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母与子

母与子

发布时间:2016-09-20 10:06内容来源: 抽屉里的童话书作者:admin点击:挑错

  原址:http://blog.sina.com.cn/u/4ca9b00f01000s9m

  《母与子》

  如果说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存在着猫也存在着猫头鹰。如果说他们彼此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某个瓢泼的雨夜,一只即将临盆的猫妈妈与一只即将分娩的猫头鹰妈妈在一个黑暗的岩洞里做了邻居。

  生命降临的喜悦伴着洞外轰鸣的雷声一同呐喊。小宝贝来到世界的痛苦随着阴沉的黑夜一同过去。

  如果说一切都很顺利,却在最后的时刻,两位妈妈抱错了孩子。

  如果当时的环境是如此混乱如此糟糕,这些差错应该都可以理解。

  如果发生了下面的故事。

  Part.1

  猫妈妈无法相信自己生下了这样的孩子。她一度认为是自己产后身体过度虚弱以至于出现了不切实际的幻觉。

  为什么襁褓中的孩子会是这样呢?猫妈妈最终接受了现实却难以理解。亲身骨肉的身形四肢实在与她差天共地。

  然而没有母亲会嫌弃自己的血脉。即使他是如何丑陋,未来的生存将如何艰难。

  猫妈妈决心无论怎样也要将这个畸形儿抚养成猫。她给他起名叫“小翼”。

  小翼在成长。妈妈迫不及待要将所有的本领都传授给他。小翼先天性抗拒白昼,妈妈就陪他一起晒着月光吹着冷风。

  妈妈教小翼爬树,教小翼扑猎,教小翼洗脸,教小翼伸懒腰。

  小翼从小懂得要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小翼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

  小翼爱妈妈。可爱却不是克服一切的借口。小翼无法完成妈妈的授课。这让小翼很难过,觉得自己蠢笨的头脑只会辜负妈妈的期待。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可避免地,小翼有了更多接触同类的机会。是的同类,小翼认定自己是一只猫,即使再怎样扭曲另类也还是一只猫。

  幸运的是那些所谓的同类也这样一致认为。他们将小翼当作是猫,于是他们有立场嘲笑这样的猫。

  小翼从小没有伙伴,他甚至害得妈妈也没有伙伴。

  妈妈对小翼说,妈妈有你就够了。

  小翼做梦都希望有天能让妈妈扬眉吐气。

  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日子。

  这一年,小翼感觉全身上下无时不游走着一股暖流,游走到了翅膀,就成为了挑战太阳的力量。哦不,挑战月亮。

  小翼与妈妈在夜间的青草地上重复着训练。妈妈已经老了,她总是担心如果直到自己离开,小翼还无法自力更生,那该怎么办。

  一只野鼠出现在不远处。妈妈摩拳擦掌,用身体语言示意小翼以猛虎下山的姿态瞬间将野鼠扑杀。

  小翼不明白为何自己突然发出了嘹亮的啼叫,不明白为何张开双臂时就起了一阵狂风,不明白为何他还什么都不明白,那只野鼠已经被他铁钩一般尖利的嘴牢牢制服。

  妈妈目睹了这一切,她发出了喜悦的呐喊。

  那一晚小翼连续解决了近百只老鼠,厚厚的战利品在妈妈面前堆成了小山。

  妈妈说小翼出色得让她害怕,害怕得让她骄傲。

  妈妈的话,让所有的辛苦都变得有价值。

  妈妈让小翼在同类面前展示本领,她希望小翼能被因此大家接受。然而没有谁就此对小翼另眼相看。妈妈突然明白了,原来所谓的排挤不会因能力出众而转移,甚至出众本身就是排挤的最好理由。

  这个道理,小翼比妈妈更早明白。

  小翼张开巨大的翅膀遮住妈妈难过的背影,他对着嘲笑他们母子的猫群眼露狰狞的凶光,猫群收敛了。

  妈妈对小翼道歉,她说都是自己不好。

  小翼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道歉,但是妈妈给了他机会,让他可以把在心里藏了很多年的那句话,妈妈在很多年前对他说过的那句话,在这时骄傲地还给她:

