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抽屉里的童话书风儿

抽屉里的童话书风儿

发布时间:2016-09-20 10:06内容来源: 抽屉里的童话书作者:admin

  原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9b00f01000sbs.html

  风儿是一阵年轻的风,和所有年轻的事物一样,他崇尚自由,喜欢热闹,个性张扬。他的爱好是在路上一边大呼小叫一边跑来跑去,于是大街上顿时飞沙走石,树木的叶子纷纷叶落归根,行人们都眯起了眼睛,姑娘们一边哎呀叫着一边捂住裙子,这时候,风儿就特别得意,他就哈哈哈地笑起来,于是上述情景再次重演……

  这天也是一样,风儿张牙舞爪地在大地上驰骋,他觉得痛快极了,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自己的感觉真好!

  “风儿!风儿!”天空中传来严厉的训斥声。

  “诶……”风儿全身一抖,变成一阵微风。

  风妈妈从天而降,落在风儿身边,她怒气冲冲地说:“风儿,你没有什么话要对妈妈说的吗?”

  “有,为什么风会有妈妈的……”

  “……不是这句吧!妈妈是问你,昨晚跟你说的事情你是不是当耳边风了?”

  “没有没有,况且我们本身就已经是耳边风了……”

  “不许贫嘴!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你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不能再整天闹闹腾腾,惹人讨厌了,你要做一阵知书达理的好风。”

  “那未免太没乐趣了吧!”

  “你敢不听妈妈的话?!”风妈妈提高了嗓门,顿时空中一阵风起云涌。

  “我错了我错了。”风儿什么都不怕就怕妈妈,“我会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这就乖了。妈妈会看着你的,别让妈妈失望,有时间多做一些对人类有贡献的事情吧。”

  风妈妈说着消失了。风是来去无踪的。

  挨了一顿批后风儿顿感扫兴,可是他尽管叛逆,骨子里还是很尊重妈妈的,他只能乖乖。

  眼前是一道门,按照风儿往日的风格,肯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撞进去的,现在风儿想起了妈妈的话,他只好把脾气收起来。

  但是风世界的规矩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绕开障碍物的风就不是风了。

  所以风儿只好用很小的力气去推那扇门,那更像是敲门,单薄的门板被他拱得吱呀吱呀作响。

  “哎……谁啊……”屋里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我……没办法起来开门……可以的话,请自己进来……”

  既然是对方的意见,风儿就照办了,他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大门应声而开。

  屋内竟是灰蒙蒙的一片,暗无天日。屋角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气若游丝的老婆婆。

  “您是谁呢……不是小偷先生吧?我这里也没啥好偷的……”老婆婆边咳嗽边自言自语,“我病着,也活不了多久了……”

  风儿大惊,他还是第一次面对即将死亡的人类,他咻地来到了床前。

  老婆婆本就凌乱的发丝因为风儿的到来而飘扬起来,被子床单什么的也不安分地乱舞起来,风儿连忙控制住情绪。

  老婆婆病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她可以感觉到屋子里有谁,但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对不起我不能招待您……咳咳……能麻烦您给我倒杯水么……”

  风儿点点头,他飞到厨房,用巧劲儿旋开水龙头,结果里面一滴水都没有。

  风儿不知道老婆婆是因为长期没交水电费被停水停电了,他想了想,推开门刮了出去,径直进入了另一户人家里。

  那户人家看着水龙头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旋开,并且水还不流到地上,而是神秘地被卷在空中,吓得打电话报警去了。

  风儿卷着水流回到老婆婆家,他过去没做过这种事情,他必须急速地转动身体,让自己变成一股小旋风,才能保证随身携带的水不洒在地上。这是非常高难度的技巧,需要天赋,不是每阵风都能做到的。

  他吃力而小心地把水引入一个杯子里,然后托着杯子来到老婆婆床头。

  老婆婆闻到了水的清凉,她摸索着接过杯子大口大口地喝:“我还以为您走了……”

