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鱼跃龙门

鱼跃龙门

发布时间:2016-09-20 10:06内容来源: 抽屉里的童话书作者:admin

  原址:http://blog.sina.com.cn/u/4ca9b00f01000sb6

  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跃龙门成为了鱼家族的头等大事。

  在更遥远的时代,只有少数的鱼才有机会跳过龙门,从此脱胎换骨成为翱翔天际的飞龙,这种鱼的品种还得是鲤鱼,要跳过龙门还得讲运气和实力,所以几率可谓是亿里挑一,极其艰难,所以那时的龙还属于物以稀为贵的生物。

  然后突然某天政策改变了,上天主张每条鱼都应该有参与竞争的机会,鱼们应该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样一来水世界的综合实力也会更加强大,利国利民。于是某日,上天下旨,今后龙门将每年开放一次,所有的鱼类都有机会尝试一跳,至于能不能成龙得看你的本事了。

  消息传开后,除了年龄过大的鱼之外,几乎所有的鱼都对龙门充满了向往。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的鱼是被家庭环境逼迫的。鱼家长们纷纷认为,身为一条鱼,只有跳过了龙门才能算有出息,将来才能过上好日子,你爹你妈的下半生才有指望。在这样的观念驱使之下,越来越多的鱼从破卵而出的那一刻开始,生命的全部意义就被定性为跳过龙门。

  2

  小河里生活着三条青梅竹鱼的鱼,一条是红鲤,一条日月鱼,一条是泥鳅。他们的名字也分别叫做红糖、日月和暗堂。其中红糖是雌性,也是日月与暗堂心目中的公主。

  三条鱼尽管感情一直不错,但是先天和后天的因素决定了他们的性格落差。比如红糖出身名门,从小就表现出卓越的智慧和体力。比如暗堂一直因为身材和样貌而怀有一定的自卑。比较怪的是日月,红糖和暗堂都觉得自己看不透他,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当然,日月是条好鱼,这点,作为朋友的他们是知道的。

  日子一天一天过,鱼们会慢慢长大,红糖日月和暗堂也越来越多地开始考虑切身的问题。首要的就是跳过龙门,变成龙。

  三条鱼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来锻炼自己,他们从小到大不知道尝试跳了多少次模拟龙门,但是真正的龙门仍旧不可想象。可能更难,也可能反而简单。总之不能掉以轻心,只能不断磨练。

  每当这时,暗堂就会情不自禁地羡慕日月和红糖。红糖的家族不知道出过多少条龙,他们如今分布在世界各地干着兴云布雨等等重要工作,红糖的父母也是龙,红糖回家之后还可以在过来龙的帮助下开小灶,跳跃力始终令暗堂望尘莫及。能与她匹敌的只有日月,日月虽然不是很用功但是天分极高,5米10米的高度在他只是小菜一碟。

  成绩低迷的暗堂常常在好友面前抬不起头,他越来越担心自己会失败,他的家族历史上至今还没有一条变成龙的泥鳅。

  红糖和日月常常给暗堂补课,暗堂不想让他们失望,但是有些事情他确实做不到。

  暗堂每天回家总会被爹妈念叨,他们说你已经到了跳龙门的年龄啦你一定要跳过去啊不然你的一辈子都完啦不能变成龙的鱼只会被看不起呀……念得暗堂身心俱疲,常常饭也不吃就游出门去,在夜色下继续锻炼。

  这天也是一样,尽管白天已经快把所有的力气都耗光了,暗堂还是在漆黑的天幕下一遍又一遍尝试着跳出水面。

  “今天你跳得蛮好的。”正练着,暗堂突然听见红糖的声音。

  “啊……你吃过饭没有?”单独面对红糖的时候,暗堂就会很拘谨。红糖太美了。

  “吃过了。六月就要跳龙门了,爹妈说营养要跟上。”红糖说。

  “是啊……六月……唉,再多一个月就好了。”

  “听说过去都是七月跳龙门的,后来考虑到天气的问题会妨碍大家的发挥,所以调整了。”

  暗堂苦笑,其实多给他一个月他也未必就有足够自信。

  “怎样,选择好……跳哪座龙门没有?”红糖游到暗堂旁边,问。

  龙门并不是只有一座,因为千军万鱼过独木桥的话只会导致大家挤破头皮同归于尽,所以仁慈的上天设定了不同的龙门,鱼儿们可以参考自己的实力决定跳哪座,从而变成不同的龙——龙的种类,也是千奇百怪的。

  “尽量选择门槛低的吧……”暗堂叹气,“你肯定是选择北门吧?”