  我有妈妈就够了。

  Part.2

  猫头鹰妈妈知道自己的双眼在夜晚之外的时间都只能算是摆设。白天称她为瞎子,她也不介意。

  然而即使是瞎子,她也无法相信自己含辛茹苦生下的孩子竟然如此别出心裁。

  这孩子以后会活得很辛苦,自己也会活得很辛苦。猫头鹰妈妈这样想。

  与此同时,她也已经有了无论如何都要将他养育成才的觉悟。

  血缘关系是生命之间最微妙也最牢固的羁绊。

  猫头鹰妈妈给孩子起名叫“爬爬”。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爬爬不能像她那样展翅高飞。这是一个有着先天性缺陷的苦命孩子,他看不见妈妈在天空振翅高飞时,偷偷为地面的他落的眼泪。

  爬爬只会爬。在树上爬,在地上爬。看在会飞的生物眼里,不会飞的生物的一切举止都只能算是爬。

  为了跟孩子更接近,妈妈放弃了蓝天,选择以退化的方式在大地上挪移。

  爬爬也喜欢吃老鼠,这细微的默契让妈妈觉得两人百分百是母子无疑。

  可是爬爬的捕猎方式实在是太原始落后。妈妈用一秒钟收拾的猎物,爬爬气喘吁吁赶到时或许已经不知所踪。

  妈妈从来不必为生活发愁,她可以轻易就过得温饱,受到尊重。而爬爬却太辛苦。

  爬爬更无法在猫头鹰家族立足。他的眼睛没有任何一只同类大,速度不及任何一只同类快,即使打起架来,注定也是吃亏的一方。

  爬爬从小到大都是被欺负的命。妈妈是他永恒的保镖。

  可是妈妈是会老的。而且老得很快。

  爬爬见证了一个生命衰弱的过程,昔日来去如电意气风发的妈妈,在上了年纪后褪去了一切的光彩。

  妈妈开始终日哀叹。她的眼神即使在夜晚也是那么空洞无神,妈妈对爬爬充满了愧疚。她既无法给予爬爬完美的生命,又无法陪爬爬走完他的生命。妈妈不能想象有一天爬爬失去了自己后,还怎样能活得下去。

  这也是所有猫头鹰同胞所感兴趣的问题,是啊,爬爬要怎样活得下去。

  爬爬在每个夜晚跟随大部队一道出发捕猎。大家以嘲笑爬爬笨拙的动作为乐。爬爬成为了茶余饭后的最佳开心果。

  一个个晚上就这样过去。天亮起来的时候爬爬会带着他的劳动成果回家。妈妈还在休息,爬爬悄悄把猎物放在妈妈触手可及的地方。

  白天的时候,爬爬会带妈妈走出洞穴,走到阳光下来。那时其他的同类都在补眠,因此他们无法理解猫头鹰在白天出洞会是怎样的体验。

  爬爬和妈妈一起在草地上沐浴阳光,舒展四肢,打瞌睡,懒洋洋地享受一整天的时光。回去时,身上带着晴朗的香气。

  妈妈无法睁眼面对明亮的世界,但是她能感受到内外兼修的温暖,来自太阳,来自儿子。

  妈妈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不坏。生活就像是爬爬,现在这样,就已经足够。

  与这种满足感相比,她在爬爬身上寄托过的希望其实是多么奢侈。

  妈妈想着这些的时候,爬爬正考虑着要做一张轮椅,那样以后他就可以推着妈妈出门,妈妈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虚弱了。

  妈妈的话突然打断了爬爬的思绪,妈妈站在渐渐融化的夜色里说,爬爬,妈妈现在很幸福。

  爬爬先是一呆,然后突然就哭了。他边哭边说,能当妈妈的孩子,我一直都感觉很幸福。

  如果说曾有一只猫妈妈以及一只猫头鹰妈妈在分娩的那天抱错了孩子,如果说这个秘密直到她们逝世也没有发现。

  如果说她们的孩子让她们操心了一辈子,却在一辈子还没有过完时让她们尝到了骄傲与幸福。

  如果很多年之后,两对母子再度相遇了——

  小翼看见了爬爬的猫头鹰妈妈,而爬爬看见了小翼的猫妈妈。

  两位妈妈也同时看见了对方。她们觉得,啊,她跟我儿子长得真像。

  爬爬和小翼也在想,他和我妈妈长得真像。

  从来没有谁会怀疑,也从来不需要怀疑。他们是亲生母子,是两个再幸福也没有的家庭。

  (作于2007年3月28日、29日,4月3日、4日、16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