  不知为什么她的话让风儿有些心酸,风儿突然在屋子里来回扫荡了好几遍,然后推开了窗户,将整个屋子的灰尘、垃圾及阴霾一起带出窗外。

  阳光洒进来,屋子里回复了朝气。老婆婆的精神似乎也好了一些。

  “谢谢您,这位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您是谁……”她感激地对风儿说。

  风儿在她床头轻轻地吐气,吹走缠绕在老婆婆身上的病菌和高热。

  “可惜我没什么能答谢您,因为生病的缘故,家里的店都关门好久了。”老婆婆歉疚地说。

  风儿听了老婆婆的话,咻地离开了屋子,他很快找到了老婆婆所说的那家店。户门紧闭,就在老婆婆家楼下。

  风是无形无质的,风儿轻而易举地从门缝进入了店内。

  这是一家食杂店,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来客人了,屋内甚至结出了蜘蛛网。

  风儿决心让店重新开张,这需要先开门才能做生意。风儿没有钥匙,他看着锁眼,把身体缩到最小,钻了进去。

  开锁之所以需要钥匙,无非是要让钥匙上的不规则锯齿与锁孔里的相应空隙对上。风儿努力地调整着力量,啪,风压把锁弹开了。

  风儿乐得在屋子里跳起舞来。灰尘蛛网什么的纷纷飞出屋子去。

  有常客看到食杂店重新开业了,连忙赶来光顾,老婆婆不在,他们也很不方便。

  “有人吗?有人吗?我要一罐花生油。”一位女客人嚷嚷。

  风儿正在看老婆婆的账簿,上面写着店里具体货物的售价明细,风儿了解了花生油的价格后,用风的力量带动一罐油向柜台飞来。狂风可以吹动石头,甚至连人都可以卷上天,因此这算不了什么。

  然而看在客人眼里,那罐油是凭空飞过来的,她吓得假睫毛都弹了出来,她嚎叫着离去,还呐喊着老婆婆已经去世了现在是鬼魂在看店一类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胡话。

  风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形象是不适合做生意的,不做生意就没钱,自己可以没钱老婆婆不能没有,怎么办?

  风儿突然注意到对面的一家玩具店里有卖一种跟真人等大的吹气玩偶,他高兴地刮进玩具店。

  风儿挑选了一个差不多12岁男孩高矮的人偶,他从吹气口缓缓地将身体“灌”了进去,人偶迅速从平面膨胀成了立体,风儿就像把门从里面关上一样把塞子给塞好。

  风儿变成了一个小男孩!但是这个小男孩的成分也未免太一目了然了,于是他又给自己找了身人类的衣服穿上,甚至戴上了帽子和手套,这下,没人看得出眼前的是一个人偶,更加看不出他的真实身份是一阵风了!

  风儿高高兴兴回到食杂店。现在的他,身体就跟一个气球一样轻盈,他就像操纵一辆车似的,从内部控制人偶的动作。

  陆续有客人上门,他们见看店的是一个小男孩,纷纷感觉有趣。

  “老婆婆好久没来了,她是生病了吗?你是她的孙子吗?”他们问。

  风儿连连点头。

  “帮奶奶看店,多聪明的孩子啊。”有客人拿手帕擦眼睛。

  风儿乘机捧着一堆货物递给他们。

  “好好,我们买,应该的。”客人不反对他的乘机推销。

  生意好得不得了。

  一轮忙下来,即使是风儿都有些累了,这时客人们也走得差不多了,风儿靠在柜台上休息,同时美滋滋地看着自己赚到的钱。

  三两流氓阿飞大摇大摆走进店来。风儿连忙过去招呼。

  “哟,从老太婆变成小鬼头了。”阿飞显然常来。

  风儿礼貌地鞠躬迎接。

  阿飞甲直接拧开一瓶可乐,就着火腿肠大吃大喝起来。另外几个也不甘示弱开始席地用餐。

  风儿耐着性子等他们吃饱喝足,然后走到他们面前,示意收钱。

  “钱?”阿飞们互相看看,哈哈大笑,其中一个直接推了风儿一把,轻飘飘的风儿被他推到了食杂店的最深处。

  “手无缚鸡之力居然还学人做生意咧。”阿飞们嘲笑着离去。

  风儿大怒,他冲了上去拉住他们。

  “这小鬼真带种,抓住他,我给他点颜色看看。”阿飞甲对同伴说。

  风儿马上被一边一个抓住了。他们握紧风儿的胳膊时说:“轻着点,这小子身体似乎不太好,骨头软得很。”