  北门是这片地域所有龙门里最难跳也最华丽的一座。据说跳过了它,就能直接变身为五爪金龙。

  “嗯……家鱼希望我跳北门,不过我觉得自己的鱼生还是自己决定。可以的话,希望和你们跳过同一座龙门。”红糖笑着说。

  “我也希望……但是你要做好我一座门也跳不过的心理准备。我可能一辈子就只是泥鳅……”

  “尽力就可以了。再说了,一辈子是鱼又如何?不成龙就是废物了?我很讨厌那些论调。”

  “谢谢你……”暗堂嘴上感激,心里懊恼。他知道水世界多么重视成分。

  “继续练吧。”

  “嗯。”

  水面上又响起了暗堂的扑腾。

  3

  六月到了。令人庆幸的是天气不热,小河的水维持在一个清凉的温度。这是整个水世界都为之紧张的日子。

  考试地点是龙门阵。小河里所有年轻的鱼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游去。部分鱼家长不放心孩子,坚持要把他们送去。

  龙门阵是一处水潭,风景秀美,然而此刻却显得分外严峻。数条巨龙在龙门阵的上空飞翔。他们负责监考。

  龙的出现令所有鱼兴奋,他们鱼视眈眈地盯着龙看,龙的皮肤,龙的鳞片,龙的利爪,龙的角……哪样不是赏心悦目!

  “我也要和他们一样……”许多鱼给自己打气。

  此刻,暗堂挤在鱼群中,一面向往,一面恐惧。他跟红糖日月不在一个队伍,否则多少还能安心点。

  神圣的时刻到了,成败在此一举。

  只见天上突然传来了隆隆的雷声,仿佛是一种信号,接着,虚空之中慢慢裂开一道口子,泄漏出了光线,光线奇异地交织成一座金碧辉煌的门,原来这就是龙门!鱼们惊叹了。

  暗堂则绝望了,龙门比他所想的更高更壮观。

  监考龙们也各就各位,有的盘踞空中,有的钻进水里,他们要保证秩序不被破坏,不能让谁用作弊的方式跻身龙的行列。

  汇聚了无数条鱼的水潭在龙的镇压下,一丝涟漪也泛不起来。空中连一丝微风也没有,这就是龙的能力。跳龙门,是必须绝对公平的。

  当然,每年也总会有些神通广大的鱼用尽各种小聪明挑战权威,个别居然还成功了,这让暗堂很羡慕,如果他有能力绝对会效仿前辈们。然而今天的监考龙显然都比较铁面无私。

  随着监考龙的发号施令,每一条报名跳龙门的鱼依序出列。有年轻的有年幼的也有上了年纪的——暗堂知道那是跳了许多年也跳不过但就是不甘心放弃的,暗堂真怕自己也变成那样。

  依据各鱼的志愿,那道光华构成的龙门不断改变着相应的形状。

  轮到红糖了。

  “我认识你父母。我知道以你的素质,早晚会加入我们的。”监考龙看见红糖显得挺高兴,“你要跳北门吧?”

  “南门。”红糖没有犹豫地说。

  鱼群一片哗然,大家都知道红糖是鱼中精英,完全有能力跳过北门,不知道为什么她却选了大打折扣的南门。跳南门的难度比北门小太多了!

  监考龙也为此嘀咕半天,甚至反复询问红糖有没有搞错,红糖气定神闲。

  龙门变形,门匾上浮现出了“南门”的字样。

  红糖的表情开始认真,身体也调整出了一个专注的姿态,霎时,她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射出水面,她毫无悬念地跃过了南门。一瞬间她发生了变化。原本娇小的身子猛然扩张,绽放着红光,长出了角和触须,鱼鳞被龙鳞所覆盖,她是本年度第一条跃过龙门的鱼,她成为了龙!

