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去红房顶的家

    这样,两人买下广告上登的房子,稍稍搬了家。 他们和公寓的人们,和花店的母亲都没有告别。越快越好,远远地躲开去良夫和惠美子,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等搬去那儿以后,再给....

  • 06不安的日子

    小人们虽然消失了,但卖菊酒得到的钱,都已积下了好多。 那正好能买一所房子。因此,两人想早点安个新家。 有那么一天。 和平常一样,良夫在东街,从这店到那店地送信。突然,....

  • 05小人们跳舞

    从那天以来从那寒冷的11月黄昏发生的事以来,过去了两年。 良夫的送信地区,又改回东街。 分别了很久,良夫又回到这条街来了。听到市内电车嗡的声音时,良夫清楚地想起那天黄昏....

  • 04玻璃珠

    自从太太知道了小人的秘密后,又过了几个月。 邮递员的家庭生活一点变化也没发生,相反,两人仗着小人,生活得比以前快乐了。 造菊酒的工作,现在全由惠美子做。 良夫到邮局去....

  • 03一只小小的长靴

    一个星期日。 良夫试探着对太太说:今天你到花店去,看看母亲怎么样? 惠美子笑了:哎呀呀,昨天刚去过呀。新开的蔷薇有好多哪。 哦,蔷薇吗?真好。你去要一束来好吗? 那,明....

  • 02新娘来了

    邮递员独自一人,住在邮政局后面的小公寓里。 他的名字叫良夫。 他从远远的乡村出来,刚刚半年,还没有女朋友,再加上由于不熟悉工作,很容易疲劳。 就在这种时候,他保管了那....

  • 01壶中的小人们

    一个寒冷的十一月的黄昏。 邮递员用力敲着一幢大建筑物的门。 信信 那家连信箱都没有。既没有门牌.也几乎没有窗户,只有锈住了的沉重的铁门.白墙壁巳熏黑,房子里一点声音也....

  • 136.尾声

    “裴廓德号”终于不复存在了。 同它的生命一起结束的,还有这个自开始以来,一直令人震颤着的故事。 然而你一定要问,既然那个最后漩涡接纳了所有这一切,那么这故事是怎么流....

  • 135.同归于尽

    第三天的清晨是在几乎所有人的瞭望之中来到的。 就像前几天他们遇到“拉吉号”时看到的情景一样,现在他们的大船也像是一大株上面爬满了猴子的大樱桃树,在迎风招摇。 “看到....

  • 134.再战白魔

    我们是在昨天的黎明发现莫比·迪克的,而现在,又一个黎明到来了。 这个黎明和昨天的黎明毫无二致,只是,我们现在丢失了莫比·迪克。 可所有的人都明白,我们和莫比·迪克肯定....