  阿飞甲抡起拳头嘴里叫着“啊哒~”然后一拳打进了风儿的肚子。

  柔软如绵。

  “怎么没听到应有的清脆声响?”阿飞们纳闷。

  风儿可气炸了,这些嚣张的人类,居然该殴打风?风儿一生气就忍不住膨胀起来,于是阿飞们眼看着眼前的瘦弱少年越来越是强壮。

  “这是个肌肉男!!”阿飞们吓得面如土色。

  “砰!!!”一声巨响,风儿的塑料身体爆炸了。喷薄而出的气浪推得阿飞们撞向墙壁,顿时脑袋犹如春运时期赶火车的民工们一样,大包小包。

  风儿觉得痛快多了,他得意洋洋地看着大包小包们狼狈地离去。

  “风儿!风儿!!”空中又传来风妈妈的叫声。转眼,风妈妈来到了风儿面前。

  “嘿、嘿……妈,很久不见了。”风儿嬉皮笑脸。

  “你气死我了,我都看见了,你刚才又使坏,我怎么教育你来着?”风妈妈气急败坏。

  “……你如果真的全都看见的话就该知道我这是正当防卫……”

  “防卫过当吧! ”

  “妈你听我说……”风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显然不知情的母亲大人。

  “噢?那么说你是在做好事?”妈妈眼前一亮。

  “对啊对啊。”风儿得意了。

  “好孩子好孩子,妈妈错怪你了,妈妈以你为荣,妈妈真想给你改名……叫雷风。”

  风儿脑门上滴下巨大的冷汗。

  “来,妈妈和你一起去助人为乐吧。”风妈妈说。

  母子二风手拉手无比欢乐地返回食杂店。

  晚上,他们将一天的收入不多不少地交到老婆婆手里。老婆婆的精神恢复了大半,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去见上帝的错觉也消失了。

  “虽然我看不见你们,”老婆婆哭了,“但是我知道你们是好人,谢谢你们。”

  风儿小声对妈妈说:“她居然不怕我们耶……不是有部名著曾说过,‘正因为我们看不见,那才可怕’吗?”

  风妈妈说:“嘘,正是老婆婆这样有了一定阅历的人,才更能接受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许多人就是肤浅在了见识短。”

  风儿点点头,虽然听不太懂。

  风妈妈对老婆婆说:“您安心养病,不要操心,我们会照顾你的。”

  老婆婆点点头,眼角满是泪。

  风儿目瞪口呆:“妈!你居然能跟人类交谈?因为这是童话吗?”

  妈妈白了风儿一眼:“没什么难的,我们风可以制造各种声音,我不过是让其中的一种靠近汉语的音节,所以听起来像讲话罢了。能沟通就行。”

  “妈我简直崇拜死你了!”

  风妈妈好不得意。

  这时,老婆婆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倾诉,她絮絮叨叨地说起了话:“有你们帮着我,我感觉就像孩子们又回来了……”

  风儿和妈妈都不说话了。

  “可惜他们还是丢下我一个人就走了……唉,我真想再见孙儿一面……”

  风儿看着妈妈的气场越来越庞大,屋子里弥漫着风的力量,许多东西都颤动了起来。风儿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有这么大的反应。

  “妈!妈!冷静点!”风儿惊慌。

  “婆婆,您知道您的家人——就是抛下您的那些人,现在在哪里吗?”

  “他们在……”老婆婆流着眼泪背诵地点,显然记得很牢,“我去看过他们几次,只想见见孙儿……”

  “很好。”风妈妈如闪电一般刮出了屋子,转眼看不见。

  风儿吓得只能玩命儿追。

  “妈妈!你真有些不对劲啊!发生什么事情了?”风儿边追边叫。

  “我不能原谅抛弃家人的败类……”风妈妈的声音里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怒。

  “妈妈,我们不该管太多人类的事情不是吗?”

  “亲情这种东西,有分人和非人么?”妈妈反驳。

  风儿没话说了。

  风的速度是不可估量的,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小区。风儿和妈妈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婆婆说的楼层,很快就找到了目标。那是一个透着富裕和美满的三口之家,此刻,他们正和和美美地在餐桌前吃饭。

  风儿看着这一幕就想起病卧在床无人理的老婆婆,他也觉得不是滋味。

  那一家三口边吃边对着和谐的话。

  “来,老婆,这是你喜欢吃的,吃吧。”爸爸给妈妈夹菜。

  “来,儿子,这是你喜欢吃的,吃吧。”妈妈给儿子夹菜。

  “来,爸爸,这是你喜欢吃的,吃吧。”儿子给爸爸夹菜。

  幸福如圣火传递。

  这时候儿子说了一句话:“这个,奶奶也喜欢吃呢。”

  爸爸和妈妈都沉默下来,并且露出满脸的尴尬,于是闷头吃饭不语。

  “爸爸,这周去看奶奶吗?”儿子向往地说。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太多话。”爸爸往儿子的碗里又夹了许多菜。

  “很久没去看奶奶了嘛!”