  改头换面的红糖不需要再回到水中,她扭动着还不灵活的腰肢腾空而起,成为了监考龙的同类。

  红糖成功了!她的能力直接受到了上天的欣赏,她被加冕成了一条货真价实的龙!

  所有的鱼都被亲眼目睹的奇迹刺激得兴奋不已。

  暗堂看着红糖,觉得她变得好遥远,然后他发现红糖也正看着自己,他突然又觉得红糖还是很近。

  终于轮到暗堂的时候,暗堂竟然以迫不及待的速度冲出了队伍。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监考龙训斥,“你要跳什么门?”

  “南、南门!”暗堂拼了。

  他运了运气,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龙门的高度,他想自己可以的,一定能跳过去的,那样他也是一条龙了……他这样想着,他使出毕生的力量——

  那的确是他跳过最好的一次。只是,还差一点点。

  他没有像红糖那样获得飞升的机会,他重新栽进冰凉的水里。他顺势潜到了很深很深的地方,他没有脸见鱼了。

  红糖的眼眶湿了。只听得监考龙在耳边喊:“下一个。”

  日月分开鱼群出列,带着一脸的与世无争,或者说漠不关心。

  “日月……”红糖看着他。

  “你要跳什么门?”监考龙百问不厌。

  “北门。”

  鱼群又是一阵大惊小怪,监考龙都吐了吐舌头。眼前的这条日月鱼太不自量力了。

  龙门阵的第一个北门就这样开启在了鱼群眼前。它的威武,它的圣洁,它的崇高……都令鱼群咂舌。

  日月只是稍微瞟了北门一眼,然后稍微吸了口气,稍微后退……然后,就如一枚炮弹般飞出水面,他将北门轻而易举地踩在了脚下。

  日月的身体蒸腾出一阵烟雾,他张开嘴,锋利的龙牙一颗一颗生长出来,他摆动着尾巴,摆着摆着就摆成了巨大的龙尾,他威风凛凛,他的气魄盖过了在场的龙前辈。

  然而日月并未如红糖一样升空,而是直接回到了水里,龙的力量在水中辐射开,顿时一阵翻江倒海。

  日月一直游到暗堂的面前才停下来,暗堂此时正躲在一堆水草中自怨自艾,突然出现的龙吓了他一大跳。

  “……日月?”暗堂认得这条五爪金龙的眼睛。

  “明年再努力一年。否则我不会等你的。”日月用龙的嗓子低沉地说。

  4

  回到家的暗堂迎接了另一场风暴,已经得知结果的父母一阵哭天抢地,当然暗堂是看不见他们的眼泪的,因为他们在水里。

  “接着你预备怎么样?”冷静下来后,暗堂的父亲叼着根水草做吞吐状,不断有水泡从他口中冒出。

  “……我不想再试了,我不是当龙的料。”暗堂心灰意冷。

  “混帐!我和你妈养你到这么大就是为了听你说这些丧气话么?你一定要再试,直到当上龙为止!”

  “爸……”

  “你的两个好朋友都变成龙了吧?你不觉得惭愧么?!”

  暗堂如同被箭射中心窝,一阵剧痛。说得对,如果他不变成龙,那种挫折感恐怕要伴随他一辈子。

  暗堂选择了重修之路。

  而红糖与日月已经获得了龙的资格,他们将分别去不同的龙潭进行为期四年的修炼,结业后才能正式为世界服务。龙的本事很多,红糖和日月暂时还不具备。

  红糖和日月离开小河的那天,暗堂来送行。本来他是不想来的,可是红糖说希望他来,暗堂只好去了。

  暗堂简直无法想象在不久前他们仨还同样是离不开水的鱼儿。他现在必须仰望才能看全红糖和日月庞大的身躯。他们是龙,威风凛凛的身体闪烁着华光,照耀着暗堂全身的漆黑。

  “你们保重……”暗堂尽量平静。

  “你加油,我会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也会跟你千里传音。”红糖说。千里传音是水世界的一种通讯方式,世界上所有的水脉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因此可以通过特定的管道传送声音给远方的鱼。

