我和你爸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张老爹和宋姨出了门。张大林缓缓地打开盒子,曾让他惦记到茶饭不思的房产证、产权转让证和一串房门钥匙一下子刺痛了他的眼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