  “吃饭!”妈妈也提高了嗓子。

  在屋外看着这一切的风妈妈和风儿都受不了,他们默契地一起刮进屋子。

  幸福之家的屋顶险些被掀飞掉。

  风妈妈和风儿注意着不伤害到人特别是小孩子,他们恶作剧地把屋子里的家具电器摆设什么的都搅得乱七八糟。

  “救命啊!这是怎么了啊!!!”爸爸妈妈抱头嚎叫。

  “你们这对狼心狗肺抛弃母亲的夫妻,这是上天的惩罚。”风妈妈对他们说。

  夫妻俩听见空荡荡的屋子里回响起一个女人带着风声,遥远而又深沉的空洞声音,吓得跪在地上赌咒发誓明天就去接母亲大人。

  “最好不要再被我知道你们做出什么对不起家人的事情……”风妈妈最后说。

  风儿从未见过这样的妈妈。

  他们悄然离去。临走时,只听那个小男孩在屋子里兴奋地问爸爸妈妈:“是不是可以和奶奶一起住了?”

  风儿和妈妈在空中随意地走着,风儿觉得妈妈的表现太不寻常了,他想问又不敢问。

  反而是风妈妈看出了他的心事,她叹了口气:“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该让你知道。”

  风儿马上做全神贯注状。

  “事情也很简单。抛弃家人的他们,让我想起了抛弃你和我的你爸爸。”

  “吓?!”风儿大惊失色,“为什么风会有爸爸?”

  “你都有妈妈了,有爸爸有什么奇怪啊!”妈妈嗔怪儿子。

  “……请继续。”

  “你爸爸……不是什么正经风。”妈妈叹口气,“他虽然年纪不小,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他这个风又鲁莽,不细心,干不来那些技巧型的活儿。不像其他风,有的有音乐细胞,可以去吹动风铃,当个音乐家;有的有体育细胞,可以去吹动风帆,当个运动员;有的头脑好,有技术,可以搞风力发电,次一点也能去吹动风车;至于懂得聚云成雨就更加铁饭碗了,这可是公务员!但是你爸爸又懒又不踏实也没啥特长,又不愿从事吹动地上的树叶这样的清洁工作或是帮人降温这样的服务行业……”

  “可以了,妈,可以了。”风儿不知道自己刚才听了一堆什么东西,“那么,我老爸后来怎么样?”

  “他做一阵游手好闲的野风我也不会嫌弃他……可是他居然入了邪道,混起了黑社会。”

  “…………”

  就在这个时候,风儿和妈妈听到一间房子里传出新闻播报声:“风力××级的第××号强台风即将登陆我市。”

  风妈妈突然全身震动。

  “妈?”

  “那台风……就是你的爸爸……”

  “!!!!!”

  风儿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就只知道自己有个妈妈而不知道还有爸爸,如今妈妈突然告诉了他爸爸的存在,并且爸爸还是风世界最为风所不齿的台风?!——台风,威力巨大,蛮横跋扈,乃是一等一的风界败类,大家提起台风都是一顿恶骂,台风的每次过境都会给人类带来不可估量的麻烦和损失。

  “妈,你怎么会嫁给台风呢!”风儿想哭。

  “我刚认识你爸爸的时候,他还是一阵温文尔雅的春风……吹面不寒的那种。想不到婚后他就开始发福,加上脾气愈加暴躁,越来越不懂得控制力量……最后终于变成了一副暴君的模样!你出生之后,他更是一声不吭就离开了我们……所以我恨死那些抛弃家人的人了!”