  “哎。”暗堂无精打采。

  “这是我总结的跃龙门秘笈,你有空多看看。”红糖把一札厚厚的藻叶交给暗堂。

  “谢谢。”暗堂仍旧无精打采。

  日月突然用鼻子出气“哼”了一声,他对红糖说:“该走了。”

  红糖恋恋不舍地看着暗堂,缓缓升空。

  “快点跟上来……”日月居高临下地说,不知道对暗堂还是对红糖。

  暗堂看着日月,心里说我怎样才能追上你。

  红糖和日月分别去了南北不同的龙潭,独自一鱼的暗堂摆尾游回小河。

  5

  转眼一年即将过去。

  暗堂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一年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和他一起去参加跃龙门试炼的战友,有的像暗堂日月那样一举成名,有的继续回来做一文不名的鱼儿,他们似乎都很自在,重新花了一年时间的暗堂却活得很辛苦。只有和那些同样打算再跳龙门的鱼儿们在一起时,他才能感受到同病相怜的归属感。

  红糖时常回来看暗堂,只有在期末测试时才抽不出身。那时她就会跟暗堂千里传音,暗堂家的通讯水道不断冒出泡泡的时候,他就知道是红糖在呼唤,只要把脑袋挨在水道口,就能听见红糖从远方传来的话语。红糖告诉他自己在外见到了很大的世面,她的每天都过得很充实。龙的世界是分成不同岗位的,在龙潭里学到了些什么,将决定日后你走上怎样的岗位。红糖要学习行云,学习布雨,学习吐雾,学习喷火……这些,都是暗堂不可想象又无比羡慕的。

  日月很少与暗堂联络,他本来就是条沉默寡言的鱼,即使成为了龙也不能改变他的风格,当然,还有天份,日月已经可以控制大气中的雷电了。他与红糖都是各自龙潭的佼佼者。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消息听得越多,暗堂跃出水面的高度就越低。

  暗堂常常诅咒命运,为什么让自己生成一条卑微的泥鳅,为什么泥鳅也有成为龙的机会,为什么自己无法把握这个机会,为什么父母非要自己把握机会……诅咒到最后他总会自暴自弃地想,归根结底还是自己不行。

  又一个黑色的六月到来了。

  红糖和日月仿佛知道暗堂现在受不得刺激,因此他们没有寄来任何的鼓励。反而是暗堂的父母天天在家锻炼想象力,他们帮暗堂设想了种种如果当不成龙就必须面对的可悲未来,企图激励儿子。

  六月七日,暗堂木然地跟着所有跃跃欲试的鱼儿们前往龙门阵,他像去年一样挤在鱼群中,看着不同的鱼儿上演悲欢。

  轮到他时,他毫不犹豫地对监考龙说:“我要南门。”

  这是暗堂第二次对龙门发起进攻了,他也的确跳出了生平最佳的高度,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已经变成龙了,他离开了水面,接触到了冰凉的风。

  他重重地撞在了南门的门柱上,然后坠落水中,昏迷不醒。

  恢复知觉时,龙门阵已经鱼去潭空。暗堂的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周围很安静,很好,没有谁在,就没谁看见自己可悲的样子。

  “我等你醒来很久了。”突然有声音说。

  暗堂回头,对他说话的竟然是一条本年度的监考龙。

  “你跳得太缺乏技巧了,速度和力度却是够的,真可惜。”龙惋惜。

  “……”暗堂欲哭无泪。

  “接着有什么打算?明年继续?”

  “不……不要了。”暗堂实在没能耐再多承受一年的压力。

  “那你,甘心做一条平凡的鱼了?”

  “还能怎样呢……”

  “有没有兴趣,做蛟?”

  “……蛟?”暗堂瞪大眼睛。

  蛟和龙一样,同属于神话中的生物。一度有人将二者混淆,蛟龙蛟龙叫个不停,事实上蛟的形象和能力虽然接近龙,彼此却是不同的两个品种。蛟的名声一直不如龙好,社会地位也不及龙高。

  “……蛟……”暗堂犹豫了。他是知道,只要能力达标,又做不成龙的鱼,是有机会做蛟的,蛟算是一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存在。然而蛟毕竟不是龙,因此常常要受龙的排挤,世人也对其缺乏理解。老实说暗堂真的没想过做蛟。

  “做龙需要修炼四年,蛟只要三年。当然,三年内如果你注意自我提高,能力达到龙的水平也不是不可能。甚至三年后你还可以用蛟的身份挑战龙门,成为真正的龙。”

  暗堂点头,他知道一个术语叫“蛟升龙”。

  “决定了吗?”

  “嗯……”暗堂终于下了决心。

  上天仿佛马上听到了他的话,奇迹立刻降临。

  暗堂的身体仿佛被电流通过一般,每个细胞都在膨胀,翻天覆地的感觉激荡着他的全身,他忍不住叫了起来,口中发出的声音已经如同闷雷一般浑厚。

  平静下来后,暗堂观察自己的身体,他已经褪下了那又黑又小的皮囊,拥有了修长蜿蜒的躯干。

  “这就是蛟……”暗堂产生了几分窃喜,做蛟的感觉比做鱼好太多了。虽然他不是龙,虽然他只有一只角。

  暗堂回家时已经进不了门,他只能站在外面和泥鳅爹妈打招呼。

  “儿子,你是龙了!!”爹妈看着暗堂截然不同的外貌,激动得恨不能撞河床。

  “不,是蛟。”尽管不如说龙威风,暗堂还是诚实地纠正了属性。

  “蛟?……”爹妈的热情顿时冷却,没见过世面的他们,靠着道听途说认为即使是乌龙也比蛟更了不起。蛟……

  暗堂本来就不觉得做蛟是什么光荣的事情,父母的反应让他更坚定了这个信念。

  水波一阵荡漾,有两条庞然大物入水了。那是两条闪着金光的龙,红糖和日月。

  “你是……暗堂?”红糖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蛟。

  “是我。”面对龙,暗堂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红糖把好朋友上下打量。蛟的形象略带几分狂野的邪气,她有些不习惯。

  “没办法,我……始终不如你们。”暗堂自嘲。

  “不要这样说,”红糖皱眉,“你实在把自己逼得太紧了,是蛟是龙又怎样呢?就算你永远只是一条鱼,我们也还是好朋友。”

  暗堂感动了。

  “我记得蛟的修炼期是三年,之后你一样有机会为上天效力的,你要加油。”红糖说。

  他们交谈的时候,日月在旁边一言不发。

  “日月……”暗堂游到他面前,“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我要说的,”日月看了一眼红糖,“她已经都说了。”

  6

  无论是否心甘情愿,无论多少次在夜深鱼静时惋惜自己与龙的擦肩而过,暗堂也已经是蛟了。

  未来至少有三年不必再为每天干什么烦恼,这是暗堂如今最大的满足。

  小河的风景早已看厌,暗堂不止一次想过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现在他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的机会,他离开家乡,到了一个蛟潭进行修炼。

  蛟潭不比龙潭纪律森严,环境也不及龙潭来得好,一同修炼的蛟素质也不及龙高,学习的东西也不及龙复杂……这些,尽管暗堂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还是在回忆起红糖向他描述过的龙潭风貌时感到了失落。

  “毕竟我不是龙……”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宽松的环境也自有它的好处。之前的十几年暗堂实在是太辛苦了,如今来到这样一个相对自由的地方,他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天高皇帝远,既然没有龙,那么蛟就是最伟大的生物,而他正是蛟,这里是蛟的世界。

  暗堂很快成了蛟潭最活跃的一员,即使在课堂上,他也在构思着待会儿该怎么挥洒青春。

  蛟潭依然有定期的技能测验,然而负责教导暗堂们的蛟前辈习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暗堂暗自庆幸课业如此好打发。这种快活即使是龙也无法享受得到!

  暗堂几乎每天都会用千里传音同红糖联系。

  “你现在真是开朗了很多,太好了。”红糖透过通讯水道感受着暗堂的兴奋,她很欣慰。

  “有空的话过来我这里玩吧,或者我去你那里也行。”

  “好的。不过最近真是很忙。”

  “你们最近学的是什么?”