  “妈,你刚才一眼就能认出爸爸,可见你心里还在想他的。我们把爸爸找回来,一起过日子吧。”风儿热切地说。

  “……”风妈妈像所有分明舍不得丈夫但是必须表现出犹豫的女人一样表现出犹豫。

  这时,空气的流动已经越来越强,一阵巨大的压迫感正从海上传来。

  “是爸爸!爸爸来了!”风儿恨不能马上去上演认父。

  “不,风儿你别去。”妈妈说,“夏天温度过高,你爸爸喝多了热空气就容易脑子不清醒,即使我们是没有固定形态的风也会被卷进他的体内破坏,而一旦我们完全平息下来,我们就不是风了,那就等于是死了。”

  “妈妈,我一定会把爸爸带回来的!”风儿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朝着海的方向就跑。

  这次变成了风妈妈追在儿子的屁股后面。

  很快地,他们来到了大海上空。海水忠诚反映着台风的动向,越是接近抓狂的台风,越能感受到海水的抓狂。

  “爸爸啊!”风儿终于看见自己的老爹了,他激动。

  “风儿,当心啊。”妈妈紧紧抓住风儿。

  就在这样一个巨浪滔天的险恶环境中,风儿一家团聚了。

  风儿完全感受到了爸爸的野性。爸爸的身体太庞大了,威力更加庞大,整个大海都仿佛要被他翻转过来了!!

  风儿和妈妈大声呼喊着爸爸的名字,然而台风却越来越不稳定,风儿想,难道真就像妈妈说的,爸爸喝了过多的热空气,以至于情绪失控了?就像是人类的醉酒一样!

  一个不留神,风儿发现自己没办法控制轨道了,他渐渐被融入爸爸的身体,成为他的一部分,他慌了,一旁的妈妈眼疾手快,一把将风儿拉了出来。

  “不——”猝不及防的妈妈,自己反而被吸入了风暴的中心,她的身体被撕扯着,即将分解成空气的碎片。

  “妈妈!”风儿崩溃了,“爸爸!你认不出妈妈了吗?”

  眼前的这位台风大叔粗重地喘息着向着陆地走近,根本听不见风儿的话,愣神间,风儿更被他不由分说地牵住了鼻子。

  “既然……你糊涂到这个地步,谁稀罕有你这种爸爸啊!!”风儿一边骂着,一边使劲摆脱爸爸的波及范围,他努力让自己膨胀成大一点的风,大一点,再大一点……他加速扭转着身子,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他变成了一股——龙卷风!!!

  风儿由内而外狠捣着爸爸的肚子,原本不可一世的爸爸被这股犀利的力量搅得天翻地覆,他的风势不得不因此减弱,最后,风儿犹如一部钻探机般从爸爸的体内刺了出来!!!

  被瓦解了的台风偃旗息鼓,风儿却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他越是旋转,能量越大,越是旋转越停不下,他直觉自己变成了一股不逊色于爸爸的灾难!!!

  “风儿,风儿……”他听见妈妈在叫自己。

  “妈妈,妈妈……”风儿哭喊着,“我停不住了,帮帮我啊!”

  “妈妈没事,爸爸也没事……现在只要你冷静,你一定能做到的……”

  风儿终于是平息下来了。从连接天与地的巨型龙卷风,重新缩小为一阵普通的风。

  妈妈温柔地把风儿抱在怀里,她受了一番磨难,显得单薄多了,她抚摸风儿说:“你果然是有他的血统。”

  海面上也已经风平浪静,台风爸爸方才被儿子造成重创,身材缩水,如今只是一阵虚弱的风,他看着风妈妈又看看风儿:“你们……”

  风妈妈和风儿按捺不住,扑了上去,一家风紧紧抱在一起。

  “你们果然是我的家人啊!!”风爸爸热泪盈眶,“我很想你们啊!我没有不要你们,但是我变成台风后没法和你们一起生活,因为我一登陆就会造成灾难,所以只好躲在海上……只有每次喝醉了热空气时,才会控制不住地想去找你们……”

  风妈妈依偎着风爸爸,什么话也没有说,风儿知道,她已经原谅爸爸了。

  后来,风儿一家在海边住了下来,成为了地道的海风。爸爸和风儿每天都在妈妈的督促下进行精神修养,好让自己不再轻易失控,变回祸害无穷的台风和龙卷风。为了替爸爸将功补过,一家人每天都卖力地在海上工作,他们镇压住波浪的动荡,提高船的航速,为炎热的人们送去凉爽,他们过着平凡且充实的每一日。风妈妈总是喜欢说,这样的生活她不知道已经等待了多少年。

  他们再也没有分开过。

  (作于2007年7月9日、20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