  “龙卷风的发生与覆灭。”

  “……好厉害,我们才开始学如何控制住空气的流动。”

  “不难的,我相信你也可以。你如果想学龙的法力,我可以私下教你,并不违规。”

  “这个……暂时算了吧。”

  “嗯……你自己拿主意。”

  几乎每次千里传音都会这样无疾而终。蛟与龙的生活交集始终不大。

  暗堂感受到了空虚。尽管每天总有一堆消遣可以把时间排满,仍然觉得很空虚。

  为什么呢……是因为,自己始终是一只连续两次跳龙门都失败了,最终只能做蛟的泥鳅吗?

  始终觉得做蛟是一种无奈而没出息的选择。做蛟像是对泥鳅生涯的逃避,但是却不能逃避龙的光芒万丈。

  不想了,和朋友去海滩玩冲浪才是正事。

  7

  这天,蛟潭来了位意料之外的客人,他全身散发着不可侵犯的魅力,无论身材还是气质都是一等一的。

  他是一条龙,日月。

  日月从天而降时,暗堂正与三五好友在河川戏水。日月的到来让他很惊喜。

  “想不到你会来看我。”暗堂略带拘谨地说。如果不是站在龙的面前,蛟也不会发觉自己的气质是如此之差。

  “你仿佛很开心。”日月说。

  “还好。青春就这么两三年,之后就该做苦力了。到时候想开心只怕也不行了。”

  “也有道理。”

  “今天怎么会来?”

  “听小红说起你,就想来看看。”

  “哦……你们经常联系?”

  “还好,比你多些。多数是在交流一些有难度的能力。”

  “是啊……这个我就帮不上忙了。”暗堂酸溜溜地说。

  “照这样下去,你连自己的忙都未必能帮上。”日月看了看被暗堂们玩得一片狼藉的浅滩。

  “日月,你从小到大话里都带刺似的。”暗堂有些不悦。

  “你则是从小到大心里带着阴影。”

  “……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做鱼、做蛟、做龙都是个鱼的选择,老拿一些理由来敷衍自己挺没意思的。”

  “够了,日月。”

  “你是不是觉得,因为你是蛟,而我们是龙,自己比不上我们也是当然的?堕落一些也是可以原谅的?”

  “住口!”暗堂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朝日月噬来,日月针针见血的话芒彻底把他戳伤了。

  日月一记神龙摆尾,暗堂从空中直接坠下地面。

  暗堂的蛟友纷纷围上来观察伤情。

  “这条龙太狂妄了。”蛟甲说。

  “龙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不起我们蛟么?”蛟乙说。

  日月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很难看得起。”

  众蛟大怒,他们一起发动能力,整条河川的水犹如爆破一般拔地而起,凝聚成尖锥的形状刺向日月。

  日月双眼一亮,张开大口,一阵白茫茫的冰雾席卷而过,眼前骤然变成一个银色的世界,那股攻击性的水流直接被冻成了冰雕。

  “我在龙潭里修炼的是霜雪系。”日月说。

  结冰的河川似乎也让暗堂冷静了一些,同时让他看清了自己和日月的实力落差。他有些慌张,不知道日月接着打算怎样。

  而日月不再动作,只是用怜悯的目光扫了暗堂一眼,说:

  “别再来找小红了。继续你的醉生梦死吧。”

  8

  暗堂没想到自己的命运如此坎坷,做蛟的也做得如此短暂。

  那日,暗堂与同伴本就是逃避了该要去上的修炼课私自出游,却竟然还敢滥用能力,聚众斗殴,险些引起洪水泛滥,如果不是日月冻住了河川,后果不堪设想。暗堂们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天界的规条,须知蛟在经过修炼后也会具备极大的本事,之所以过去蛟的名声不太好就是因为他们总是兴风作浪,如今暗堂学业未满,做事就已经如此不顾后果,蛟潭不严肃处理他没法给天界交代。

  而这时,暗堂的那些所谓好友们默契十足齐心协力地将主要责任都推到了暗堂身上。里应外合的结果是暗堂被劝自觉离开蛟潭。

  暗堂懵了。尽管他一直做蛟做得不情不愿得过且过,突然告诉他现在要卸下这个身份,他又感觉到说不出的难舍。

  他已经没有希望做龙了,难道做蛟也不配吗?

  暗堂真的慌了。他对着蛟潭元老们又是哀嚎又是下跪,只求他们能从轻发落,这么做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重新变回泥鳅的自己如何在家里立足,如何在红糖面前立足。

  长老不顾暗堂的百般恳求,执意要取消他的蛟形。“你实在太不自爱了。”长老缓缓举起了发光的爪子。

  “不,不要!”暗堂冲动地拔潭而起,直插云霄,他不要再做泥鳅。

  暗堂在云雾中慌乱地穿梭着、躲避着。

  宁静的天空突然狂风大作,暗堂藏身的云彩纷纷被吹散。一头须髯斑白的蛟口中虎虎生风,轻易就卸下了暗堂的伪装。另一头蛟乘机口吐闪电。

  暗堂全身麻痹地坠落水中,蛟的外形如同一层外衣,碰水之后自然就分解融化了,恢复知觉的暗堂已经变回泥鳅,周围漂浮着蛟的残躯。

  暗堂扑到残躯上,眼泪多得即使在水里也清晰可见。

  9

  龙潭每年定出一段时间让新龙们休养生息,盛夏时一般是七八两月,冬季则是在一月多二月。各潭时间不同。对于离家在外的龙而言,这几个月是回乡的好时机。

  红糖和日月回到小河后,径直去了暗堂的家。

  红糖早已对暗堂连续几个月不联络自己感到奇怪,她曾主动用千里传音呼唤暗堂,但是没有反应。红糖以为暗堂出事了,慌忙通知了日月,日月沉默片刻后,告诉她自己找过暗堂。

  红糖听完不知道该说什么,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很不安,她清楚天规多么森严,只能祈祷暗堂没事。

  日月尽管一向很酷,也反省了自己这次的处理不当。

  红糖和日月来到暗堂家时,暗堂的父母面对这两条高大威猛金光灿烂的龙表现了强烈的不适应,认出他们是暗堂的老朋友后,二人眼中充满了羡慕。

  暗堂不在家,对于暗堂的下落,二老欲言又止。

  “请告诉我们。”红糖诚恳而急切地说。

  “他在……”二老满脸羞愧地指出了某个离这里较远池塘。

  红糖和日月面面相觑,立刻飞往池塘。

  泥鳅眼里所谓遥远的地方,对龙来说不过是转眼之间。

  那是一个面积狭小、水质污浊、气味难闻的池塘,还长满了颓废的水草,红糖和日月没有贸然下去。

  “暗堂真在这里?”红糖不觉得这个地方容得下一头蛟。

  “等一下。”日月闭起眼睛,又睁开,他的双目闪烁着火光,这是龙的异能之一,浑浊的池塘在他眼里顿时清澈透明。

  一只蜷缩在淤泥里的泥鳅让日月皱起了眉头,他突然对着池塘长吸一口气——

  池塘的水以逆流之势喷向天空,那只泥鳅也被迫浮出水面,正是他们熟悉的暗堂。

  看见暗堂打回原形,红糖什么都明白了,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暗堂的身子羞成了红色。他是知道红糖和日月来了的——怎么能不知道呢,他们一到,龙的气息就充满了这个小小的池塘。正因此,他才想躲得越深越好。

  两龙一鱼相对无语。

  “好吧,就是这样了。”最后反而是暗堂表现出了豁达,“我又做回泥鳅了……我果然还是只能做泥鳅。”

  “我帮你去跟蛟潭的长老求求情吧……”红糖的眼泪停不住。

  “没用的,我求的情比你多。”暗堂苦笑。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

  “死不了的……我们泥鳅天生就是生命力强,人称水世界的蟑螂……你看,这个地方你们不愿意下来,我倒活得挺自在。我的下半辈子大概就是这样过了吧……”

  又无话了。

  暗堂最后小声说了句:“以后你们别来看我了……我会活得好好的,你们加油,做真正的龙吧……”

  红糖边哭边说:“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们仍然是朋友啊,这和身份无关的。”

  “龙和泥鳅做朋友,传出去别人会笑死的……我也会羞死。”暗堂咬牙。

  “你……”日月气得发抖,然而似乎回想起了上次发作带来的后果,他努力把愤怒吞回了肚子,“只要你有心,完全可以独立修炼。不必去什么潭也无所谓,靠自己来钻研技能,我们也会教你,这样,你就仍然有机会成为龙,也许这跟真正跳过龙门的龙有区别,但是资格上天也是承认的。许多蛟也有参加这样的修行……”

  “算了吧……我现在真的很累,实在懒得再想什么龙啊蛟啊的了……”暗堂无精打采。

  “……我话就说这么多了,自己看着办吧……还有,上次的事情……”日月搀起红糖的爪子,不管她愿不愿意,强行把她拉到空中,“对不起。”

  “再见。”暗堂仰视着两位他一辈子无法企及的朋友。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10

  这是和以往没有不同的一天。暗堂也如常在淤泥与污水中找着食物,吃饱肚子后,他浮到水面上晒着太阳打了会儿盹,跟着就该计划晚上吃啥了,生活很好过,只要得过且过。

  突然有什么从暗堂的身边游过,并以极快的速度卷住了他的身体,暗堂吓得大叫,这是一条巨大的水蛇!!

  奇怪的是,水蛇没有完全缠死暗堂就松开了身体,他退到一旁,看着暗堂友好地微笑。

  “对不起,受惊了,我不会吃你的。”

  暗堂惊魂未定。

  “别这么紧张,我是你的同类,我以前也是泥鳅。”

  “你是泥鳅?”暗堂很吃惊,霎时他想起来,虽然一条鱼在经过十二年的修炼后就可以获得跃龙门的机会,但是也有一些鱼无法忍受最后的三年而在中途放弃,这时的他们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做平凡的鱼,二是在能力达标的前提下,前往蛇潭修炼,如此一来同样可以摆脱鱼的形态,成为一条蛇。

  做蛇显然比做鱼来得好,只是说出去很不好听,比起龙乃至蛟都是相形见绌。然而不知为什么,现在的暗堂特别羡慕眼前的蛇。

  泥鳅的生活可以很简单,却未必很快活。暗堂时常会怀念那段做蛟的短暂岁月,顺便在脑海中意淫一下无法成为的龙,偶尔,他也会想到一些变成蛇的鱼,他觉得即使是蛇也比现在的自己活得光彩。

  虽然他从来没有弄懂,怎样才算是真正的光彩。

  “你这样……挺好的。”暗堂对眼前的蛇说,不知是由衷,还是敷衍。

  “过得去。虽然咱不是做龙做蛟的料,但是现在这样也比什么都不做强,而且你看……”蛇说着,猛然甩动巨尾,将河边的一块石头击得粉碎。

  暗堂大惊,他记得这招叫神龙摆尾,日月曾经用过。

  “是的,龙的能力我也会一些,只是我没有他们的外形,也没有他们的地位。”蛇说,“世界是很可笑的,重视名声多过能力。一部分滥竽充数的龙或者蛟所能做到的事情,我相信可以做得比他们更好,然而上天不给我这样的机会,因为我是蛇。”

  暗堂说不出话。

  “是鱼、是蛇、是蛟、是龙……都没有所谓。一样可以平起平坐,我看不惯有些人因为身份的差异就产生歧视的态度,我在成为蛇之后还继续修炼龙的能力,也是以行动向他们出一口气。”

  天空传来了滚滚雷声。

  “这几天一直行雷闪电呢……啊对了,现在是七月,四年前跳过龙门成为龙的那批鱼儿功德圆满的日子,接着他们就要离开各自的龙潭为上天效力了——当然,也有部分龙会选择继续在龙潭深造的。”

  “这些……不关我的……事……”暗堂艰难地说。他仰起头看着天空中流动的光彩,那里面仿佛游着数条龙的身影。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看见了红糖和日月,看见了大家都还是鱼的时候,每天傍晚一起练习跳龙门的情景。

  (作于2007年6月5日-7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